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圆乎乎情绪平静下来了,冷丝雨就旧调旧事重提,“圆乎乎昨天就领零用钱了,算人生的一个小小转折点。的话能每日反复练习沙袋,是更大的转折点了。”小圆乎乎一听,立马领会到到姐姐的“危机四伏”用心,立即把还没捂热的佰元大钞还到丝雨手中,态度态度坚决地说:“你这钱烫手小圆圆一听,立刻领会到姐姐的“险恶”用心,当即把还没捂热的佰元大钞还到丝雨手中,态度坚决地说:“你这钱烫手,我不能要了!沙袋我是绝对不会练的!”。...

看小圆圆情绪平复了,冷丝雨开始旧调重提,“圆圆今天开始领零用钱了,算是人生的一个小小转折点。如果能每天练习沙袋,就是更大的转折点了。”

小圆圆一听,立刻领会到姐姐的“险恶”用心,当即把还没捂热的佰元大钞还到丝雨手中,态度坚决地说:“你这钱烫手,我不能要了!沙袋我是绝对不会练的!”

冷丝雨蹙着眉头,拿了钱又轻轻放入冷圆圆的手中,瞅着小圆圆委屈的眼神,叹道:“好好好,一码归一码,零用钱是零用钱,沙袋是沙袋。拿着吧,没有零用钱,你怎么给虫虫买礼物?”

冷圆圆听了似乎好有道理,赶紧把钱收了,去放进沙发上的小兔子书包里。

“你这性子到底是给谁学的呀?这么倔!”

“跟你学的!你挣钱不也是这样?”

“找抽啊你!”冷丝雨感到姐姐的权威受到严峻挑战。

谁知小圆圆噌噌跑到丝雨身边,把小圆脸主动贴上来,挑衅说:“你打呀!”

“嘿你个小坏蛋,还反了你!……算了,要不是怕妈妈用皮带抽我,早一巴掌把你呼窗外去了!”

冷丝雨悻悻地去练功房揍了半个小时的沙袋,小圆圆在门缝里偷偷瞧她好半天。

……

夏鹏飞回凤凰小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冷丝雨的房间还亮着灯。

夏鹏飞站在院子里,望着冷丝雨房里的那团光,伫立了好长时间,才打开了单元门。

回家的时候,兰兰正蹲在地上劝还在搭积木的虫虫去睡觉,一见夏鹏飞回来,就站起身来问夏鹏飞,“鹏飞,吃过晚饭没有?”

“吃过了。”夏鹏飞回答。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吃饭。

夏鹏飞见了虫虫,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拎起夏虫虫扔到卧室床上去,“这么晚了还不睡,你是要修仙啊!”

夏虫虫噘起嘴,皱着眉头,“人家不开心!”

“跟圆圆闹别扭了?”夏鹏飞坐在床前斜睨虫虫一眼,问道。

“我今晚上去找圆圆玩,圆圆说下午才见了面,晚上就不要见了。见得太多,就怕有一天腻烦了就不好玩了。”

夏鹏飞一本正经地说:“我认为圆圆说得很有道理,两个人感情再好,相处久了也会有情感疲劳的一天。适度的距离是能增进情感的。”

“我不管!我的世界离开了小圆圆,就黯淡无光了。我一看见小圆圆做什么都有劲了。”

“想圆圆就赶紧睡觉,睡醒了就能见到圆圆了。”

夏鹏飞关了灯,没回自己卧房,而是回了客厅。

“替我泡杯茶,兰姐。”夏鹏飞对一旁恭顺站立的兰兰说。

“好的,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喝了茶又该睡不着了。”兰兰一边执行指令,一边温柔地劝告。

夏鹏飞没作回答,只是将身体靠在沙发上,仰着头,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天,他真是累了,无论身心。

兰兰泡好了茶,轻放在夏鹏飞身前的茶几上,侧身偷偷打量着沙发上的夏鹏飞。

这位年仅十七岁的少年,即使是闭着眼,即使身体困乏,浑身也散发着一种特有魅力。兰兰看得心跳有些加速,有些失去规律。

夏鹏飞突然睁开眼,将兰兰偷看的眼神逮个正着,好兴致地欣赏兰兰突然变红的脸和狼狈的表情。

“有事吗,兰姐?”夏鹏飞毫无温度地问道。

“我……我想问你……问你几道数学题。”兰兰突然间成了结巴。

“拿来吧!”夏鹏飞打了个呵欠,说道。

兰兰去鹏飞房里找了一套高一数学测试卷,指着其中的几道题说道:“就是这几道题。”

“你坐过来,这类题只要掌握解题技巧,并不难一一”

“咕咕咕一一”夏鹏飞话没说完,肚子里就唱起空城计来。

兰兰稳住笑,温情脉脉地说:“要不,我去替你做点吃的?”

夏鹏飞看向兰兰,眼神有些飘忽,“小笼包,你能做么?”

“小笼包?”兰兰一呆,“我没做过……不过,我可以试试。”

“算了,给我来碗面就行了。”

“好,你等着,很快就好!”兰兰急匆匆出了客厅。

……

0101房里,身穿大熊猫睡衣睡裤的冷丝雨端坐在书桌前,乳白色的灯光罩着她清丽白皙的脸,久经皮带锤练的背部即使是在奋笔疾书时也挺得直直的。

丝雨在通读初中数学教材,边看例题边做课后的练习。

纵观她的个人历程,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地对待数学课程,甚至学习。

做题时,她偶尔抬头看着玻窗里反射出的人影,不由得回想起夏鹏飞讲数学时的样子。

干扰她心神的还有夏鹏飞的声音,平和时和愤怒时的声音。

“……把身体累垮了、把学习与前程耽误了,是你那点微不足道的收入能补偿的么?”

“冷丝雨,我往后再管你的闲事,我就不姓夏!”

丝雨拿起桌上的半杯茉莉花茶,送进嘴里,让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一路凉到胃部。

冷丝雨握着杯子去客厅掺水,路经小圆圆卧房时,她轻手轻脚打开房门,见小圆圆正靠在床背上睡着了,小可爱的两只小手捧着父亲的相框,眼角边还挂着泪珠。

见此情形,丝雨的眼泪与悲伤瞬间逆流成河。她捂上小嘴,怕自灵魂深处一丝丝抽离出来的悲哀变成无法自控的放声大哭。

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她就收尽了恶劣情绪,为妹妹轻轻拿走相框放在床头柜上,再替妹妹盖上被子,关上灯。

出了圆圆的卧房,丝雨到客厅里掺上开水,继续回房学习,直至无边的困倦夺去她最后一丝精力……

……

“……了解题意过后,就进行整理:将不等式化为标准形式,也就是不等号左边是因式积的形式,右边是0。注意,这里x的系数一定要是正数。

你来试试将这个不等式化为标准形式……”

0301房里,夏鹏飞与兰兰并肩坐在沙发上。夏鹏飞还在为兰兰讲题。

兰兰在茶几上用草稿纸演算,夏鹏飞看着兰兰,想起的却是丝雨听课时和演算时的模样。

一阵淡淡的香味从兰兰身上散发出来……

夏鹏飞猛然站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边黑夜如漆,大雨如泼……

……

“冷丝雨,我对你太失望了!”

“我一点儿也不在乎!”

……

“冷丝雨,我往后再管你的闲事,我就不姓夏!”

……

夏鹏飞脑海里反复播放着自己与丝雨发生争执时的画面。

“我一点儿也不在乎!”

“我一点儿也不在乎!”

……

深深刺痛了夏鹏飞的,正是冷丝雨那份轻描淡写的漠然。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白色短&袖T恤

    被围在当中的,是两队身穿白色短袖T恤、天蓝色运动裤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手握长绳,排成长龙,正严阵以待……

  • 快门,&记录下

    此举顿时惊动了全场,无数的手机忙乎起来,快速按动快门,记录下这精彩的一瞬。

  • 阵型崩&倒向东

    可惜事与愿违,夏鹏飞所在班级没坚持一会儿就阵型崩溃快速倒向东侧方向。

  • ,最终&么了。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最终是高二、一班一路过关斩将,摘取了比赛的桂冠!……通过这次比赛,同学们赛出了水平,赛出了精神……”音箱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此时已经没人去听他在白呼什么了。

  • 显了,&有特点

    “预备——”体育老师王大龙和夏鹏飞一比,那就帅得不太明显了,但他的声音很有特点,中气十足,并带着刻意拉长的尾音。总觉得他随时会蹦出一个“思密达”。

  • 回家了&用问,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 和奔流&热血沸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孩子,&两个小

    冷丝雨一手拎了个小孩子,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地走得飞快,两个小朋友同时叫唤:“慢点慢点——人家还是个宝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