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丝雨站在橘黄的灯光下,大脑首播了一下最近以来与夏粱接触到的种种画面。其中有波澜壮阔暴风骤雨般的场景,如床上的擒住与反擒住,草坪上的挑战与被制,球台上势均力敌的拼斗,为周晓通老师而通过的唇枪舌战;也犹如小河淌水和风拂来般的温情画面。比如,这其中有波澜壮阔暴风骤雨般的场景,如床上的擒拿与反擒拿,草坪上的挑战与受制,球台上势均力敌的拼斗,为周晓通老师而进行的唇枪舌战;。...

冷丝雨站在橘黄的灯光下,大脑重播了一下近期以来与夏鹏飞接触的种种画面。

其中有波澜壮阔暴风骤雨般的场景,如床上的擒拿与反擒拿,草坪上的挑战与受制,球台上势均力敌的拼斗,为周晓通老师而进行的唇枪舌战;

也有如小河淌水和风拂面般的温情画面。譬如,这货拦着她去揍龚映雪,抱受伤的她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动着朝&——

    为首的夏鹏飞在这飞速的溃败中绳子也没来得及松,根本无法稳住重心,失控的身体被带动着朝前快跑了几步,然后猛地栽向对面——

  • 孩子,&点慢点

    冷丝雨一手拎了个小孩子,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地走得飞快,两个小朋友同时叫唤:“慢点慢点——人家还是个宝宝!”

  • “你不&身后传

    “你不扶我,我也不会倒地的!”冷丝雨身后传来夏鹏飞的声音。

  • 捋头发&去,不

    冷丝雨将夏鹏飞扶正,在围观人群的集体注目礼下,从容捋了捋头发,华丽转身离去,不留下只言片语。

  • 了好半&心理话

    “女生应该温柔点……”夏虫虫忍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说出了心理话,说完先瞥一眼冷丝雨,再偷瞧一眼冷圆圆,见冷圆圆目光不善马上就扔锅,“是我哥说的!”

  • 又开了&开口,

    “不用了,我带他上去就行,”先前自动合上的单元门又开了,夏鹏飞走了进来,锐眸扫向冷丝雨滴汗的额头和泛红的脸颊,漫不经心地开口,“冷丝雨,你这腿可真没白长啊………”

  • ,十七&郁的古

    冷丝雨,十七岁,齐耳短发,中等个儿,身材苗条,标准的瓜子脸透着那么一股浓郁的古典韵味,见之忘俗。

  • &当然是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