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小姐实际上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但她是想哭。倒也没会觉得天道不公正,她而已会觉得师父不公正平。师父怎么是这样的人?师父居然还做过这样的事?对别人如果好,却捉弄自己?毕竟也也不是怨恨,是会觉得受了委屈,但内心更受了委屈的实际上是她都不明白师父是这样的人。倒没有觉得天道不公,她只是觉得师父不公平。。...

君小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她就是想哭。

倒没有觉得天道不公,她只是觉得师父不公平。

师父怎么是这样的人?

师父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

对别人那么好,却戏弄自己?

当然也不是怨恨,就是觉得委屈,但内心更委屈的其实是她都不知道师父是这样的人。

书评(92)

我要评论
  • ,“我&。”

    “那你就在这里慢慢的办手续。”她说道,“我先走了。”

  • 对抗林&。

    林家是官,她们和缙云楼都是商户,缙云楼能阻止林家立刻拿人就不错了,怎么也不可能对抗林家让林家罢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