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在去上班?去上班发个视频回来,我就信你!……不发?不发就肯定有鬼!……”天翔中学附属幼儿园中班,课间休息时间,赵红霞又在与男友煲电话粥。曹霸天掏出一大堆糖果,与曾小傲娇、马丽姝和别的小小跟班我分享。“跟随老大混,老大会薄待你们的!”曹霸天将几曹霸天拿出一大堆糖果,与曾傲娇、马丽姝和别的小跟班分享。。...

“什么?你在上班?上班发个视频过来,我就信你!……不发?不发就一定有鬼!……”天翔中学附属幼儿园中班,课间时间,赵红霞又在与男友煲电话粥。

曹霸天拿出一大堆糖果,与曾傲娇、马丽姝和别的小跟班分享。

“跟着老大混,老大不会亏待你们的!”曹霸天将几颗糖果放进曾傲娇摊开的双手里,再拿几颗糖果放进马丽姝摊开的双手里。

“知道了,老大发东西的时候最帅了!”马丽姝小忽悠说道。

“来吃糖果啊!人人有份!”曹霸天拔高音量吼一嗓子,想让角落里的看图画书的圆圆和虫虫听见。

可圆圆和虫虫对他的喊声充耳不闻。曹霸天拿着糖果走到圆圆和虫虫身前晃,“圆圆,想吃糖果么?”

圆圆咂咂舌,大眼放光,老实答道:“想!”

“叫我‘老大’就给你!”

“什么‘老大’,你明明比‘虫虫’还小一个月!”

“有钱就是‘老大’!”

“虫虫家比你家有钱多了,他想当老大了么?他膨胀了么?”

曹霸天颐指气使,“他家是有钱,可那是他妈妈和他哥哥掌管的,他身上有带钱么?他身上能拿出十块钱我算他狠,我就认他是‘老大’!”

“这可是你说的!虫虫拿出一佰元也没问题!”圆圆对虫虫说,“去拿呀,那天你放在我口袋里让我帮你保管你忘了?”

夏虫虫先是一愣,随即领会了冷圆圆的意思,就把小圆圆的小兔子背包拿来,打开细细翻找,在里面的小口袋里找出一张一佰元来,对曹霸天说:“看见没有?”

小圆圆对曹霸天说:“快叫‘老大’!”

曹霸天想抵赖,就说:“你要花掉那一佰元请大家吃东西,我就叫你‘老大’。”

小圆圆对小虫虫说:“花掉就花掉,反正你家有的是钱!”

于是,小圆圆的零用钱还没撑过一周就用完了,讲交情,果然费钱!

小圆圆回家,瞅准冷丝雨冲完澡穿上可爱的大熊猫睡袍的时光,胖乎乎的小手把丝雨拽到客厅,跟丝雨玩套路。

“姐姐,朋友有难该不该帮忙?”

“该,不然还算什么朋友?”

“虫虫是我的朋友,他有难时,我该不该帮?”

“当然该帮。”

“今天虫虫需要用钱,我的钱给他了。所以我就没钱了。”

“我知道了。我去做作业了。”冷丝雨毫无表情地要出客厅。

小圆圆拽住姐姐的睡袍不放,“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姐姐听了怎么毫无感觉?”

“我说我知道了呀。”冷丝雨故意扮糊涂。

“你不打算再给我一点零用钱吗?”冷圆圆急了,终于抛出了底牌。

“不打算。”丝雨回答很干脆。

“姐姐没同情心!”小圆圆气鼓鼓地说。

“我同情虫虫的遭遇,我认可你助人为乐的行为,你怎么用零用钱是你的事,但发零用钱是我的事。发钱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要计划着花,你没撑够一个月,责任在你。”

冷丝雨说完,果断拨开小圆圆的小爪子,不顾小圆圆明亮而幽怨的眼神,径直出了客厅。

0301房里,小虫虫不玩套路,直接跟沙发上刷资讯的夏鹏飞说道:“哥哥,给我五百块钱!”

夏鹏飞眉眼不抬,问也没问,就说道:“自己到我房里床头柜上皮包中去拿。”

夏虫虫噌噌噌噌跑到夏鹏飞的卧房,一眼看见床头柜上的黑色皮包,掏出里面的真皮钱夹,从钱夹中的钞票中数了五张佰元大钞,后想了想,又多数了五张,揣在裤包里。

完事后,虫虫跑到客厅沙发上,小爪子碰碰夏鹏飞的膝盖,轻声说:“哥哥,我拿了一千。”

夏鹏飞一听,放下手机,盯住虫虫黝黑的眼睛,问道:“你打算怎么支配?”

“我……零用,反正咱家钱多不是吗?”

夏鹏飞一听面色一变,伸出手,冷声说:“既然没有规划,拿回八佰来!”

“为什么呀?”

“钱再多也得花在该花的地方,就凭你这想法,再多的家产也得给你败光!”

夏虫虫不情不愿地掏出钱,留下两佰,其余全放在了夏鹏飞的手中,气呼呼地跑到一旁跟金毛说悄悄话,“宝宝,哥哥好抠门儿!”

金毛摇着尾巴舔了小虫虫小脸一下,喉咙里发出一声悠长而百转千回的“嗯”。

夏鹏飞朝金毛一扬拳头,金毛对鹏飞不满地吠叫两声,“汪汪!”

夏鹏飞又刷了一会儿资讯,就去冲澡。当温热的水滑过挺拔的躯体,他的神经也跟滑腻的肌肤接受洗礼一样变得敏感,眼前总有一个个影像在晃动……

手托两宝在大街上飞奔的少女;在练功房闪转腾挪狠虐沙袋的少女;在办公室被皮带猛抽却不眨眉头、不喊疼的少女;在大货车上迎着彩霞晚风如山般屹立的少女;为维护周晓通不惜跟自己决裂的少女……

所有影像的主体都是他的同桌兼邻居,冷丝雨。

越是想要忘却,越是难以割舍……

“不姓夏就不姓夏!”夏鹏飞裹了浴巾出房,拿出手机在反复犹豫中拨响了那串很早就滚瓜烂熟的数字。

“什么事?”丝雨的声音有如天籁,竟是鲜见的温和。

多少的委屈与疏离,就这么轻易地化解在这简单的音符之中。

“丝雨,我……”夏鹏飞百感交集,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想学历史了么?那就赶紧下来。”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婉转平和。

夏鹏飞愣了一下,觉得不应该只是为了学历史才想见丝雨吧,正在考虑措辞时,又听丝雨问道:“问你呢!”隔着手机已听出丝雨的不满了。

“好,好,我下来!我马上下来一一”夏鹏飞来不及多想,怕丝雨改变主意,忙不迭地说道。

女生本来就善变,这个女生尤其善变。

夏鹏飞奔进卧室,火速褪下浴巾,找了套定制秋装把自己包装起来,冲出卧房时又折身回去,拿了盒牛奶巧克力才下楼。

0101房里听见门铃声,正在沙发上看画报的小圆圆说:“姐姐,我去开门!”

“是飞哥哥啊?”小圆圆打开门,见是帅气迷人的夏鹏飞,正在考虑要不要放他进来时,就听见丝雨说,“让他进来!”

“哦,好……”圆圆回答。

圆圆关上门见夏鹏飞手里的巧克力,两眼放出奇异的光芒,盯住巧克力就挪不开眼了。

小圆圆仰着小脸问夏鹏飞,“巧克力!飞哥哥给我的么?”

“呃……给你的,你也给你姐姐尝一块嘛。”

“好!谢谢飞哥哥!”圆圆是个重效率的人,当即打开盒子,从里边掏出两块递到夏鹏飞手上,“给两块,你吃一块,我姐姐吃一块。”

夏鹏飞拿着巧克力,蹑手蹑脚走到冷丝雨敞开的书房。

简约的书房里,一抹乳白色的灯光笼罩着一个奋笔疾书笔挺的身影,而那团光让夏鹏飞一度晦暗的心房也明朗起来。

床头上一只可爱的大熊猫布偶正朝着夏鹏飞顽皮地眨着眼睛……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是熟人&话的是

    “报什么警,是熟人!”答话的是健步如飞跟上去的夏鹏飞。

  • 男少女&龙,正

    被围在当中的,是两队身穿白色短袖T恤、天蓝色运动裤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手握长绳,排成长龙,正严阵以待……

  • &着那么

    冷丝雨,十七岁,齐耳短发,中等个儿,身材苗条,标准的瓜子脸透着那么一股浓郁的古典韵味,见之忘俗。

  • 侧声浪&一班称

    长龙东侧声浪排空,“一班必胜,一班称王!一班必胜,一班称王!”

  • 小男孩&口。

    年轻幼师赵红霞正领着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站在幼儿园门口。

  • 与愿违&侧方向

    可惜事与愿违,夏鹏飞所在班级没坚持一会儿就阵型崩溃快速倒向东侧方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