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虫好迷惘,“只要你圆圆理我,我什么都不愿意做。”“你彻底完蛋了!”夏粱认真地地确认了圆圆的眼神,“圆圆的话切记你了,你咋整呢?”“圆圆说了,她会一辈子保护好我的。”小虫地说。“傻瓜,这不应该是你的台词么?”“哥哥,你是也不是不喜欢雨姐姐?”“笑话,我会喜“你完蛋了!”夏鹏飞认真地确定了圆圆的眼神,“圆圆如果不要你了,你咋办呢?”。...

虫虫好迷茫,“只要圆圆理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完蛋了!”夏鹏飞认真地确定了圆圆的眼神,“圆圆如果不要你了,你咋办呢?”

“圆圆说了,她会一辈子保护我的。”虫虫说道。

“傻瓜,这不该是你的台词么?”

“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雨姐姐?”

“笑话,我会喜欢她?冰砣子似的,一点女人味儿都没有!”

“你不喜欢她,为什么你刚才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

“臭小子,你偷看我换衣服!”夏鹏飞伸手想去捏夏虫虫的脸蛋,夏虫虫机智地躲开。

……

夏鹏飞没打电话,冷丝雨姐妹也没上来。

第二天,夏鹏飞去学校,冷丝雨整天没来上课。

资本家的大少夏鹏飞到底还是绷不住了,下课时间溜去历史办公室询问年问天。

“她妈住院了,她和圆圆去医院陪床了!”年老师告诉夏鹏飞。

夏鹏飞从历史办公室出来,心情跌落至冰点。他发觉自己的情绪很难不受那个暴力少女的影响。

那晚上高二、一班整得轰轰烈烈有模有样的班级晚会也提不起夏鹏飞的兴致。

叶知秋的歌声依然是那般动人那般专业,却没有一个音符扣动了夏鹏飞的心弦。

晚会还没结束,夏鹏飞就借故离场了。

他漫步在空旷的广场,夜风轻拂,头顶一轮明月扰得夏鹏飞一阵心烦意乱。

夏鹏飞没回凤凰小区,而是去蛋糕店现订了一份生日蛋糕。当他经过一个玉器店时,他被橱窗里的一只大熊猫布偶吸引住了。

他问漂亮服务员,“小姐姐,那只大熊猫怎么卖?”

小姐姐答:“抱歉,那是我们的饰品,非卖品!”

“你找个能作主的出来!”

“老板不在……”

“给我电话!”

……

夏鹏飞拎着熊猫布偶和蛋糕回了凤凰小区,进单元门时见虫虫正靠在0101的房门上发呆,手里拿着本画册。

夏鹏飞也上前靠在了门上。兄弟俩一声不吭地玩起了深沉……

不知过了多久,单元门外有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姐姐,妈妈好辛苦啊,一个人同时打三份工,难怪要累倒!”

圆圆清脆的声音即使隔着单元门也异常清晰。

“圆圆圆圆,你可回来了!”虫虫激动地跑去打开单元门,迎接冷家姐妹的回来。

冷丝雨姐妹见了虫虫和靠在门上的夏鹏飞,吃了一惊。

“虫虫,飞哥哥,你们在等我们?”圆圆借着单元里的灯光,早已看清了夏鹏飞手中的蛋糕。

夏鹏飞把蛋糕交到圆圆手中,轻声说:“小圆圆生日快乐!”

“谢谢飞哥哥!”小圆圆欢欢喜喜地接过蛋糕。

虫虫也赶紧把手里的画册放到圆圆手中,“生日快乐!”

“谢谢虫虫!”小圆圆另一只手接过了画册。

“林阿姨不要紧吧?”夏鹏飞的眸光扫向丝雨。丝雨一身休闲装扮将身体的曲线呈现无余。

“休息一天就没事了。”圆圆答道。

丝雨是大熊猫控,两眼盯住夏鹏飞手中的熊猫布偶,咂了咂舌,很想扑过去据为己有。

“那个熊猫是送圆圆的吗?”冷丝雨来了个曲径通幽。

夏鹏飞心中想发笑,嘴上却淡淡说道:“这只布偶不送人,我自己用。”

冷丝雨眼前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男生玩什么熊猫布偶?卖给我算了。”

“你不是有一个么?”夏鹏飞憋住笑,心里好佩服自己的机智。

“那个姐姐昨天送去陪我妈妈了,妈妈也是大熊猫控。”小圆圆答道。

冷丝雨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夏鹏飞,尽量将语气和眼神变得柔和,“卖给我嘛。”

“不是钱的事!”夏鹏飞拨开丝雨的纤手,还在作戏。

小虫虫捏捏夏鹏飞的衣角,“雨姐姐教你学历史,你就大方点送她哩。”

“她还没教我呢!”夏鹏飞面无表情地装酷。

“我马上教你!我家里有书!”冷丝雨赶紧表态,上前揪住大熊猫不愿意放手,“这下总可以了吧?”

“等你教了我再说。”夏鹏飞再次想拨开冷丝雨的手,可丝雨的手把熊猫攥得死死的。

“姐姐快开门吖,我两手不空!”圆圆憋住笑催丝雨。

“好,我去开门,你别走啊!”冷丝雨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拽住还想“反抗”的夏鹏飞往房里拖。

“虫虫进来吃蛋糕!”圆圆对正在门外发呆的虫虫说。

……

霸兄霸姐与萌弟萌妹进了饭厅。

趁冷丝雨的注意力放在大熊猫毛绒玩具上,夏鹏飞反客为主,径直把包装蛋糕的精美礼盒拆了,亲手替小圆圆带上生日小王冠,拿出五只蜡烛在蛋糕周边点上。

伴随着电子音乐“祝你生日快乐”响起,夏鹏飞带头唱起生日快乐歌来。

冷丝雨双眸一亮,她没想到夏鹏飞竟将一首生日快乐歌唱出了专业歌手演唱的韵味。

丝雨来不及多想,也和小虫虫一起唱了起来,简约的饭厅弥漫着浓郁的温情。

“小圆圆可以许愿了。”夏鹏飞的黑眸中烛光灼灼,声音低沉而温柔。

幸福的小萌宝宝冷圆圆合上双手,闭上眼睛……一口气吹灭蜡烛。

夏鹏飞有条不紊地切着蛋糕,首先分了一块在小圆圆手上。

小圆圆吃着蛋糕夸鹏飞,“飞哥哥的歌唱得真好,比梓虚一台的人气歌手支识还唱得好。”

小虫虫炫耀道:“我哥哥可是过了级的。”

小圆圆问:“过了几级?”

夏鹏飞白了虫虫一眼,用一只蛋糕堵上了小虫虫的嘴,最后拿了一块递给丝雨。

丝雨接过蛋糕时,延续小圆圆的问题,“过了几级?”

夏鹏飞淡淡应了一声:“专八。”

“你深藏不露啊,平时怎么没听见你唱歌?”

“不爱唱歌,过级是我爸妈的要求,小时候被我爸妈逼着学音体美,所以那些技能都是我的童年阴影。”

冷丝雨本来还想让夏鹏飞再唱几首歌的,可听起他“不爱唱歌”和“童年阴影”的说辞就只好作罢。

“听说叶知秋唱歌也过了级?”冷丝雨吃着蛋糕问道。

“她也是专八。”夏鹏飞不温不火地说道。

“我哥哥就是和她在过级时认识的。”小虫虫爆料。

冷丝雨若有所思地说:“那你和她还真有缘,难怪她对你好像特别在意呢。”

“说真的,你们很般配啊。”冷丝雨竟也八卦起来。

冷丝雨的话让夏鹏飞觉得有些不舒服,他当即就变了脸,拿起熊猫就要走。

“你不能走啊,”冷丝雨着急了,一把拽住大熊猫,“我还没教你历史呢。”

夏鹏飞想拂开冷丝雨的手,“我现在困了,想回去休息了。”

“那你回去,熊猫留下。明天我教你历史。”冷丝雨拽住熊猫不放。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并顺势&》的海

    东侧为首的女生放开手中的绳索挺身而上,一把抱住了夏鹏飞并顺势揽在怀中,仿佛《乱世佳人》的海报!嗯…就是男女主位置反了……

  • &今天的

    “……高二、一班与高二、二班杀出重围会师决赛,争夺今天最后的项目——拔河赛的冠亚军!谁才是今天的王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一的漂&问高三

    “学姐,夏鹏飞谁呀?”高一的漂亮新生隋佳苑问高三的女生何婷婷。

  • 将夏鹏&去,不

    冷丝雨将夏鹏飞扶正,在围观人群的集体注目礼下,从容捋了捋头发,华丽转身离去,不留下只言片语。

  • 机灵,&。

    冷圆圆头扎两只朝天小辫,水灵灵的大眼睛透射出超越年龄的机灵,粉嘟嘟的小圆脸总让人产生想要去捏一捏的冲动。

  • 的!”&飞的声

    “你不扶我,我也不会倒地的!”冷丝雨身后传来夏鹏飞的声音。

  • 子不想&随意碰

    夏虫虫皱着鼻子不想伸手,“哥哥说不能随意碰女生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