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贵妃抿唇一笑,她扫了几眼身边的女子,道:“以前本宫会觉得乌雅氏姿容出挑,而如今新妹妹们容貌个个盖过旧人了。”昭嫆心道,原来是这婉约娇俏的女子,就是生了四阿哥胤禩的乌雅贵人。她眉心一蹙,心道:佟贵妃这话,真是是明晃晃的挑拔。这位乌雅贵人,但是将来昭嫆心道,原来这温婉俏丽的女子,便是生了四阿哥胤禛的乌雅贵人。。...

佟贵妃抿唇一笑,她扫了一眼身边的女子,道:“从前本宫觉得乌雅氏容色出挑,如今新妹妹们容貌个个盖过旧人了。”

昭嫆心道,原来这温婉俏丽的女子,便是生了四阿哥胤禛的乌雅贵人。

她眉心一蹙,心道:佟贵妃这话,简直是明晃晃的挑拨。这位乌雅贵人,可是日后的德妃,将来的孝恭仁太后,可得罪不起。

这时候,只听荣嫔淡淡道:“乌雅妹妹可是贵妃娘娘一手提拔的,怎的如今贵妃却先嫌弃上了?”

佟贵妃脸上的笑容瞬间敛了大半,她旁边的乌雅贵人露出了微笑,上前道:“荣嫔姐姐多心了,贵妃娘娘不过是瞧着瓜尔佳贵人年轻可人,跟她打趣几句罢了。”

佟贵妃脸色稍霁,便叫宫人将赏赐端了上来:“瓜尔佳贵人今日打扮得清净了些,这对珠钗便给你添几分颜色吧。”

只见那锦盒敞开,雪白的缎子上静静躺着一双点翠珠钗,那翠色鲜亮,又缀着硕大的合浦珍珠,的确是夺目得紧。

昭嫆心道,这佟贵妃出手就是阔绰!这个年代还没有珍珠养殖技术,这么大的天然珍珠,可着实难得一见。

“多谢娘娘赏赐。”昭嫆忙谢了恩,双手接过锦盒。

佟贵妃淡淡嗯了一声,便揉着太阳穴,露出疲色,道:“好了,今儿也乏了,若没有旁的事儿,你们便退下吧。”

荣嫔笑着道:“是,那臣妾和瓜尔佳妹妹改日再来给贵妃请安。”

走出景仁宫门,昭嫆便将珠钗交给白檀拿着,快步跟上荣嫔,忍不住问:“娘娘,以后……咱们该不会要天天来景仁宫请安吧?”

——若真如此,可要头疼了。佟贵妃明显是厌恶她的,虽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举止。可应对嘴炮,也是很费脑子的,更何况,她可不愿跟乌雅贵人打擂台。

荣嫔笑了,“贵妃虽然尊贵,毕竟不是中宫,哪里需要日日请安呢?我方才不过是客气话。”

昭嫆这才松了一口气。

荣嫔淡淡道:“你也不必太紧张,贵妃虽然尊贵,皇上也常去她的景仁宫,却极少留宿。”

昭嫆一愣,佟贵妃不是皇帝的表妹吗?怎么?竟然不怎么得宠??

是了,若真得宠,也没必要提拔乌雅氏出来固宠了。

荣嫔笑着继续道:“她呀,不过是嘴巴上呈呈威风罢了。”

昭嫆尴尬地笑了笑,连荣嫔都敢如此数落贵妃,可见佟贵妃这个贵妃还真没多厉害,只是她却不敢接话,只道:“那位乌雅贵人性子倒是不错。”

荣妃淡淡“嗯”了一声,“她若是恃宠而骄,只怕早就失宠了。宫女出身,能生下阿哥,封为贵人,又哪里会是蠢笨之人?”

这话在理,乌雅氏的确是聪明人。以宫女之身,位列四妃,又怎么可能是无知蠢妇?

然后,便直奔永寿宫去。

她与荣嫔在宫门外等了片刻,便有太监请二人进殿。

永寿宫的华丽亦是丝毫不逊色景仁宫的,只不过却比景仁宫清净些,据说这里只住着钮祜禄氏一人,并无其他嫔妃。也有人说是因为钮祜禄氏悍妒,所以不容旁人住进永寿宫。

钮祜禄氏虽也享贵妃礼遇,但毕竟未加册封,身份上自然比佟贵妃低了半筹。不过钮祜禄氏的长相甚是华贵艳丽,衣着打扮上也丝毫不逊色,只可惜漂亮的脸蛋上满满的都是不愉之色。

照旧跟着荣嫔请安,“给娘娘请安。”

钮祜禄氏坐在莲纹宝座上头,一脸的不耐烦,她秀眉紧簇,嗔怒道:“一波波的,还真是没完没了!”

这话一出,荣嫔倒是面色如旧,昭嫆却忍不住尴尬了,这位贵主儿的坏脾气竟丝毫不加掩饰……

荣嫔很是客套地道:“新人入宫,照规矩,是该给宫中位份高的嫔妃请安。”

钮祜禄氏却愈发不耐烦,她摆了摆手道:“行了,安已经请了,你们回吧!”

钮祜禄氏如此不客气,荣嫔脸上却始终带着微笑,“娘娘想必是累了,臣妾告退了。”

才说了二句话就被撵出来了。真节省时间。

出了永寿宫,荣嫔才告诉道:“她性子就这样,除非是皇上、太皇太后和太后面前,否则还没见她给谁好脸色呢。”

昭嫆扯着嘴角笑了笑:“的确是好大的脾气。”

荣嫔扬着嘴角笑道:“不过皇上一个月都不见得去永寿宫一次。”

合着也是个不得宠的?怪不得钮祜禄氏看见新人,那么不爽。本来皇上就少去她那儿,新人一进宫,只怕更要分薄了宠爱了。

咦?怎么两大贵妃都不受宠爱?

昭嫆忽然觉得疑惑,佟贵妃也就罢了,皇帝是嫌弃她不够漂亮,可这钮祜禄氏贵妃可是个美人儿……

豁然间,昭嫆脑中一闪——位尊却不予宠爱,所以宫里才能安宁不少。康熙玩得一手好平衡啊!!腻害!

昭嫆又忽然想到,方才佟贵妃给了赏赐,怎的这位没给?靠,那岂不是白来拜山头了?

心里正嘀咕着,永寿宫的首领太监已经追了出来,那太监笑呵呵道:“两位小主走得怎么这么快!奴才险些没追上来呢!”

荣嫔微微一笑:“可是娘娘有什么吩咐吗?”

首领太监道指着随从小太监怀里抱着的绸缎道:“方才贵主儿心急,忘了给新晋的瓜尔佳小主赏赐了。这两匹妆花缎还请贵人收下。”

宫中有不成文的惯例,新人入宫需觐见宫中位高的嫔妃,而高位嫔妃也相应的,得给新人赏赐。不拘什么,常见的便是首饰衣料了。

昭嫆道:“一寸妆花一寸金,妆缎果然华贵不凡。还请公公替嫔妾谢过娘娘。”说着示意太监庆喜上去抱走了妆缎。

而白檀,早已眼明手快,递了赏银上去。

首领太监悄然无息收了银票,脸上笑容更多了三分,“那奴才恭送两位小主。”

带着两大贵妃给的赏赐,便回了延禧宫。也算是收获不菲了。

两大贵妃之外,其余各宫也不过是嫔位。犯不着荣嫔亲自带着去请安,荣嫔只说,其余各宫,以后慢慢熟悉就是了。

昭嫆忍不住问:“不用去给太皇太后和太后请安吗?”

荣嫔解释道:“两宫不喜叨扰,只叫嫔位以上嫔妃逢五逢十才去请安。今儿虽是初十,可太皇太后料想新人才刚入宫,六宫必定忙碌,便免了请安。”

昭嫆点了点头。

荣嫔又笑着道:“不过你说太皇太后点名留的人,太皇太后想来很快就会召见你的。”

昭嫆暗叹,果然选秀那日,她写得佛经,竟入了太皇太后的眼缘吗?

书评(267)

我要评论
  • 也到了&白,杏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笑了,&“若要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额娘&可得帮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李氏虽&儿,你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 &所以,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