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哲天挑眉,“你是说冷丝雨心里也没你,那我去去问问她。”夏粱锁眉,“她肯定会说,‘不喜欢他?怎么可能会!他这人很非常讨厌的好好!’”沈哲天立即站起身说:“小夏,你等一下,我立刻进去。”沈哲天走到外边办公居住室,在丝雨面前站定。冷丝雨急着要站出来,沈哲天夏鹏飞锁眉,“她一定会说,‘喜欢他?怎么可能!他这人很讨厌的好不好!’”。...

沈哲天挑眉,“你是说冷丝雨心里没有你,那我去问问她。”

夏鹏飞锁眉,“她一定会说,‘喜欢他?怎么可能!他这人很讨厌的好不好!’”

沈哲天当即起身说:“小夏,你等一下,我马上进来。”

沈哲天走到外边办公室,在丝雨面前站定。

冷丝雨急着要站起来,沈哲天示意她坐下

书评(499)

我要评论
  • 女生的&手。”

    夏虫虫皱着鼻子不想伸手,“哥哥说不能随意碰女生的手。”

  • 袖T恤&裤的少

    被围在当中的,是两队身穿白色短袖T恤、天蓝色运动裤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手握长绳,排成长龙,正严阵以待……

  • 女孩嘟&不满。

    “姐,你今天好晚啊!”小女孩嘟着小嘴瞪着大眼表达着自己的强烈不满。

  • &喧嚣声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观人群&注目礼

    冷丝雨将夏鹏飞扶正,在围观人群的集体注目礼下,从容捋了捋头发,华丽转身离去,不留下只言片语。

  • 冷圆圆&当然是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 矣,只&却冷冽

    美则美矣,只可惜那一双大眼睛本该活泼灵动,却冷冽如彻骨寒潭,拒人于千里之外。

  • 双眼眸&放出犀

    他的一双眼眸放出犀利的光,仿佛要洞穿这个世界的一切玄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