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粱调整后了一下面部表情,平静地说了声“小虫早点儿回家去,圆圆也早点儿短暂休息,飞哥哥走了”,就走出来了饭厅,身后传来冷丝雨的声音“小虫,你哥哥性子好怪,我说的是大实话呀”。小虫吃了蛋糕,也就回家去了。“来,姐姐给你生日礼物!”丝雨拾掇好残局,就拉着小圆虫虫吃了蛋糕,也就回去了。。...

夏鹏飞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平和地说了声“虫虫早点回来,圆圆也早点休息,飞哥哥走了”,就走出了饭厅,身后传来冷丝雨的声音“虫虫,你哥哥性子好怪,我说的是大实话呀”。

虫虫吃了蛋糕,也就回去了。

“来,姐姐给你生日礼物!”丝雨收拾好残局,就拉着小圆圆进了练功房。小圆圆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丝雨在一旁的凳子上拿出一整套儿童拳击装备,递给小圆圆。

“给你的生日礼物!……世界很危险,你得让自己强大起来!”

这也是十二年前丝雨生日那天冷翔送丝雨沙袋时说过的话。

圆圆当时脸就气红了,把拳击手套和护具一股脑儿往地上一扔,大声抗议,“我不练!我不练!练拳脚功夫好苦好累好没意思!”

丝雨不慌不忙地捡起来,好性子地劝道:“你不是打不过曹霸天么?练不了多久,你就能好好修理他了!”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练他现在也不敢动我!”圆圆情绪有些失控,一溜烟跑出了练功房,回卧房把房门一关,上了锁。

冷丝雨到圆圆门上敲门,“圆圆,我先把东西放在练功房,你想练时姐姐再教你!”

“不练不练不练不练不练不练——”小圆圆尖声喊道。

待门外的脚步声走远,圆圆就抱着相框,对着相框上穿迷彩服的帅气男人委屈巴巴地说道:“爸爸,你快回来呀,我的小手这么嫩白,小母豹竟然要逼着我练功夫,她心肠怎么那么狠呀!”

在另一个卧房,冷丝雨则抱着全家福相框对同样的帅气男人说道:“爸爸你放心,我会让妹妹也变得强大的!”在她的身边,是才从夏鹏飞手上夺过来的大熊猫毛茸布偶。

那时,大熊猫有了个草率的名字——小黑。

第二天,冷丝雨一大早醒来,丢开怀里的小黑,忙完每天的必修课——踢沙袋,冲完澡,做好美味的早餐小笼包,就去敲圆圆的门。

“圆圆起床了,吃小笼包了。圆圆起床了,吃小笼包了。”可任凭丝雨怎么敲门怎么喊,小圆圆就是没醒来。

丝雨敲不开圆圆的门,想起昨天跟夏鹏飞说过要教夏鹏飞学历史的话,就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来。

丝雨翻了翻手机中的电话簙,竟没能在联系人中找到夏鹏飞,忽然想起圆圆曾用夏鹏飞的手机给自己打过电话。于是根据通话时间和通话记录锁定了夏鹏飞的手机号。

0301房的夏鹏飞躺在家庭影院里的沙发上睡得正香,听到新闻联播开播音响起,迷糊中摸着手机按下任意键,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说声“在睡觉呢,两个小时后再打来”就挂了电话。

“大清早打什么电话,不知道小爷我要补觉吗?”夏鹏飞骂了一声翻身继续睡觉。

过两分钟,新闻联播开播音又响起来了,夏鹏飞又按了下手机任意键,吼道:“大清早打什么电话?我告你非法骚扰!”又果断挂上了电话。

夏鹏飞又骂道:“什么人哪!这么没素质!”

0101房客厅中沙发上冷丝雨打电话连续受挫,好不气恼。她今天想带妹妹出去游玩,想好好利用妹妹还没起床的时间。可夏鹏飞竟是这个态度。

大清早?都八点了还大清早?冷丝雨气不过,噌噌噌噌跑到楼上去按门铃,开门的是兰兰。

“兰姐,不好意思,我昨天答应了教鹏飞学历史的。我一会儿要带妹妹去游乐场,想利用这个时间教他。”

兰兰知道夏鹏飞的脾气,要是这个时候去叫醒他,肯定要发火。

兰兰只好陪笑道:“对不起,丝雨,鹏飞睡觉的时候,是不能打扰的。你先去游乐场嘛。回来有时间再教他。”

冷丝雨无话可说,只好下了楼。

兰兰在屋里收拾房间,很快又听到敲门声。她打开门,看见丝雨抱着个大熊猫布偶。

“这个布偶还他。”冷丝雨说完就将布偶塞到兰兰手里,转身就走了。

丝雨说话时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兰兰不能确定丝雨是否生气,但兰兰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她也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用去想了。兰兰摇摇头仍然去收拾房间。

两个小时左右后夏鹏飞被死党柳旭东的来电惊醒,夏鹏飞睁开眼拿起手机。

“说!”夏鹏飞神智还没完全清醒。

“去不去游乐场玩?”

“多大的人了还去游乐场,不去!”夏鹏飞果断挂了电话。

听到敲门声,夏鹏飞翻身下沙发,打开门,见兰兰抱着个大熊猫布偶,颇感诧异。

“丝雨上来找过你说要教你学习什么的,我见你在睡觉,就没叫醒你。后来她就拿了这个上来。”兰兰低了头小声地说。

夏鹏飞突然想起自己在熟睡中接过两个电话,马上把手机一翻,见到来电中两行“丝雨”的记录,心中不觉一阵惶恐。

兰兰抱着布偶诚惶诚恐地说:“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夏鹏飞温和地说道:“没事,以后你记住了,丝雨的任何电话,无论我在洗澡还是睡觉,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我记下了。”兰兰恭顺地答道。

夏鹏飞从兰兰手中接过布偶,噌噌噌噌朝楼下走去,去按0301房的门铃。里边一直没有回应。

夏鹏飞再拨打丝雨的手机号,丝雨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夏鹏飞拎着布偶怅然若失地回到楼上,问兰兰:“丝雨有没有说过别的?”

兰兰突然想起,“她好像说过要带圆圆去游乐场玩。”

游乐场?夏鹏飞才拒绝过柳旭东。

“我也带虫虫去游乐场玩,他好长时间没去了。”夏鹏飞说道。

他当即推开虫虫的房门,把虫虫直接抱起来,又推又搡道:“虫虫赶紧起来,我们去游乐场玩。”

虫虫迷迷糊糊地说:“我想睡一会儿,我不去游乐场。”

“圆圆去了呢。”夏鹏飞拿出杀手锏。

夏虫虫立刻睁开了眼,两眼放出激动的光芒,“我要去找圆圆。”

“那就赶紧换衣服。”夏鹏飞把夏虫虫放下地,说道。

“兰姐帮我挑一套好看的服装!”夏虫虫向兰兰求救。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无数&速按动

    此举顿时惊动了全场,无数的手机忙乎起来,快速按动快门,记录下这精彩的一瞬。

  • 何婷婷&?”

    何婷婷白了隋佳苑一眼,“你学姐我是这么肤浅的人么?”

  • &时抵死

    夏虫虫如遭巨辱,顿时抵死不从,小脸憋得通红,“野蛮人,我自己走!”

  • 扶我,&的!”

    “你不扶我,我也不会倒地的!”冷丝雨身后传来夏鹏飞的声音。

  • 冷圆圆&脸总让

    冷圆圆头扎两只朝天小辫,水灵灵的大眼睛透射出超越年龄的机灵,粉嘟嘟的小圆脸总让人产生想要去捏一捏的冲动。

  • 圆同班&的眼睛

    身边的小男孩与冷圆圆同班,五岁,名叫夏虫虫。他皮肤白皙,米色体恤配浅蓝色牛仔分裤,脚上米色阿迪达斯跑鞋,配合着粉嫩的外表和灵动的眼睛,一瞧就是个小精灵鬼儿!

  • 健步如&去的夏

    “报什么警,是熟人!”答话的是健步如飞跟上去的夏鹏飞。

  • 和一位&口。

    年轻幼师赵红霞正领着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站在幼儿园门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