“什么?你说我坏话?”冷丝雨站在两天前挨打的地点,腰板挺得笔直,先不回话,却用寒星通常的眸子狠狠地瞪了夏粱几眼。“我啥也没说呀!”夏粱则表示很辜。“我对他没意见。”冷丝雨抽回眸光,轻声回道。“没意见?没意见为什么你不不愿意帮他去学习历史呢?”“我啥也没说呀!”夏鹏飞表示很无辜。。...

“什么?你说我坏话?”冷丝雨站在两天前挨揍的地点,腰板挺得笔直,先不答话,却用寒星一般的眸子狠狠瞪了夏鹏飞一眼。

“我啥也没说呀!”夏鹏飞表示很无辜。

“我对他没意见。”冷丝雨收回眸光,低声答道。

“没意见?没意见为什么你不愿意帮他学习历史呢?”

“我没有不愿意啊,是他自己拒绝的。”冷丝雨表示无辜。

夏鹏飞暴汗……冷丝雨说得没错,确实是他亲自拒绝冷丝雨的帮助的。

“这我就不明白了,鹏飞,既然丝雨愿意帮你,你为什么要拒绝她的帮助呢?你要知道,你只需要把历史一科提升起来,你上C大就没问题了。

在我们这个二类学校,如果你能上C大,这对天翔中学和对你自己,都算得上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了。”

夏鹏飞低下头,低声说:“我那是……气话!”

“丝雨,你再给他一个机会吧。”年问天这和事佬的工作做得很到位。

“没问题呀,”丝雨干脆地回答,“年老师,没别的事我就回教室了。”

“我也回教室了。”夏鹏飞见冷丝雨离开也赶紧说道,走了两步,又回来对年问天说了声“谢谢年老师”才快步追上冷丝雨。

年问天如释重负,满意地目送两个弟子出办公室,门外突然传来冷丝雨的娇叱声“夏鹏飞,你不地道”。

年问天不由得笑了……

“美女能不能小点声?我的听力很好的。”夏鹏飞平和地说道。

“想学历史直接跟我说了就是,你去搬什么救兵?”冷丝雨停下步子,质问夏鹏飞。

夏鹏飞也不辩解,只是静静地看着冷丝雨俏脸上因激动而浮上的一抹浅红,突然问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昨天晋非凡跟你谈了些什么?”

“规划当前人生,描绘未来图景。”冷丝雨故意瞎掰。

夏鹏飞眉头一舒,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不这么说,我还以为你跟他会有点故事,你这么说了,我就知道你们纯粹是在进行技术研究。他在教你篮球规则吧?”

高二理科学霸晋非凡正好从身畔经过,他跟冷丝雨交换了一下眼神。丝雨温和地说了句:“非凡,昨天谢谢你啊。”

非凡?夏鹏飞听了心里不舒坦了,不过一面之交,怎么能连姓都省了呢?

“多大点事,觉得你基本功好,若是因为不懂篮球规则影响了技术发挥就——”晋非凡还没说完,冷丝雨就被夏鹏飞拉走了。

“你拉我干嘛?”冷丝雨用了三层力道想甩开夏鹏飞的手,竟然没能甩掉!

冷丝雨不觉有些吃惊,后转念一想,能做四十九个迎体向上的家伙果然有些蛮力。

夏鹏飞把冷丝雨拉进教室,说道:“抓紧时间教我学历史。”

二人进教室时,立刻成功引起了全班学生的注意,叶知秋火辣辣的目光化作两只冷箭嗖嗖射向夏鹏飞紧握冷丝雨的手。

柳旭东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哎呀呀,看来二位这是好上了呀!你们这是想成为挑战校规、高扬人性大旗的先锋呀?”

冷丝雨还真不想跟夏鹏飞有这种关系,也不想被人误会,她用力甩开夏鹏飞的手,正色道,“夏鹏飞,你再这么拉拉扯扯的,以后就别想让我教你历史!”

朋友不招漂亮女生待见,这是一件特别令人亢奋的事情。柳鹏飞两眼放光,“流水有意落花无情?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鹏飞,你可得加油啊。”

夏鹏飞不解释不掩饰,一声不响回到座位,静静掏出历史月考卷,轻轻放在冷丝雨座位上,“上次你只说了我史实薄弱,除此以外,还有哪些问题?”

“现在没心情帮你分析!”冷丝雨气呼呼地将试卷扔回给夏鹏飞。

卷子在空中打了一个卷儿,被夏鹏飞稳稳接住。

夏鹏飞见冷丝雨面色阴沉,不想把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关系再度弄僵,决定不再去刺激丝雨。

“好,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向你请教。”

叶知秋内心一个痛啊,说是万箭穿心也不为过。文静优雅如她,也忍不住想上前去扇丝雨的耳光……凭什么冰雕女能对自己心中的男神拽成这样?

……

语文科代表舒黛云抱了一大摞作文本进来,让华可多、柳旭东、蒋美丹等人帮忙发放。

发完后,王小宝在一边喊道:“舒黛云,为什么没有我的作文本?我可是交了的。”

“你的一定是当范文了。”舒黛云说。

“范文?”王小宝激动得热泪盈眶,“从小到大,我的作文从来没有成为范文过。”

上课铃响了,语文老师康艺博上台进行作文讲评。

“……这次作文是材料续文,要求内容贴切,精神契合,以议论抒情为主;字数在100字以上……

下面念两篇学生原稿的片段。第一篇续文原稿的片段,‘……我认为这段材料有道理。因为人是要死的,猪也是要死的,狗也是要死的,地球也会有灭亡的一天。所以,我认为不要害怕衰退灭亡。要勇敢地面对它……”

王小宝在一旁得意地告诉同桌:“是我的续文。”

康艺博念完第一篇,不置一词,又念了第二篇学生原稿。

“……消退是自然之道,又何尝不是人世难逃的宿命。

……古往今来,多少坚如磐石的王朝基业,在历史的冲刷下土崩瓦解;多少气吞山河的宏图大业,在时间的荡涤下灰飞烟灭。‘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九度夕阳红’。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当我们自身无法控制事物的结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善事物的进程!

譬如生命,就算我们无法控制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可以增加生命的宽度和深度……”

念完后一篇学生原稿后,康艺博和全班学生都陷入了沉默。

大伙等待康艺博揭晓两篇作文的名字,但康艺博没有满足学生们的好奇心。

康艺博只是让大家去领悟和感受两篇文章的语言风格和行文差距,并对此展开了讨论。此后,又让同学们对自己的作文进行自评自改……

下课铃响时,康艺博说道:“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今天的作业是完成练习册第四课的作业……”

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紧盯着康艺博的手,想知道他的手将把作文本送到谁的手里。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很快就&始加快

    长龙东侧在班主任年问天有节奏的指挥下很快就有了明显的优势,长绳中间的红绸慢慢地向东侧移动,不到五秒钟速度就开始加快——

  • “那女&灵活,

    “那女生是谁呀?身手这么灵活,关键力气也大,那个夏鹏飞看着可不轻。”隋佳苑问道。

  • “你不&会倒地

    “你不扶我,我也不会倒地的!”冷丝雨身后传来夏鹏飞的声音。

  • ——夏&飞必胜

    “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去就行&,”先

    “不用了,我带他上去就行,”先前自动合上的单元门又开了,夏鹏飞走了进来,锐眸扫向冷丝雨滴汗的额头和泛红的脸颊,漫不经心地开口,“冷丝雨,你这腿可真没白长啊………”

  • 冷丝雨&子脸透

    冷丝雨,十七岁,齐耳短发,中等个儿,身材苗条,标准的瓜子脸透着那么一股浓郁的古典韵味,见之忘俗。

  • 越来越&白呼什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最终是高二、一班一路过关斩将,摘取了比赛的桂冠!……通过这次比赛,同学们赛出了水平,赛出了精神……”音箱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此时已经没人去听他在白呼什么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