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粱波澜不惊地听赵红霞把圆圆和虫虫伤的经过讲完,冷丝雨没处置放的火苗,终于等到找到了了一个也可以释放出的渠道。她杏目圆睁,恶狠狠问着:“谁是曹霸天,他家住那里,我要手撕了他!”圆圆怕的小眼神看向夏粱,传达的意思无外乎是,飞哥哥,现在的就仅有你能制止她杏目圆睁,恶狠狠问道:“谁是曹霸天,他家住那里,我要手撕了他!”。...

夏鹏飞平静地听赵红霞把圆圆和虫虫受伤的经过讲完,冷丝雨无处安放的火苗,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释放的渠道。

她杏目圆睁,恶狠狠问道:“谁是曹霸天,他家住那里,我要手撕了他!”

圆圆担心的小眼神看向夏鹏飞,传递的意思不外乎是,飞哥哥,现在就只有你能阻止我姐姐了。夏鹏飞给了圆圆一个安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说不能&手。”

    夏虫虫皱着鼻子不想伸手,“哥哥说不能随意碰女生的手。”

  • 激情的&早就超

    播音员激情的嗓音几近嘶哑,音响的分贝早就超过了城市噪音最高限值。

  • 隋佳苑&的女生

    “学姐,夏鹏飞谁呀?”高一的漂亮新生隋佳苑问高三的女生何婷婷。

  • 喧嚣声&和奔流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灵活,&苑问道

    “那女生是谁呀?身手这么灵活,关键力气也大,那个夏鹏飞看着可不轻。”隋佳苑问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