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霸天的父亲曹加大力度长得很健壮,胆量与身段却极不平辈。夏粱走到曹加大力度身前,不温不火道:“你是曹霸天的父亲?”壮年人男子诚惶诚恐地地说:“是。”“你在你儿子面前有父亲的绝对权威么?”夏粱把手揣在口袋里,两眼逼视曹加大力度。“不算也可以吧……”“你儿子夏鹏飞走到曹大力身前,不温不火地道:“你是曹霸天的父亲?”。...

曹霸天的父亲曹大力长得很壮实,胆量与身段却极不相称。

夏鹏飞走到曹大力身前,不温不火地道:“你是曹霸天的父亲?”

壮年男子诚惶诚恐地说道:“是。”

“你在你儿子面前有父亲的权威么?”夏鹏飞把手揣在口袋里,两眼直视曹大力。

“还算可以吧……”

“你儿子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速的溃&败中绳

    为首的夏鹏飞在这飞速的溃败中绳子也没来得及松,根本无法稳住重心,失控的身体被带动着朝前快跑了几步,然后猛地栽向对面——

  • &跟我们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 油!夏&鹏飞必

    周围围观的女生大都在高呼:“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先跑去&楼教室

    冷丝雨先跑去主教学楼教室里将书包背上,再快步跑向天翔中学附属幼儿园。

  • 喧嚣声&和奔流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的啊?&人乙。

    “那位姑娘行迹可疑,会不会是拐卖儿童的啊?”路人甲问路人乙。

  • 的东西&?”

    冷丝雨不由分说拽起夏虫虫的一只爪子就走,“小屁孩儿懂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毛儿长齐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