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混蛋放我下去!我自己走!”冷丝雨争扎成一只野鸟,早有提防的夏粱用力缩紧双手,对冷丝雨苗条的身子的嵌制犹如钢筋混凝土通常牢靠。“我捶死你个臭流氓!”挣不脱夏粱的怀抱,丝雨只得又拿夏粱胸脯和肩头出出气。身体悬空和丧失以及控制的感觉让丝雨感“我捶死你个臭流氓!”挣不脱夏鹏飞的怀抱,丝雨只好又拿夏鹏飞胸脯和肩头出气。。...

“你个混蛋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冷丝雨挣扎成一只野鸟,早有防备的夏鹏飞用力收紧双手,对冷丝雨纤瘦的身子的嵌制如同钢筋混凝土一般牢固。

“我捶死你个臭流氓!”挣不脱夏鹏飞的怀抱,丝雨只好又拿夏鹏飞胸脯和肩头出气。

身体悬空和失去控制的感觉让丝雨感觉紧张和迷茫。

夏鹏飞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美则美&矣,只

    美则美矣,只可惜那一双大眼睛本该活泼灵动,却冷冽如彻骨寒潭,拒人于千里之外。

  • &着自己

    “姐,你今天好晚啊!”小女孩嘟着小嘴瞪着大眼表达着自己的强烈不满。

  • 的脸颊&……”

    “不用了,我带他上去就行,”先前自动合上的单元门又开了,夏鹏飞走了进来,锐眸扫向冷丝雨滴汗的额头和泛红的脸颊,漫不经心地开口,“冷丝雨,你这腿可真没白长啊………”

  • 男生!&的八卦

    在天翔中学运动会上,一个女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姿势抱住了一个男生!这为天翔中学的八卦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 侧声浪&”

    长龙东侧声浪排空,“一班必胜,一班称王!一班必胜,一班称王!”

  • 一块儿&”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