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大雨是夏粱莫名的感觉变坏的心情。夏粱在雨中一起漫步,从幼儿园到主教学楼之间五分钟就也可以走完的路程,夏粱走了二十分钟。夏粱浑身全湿走入教室,冷丝雨漠然瞄了夏粱几眼,从座位上站起身让夏粱进座位。夏粱这个贵公子是不可能会缺乏关爱和的。这不,夏鹏飞在雨中漫步,从幼儿园到主教学楼之间三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程,夏鹏飞走了十分钟。。...

突如其来的大雨是夏鹏飞莫名变坏的心情。

夏鹏飞在雨中漫步,从幼儿园到主教学楼之间三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程,夏鹏飞走了十分钟。

夏鹏飞浑身湿透走进教室,冷丝雨冷眼瞄了夏鹏飞一眼,从座位上起身让夏鹏飞进座位。

夏鹏飞这个贵公子是不可能缺少关爱的。这不,这还没落座就被一群爱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手,却

    “她是市运会未成年组的选手,却是全年龄段女子铅球、长跑记录保持者,名叫冷丝雨。”何婷婷不厌其烦,关键是她确实八卦。

  • 。他皮&的眼睛

    身边的小男孩与冷圆圆同班,五岁,名叫夏虫虫。他皮肤白皙,米色体恤配浅蓝色牛仔分裤,脚上米色阿迪达斯跑鞋,配合着粉嫩的外表和灵动的眼睛,一瞧就是个小精灵鬼儿!

  • 将夏鹏&下,从

    冷丝雨将夏鹏飞扶正,在围观人群的集体注目礼下,从容捋了捋头发,华丽转身离去,不留下只言片语。

  • 了个小&——人

    冷丝雨一手拎了个小孩子,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地走得飞快,两个小朋友同时叫唤:“慢点慢点——人家还是个宝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