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若梅房门卧房,见夏粱呆呆地地坐在床前,怒声说:“你是这么看待丝雨的?”夏粱默然沉默不语,谭若梅见状狠抽了夏粱一耳光,声泪俱下地说:“儿子,咱们做人做事不能够这么没良心!她爸爸用身体档住了射向你爸爸的子弹,她又救了你爸爸和妈妈!冷家对咱们恩重如...

谭若梅推开卧房,见夏鹏飞呆呆地坐在床前,厉声说:“你就是这么对待丝雨的?”

夏鹏飞默然不语,谭若梅上前狠抽了夏鹏飞一耳光,声泪俱下地说:“儿子,咱们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她爸爸用身体挡住了射向你爸爸的子弹,她又救了你爸爸和妈妈!

冷家对咱们恩重如山,你不知恩图报,反而恩将仇报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是熟人&鹏飞。

    “报什么警,是熟人!”答话的是健步如飞跟上去的夏鹏飞。

  • 震天的&热血沸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爪子就&齐了吗

    冷丝雨不由分说拽起夏虫虫的一只爪子就走,“小屁孩儿懂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毛儿长齐了吗?”

  • 眼,“&的人么

    何婷婷白了隋佳苑一眼,“你学姐我是这么肤浅的人么?”

  • 却冷冽&外。

    美则美矣,只可惜那一双大眼睛本该活泼灵动,却冷冽如彻骨寒潭,拒人于千里之外。

  • 身目光&鹏飞,

    冷丝雨脚步稍停,回身目光扫向夏鹏飞,眼神冷酷又相当玩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