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延禧宫,奶香一团的三阿哥便朝着荣嫔扑了回来,三阿哥而如今才五岁多点,走起路来踉跄跄,活象只胖鸭子。小脸蛋红扑扑的,貌似极其娇俏。荣嫔笑着将儿子抱在怀里,随手翻看桌上的一本字帖,“胤祉乖,前天额娘教你的字儿可还记得我不?”三阿哥小脸蛋皱了出来荣嫔笑着将儿子抱在怀里,顺手翻开桌上的一本字帖,“胤祉乖,昨天额娘教你的字儿可还记得不?”。...

回到延禧宫,奶香一团的三阿哥便朝着荣嫔扑了过来,三阿哥如今才两岁多点,走起路来踉跄跄,活像只胖鸭子。小脸蛋红扑扑的,倒是极为可人。

荣嫔笑着将儿子抱在怀里,顺手翻开桌上的一本字帖,“胤祉乖,昨天额娘教你的字儿可还记得不?”

三阿哥小脸蛋皱了起来,一头埋在荣嫔怀里,根本不去看字帖上那些烦人的字。

昭嫆看在眼里,着实吃了一惊,“娘娘,三阿哥还那么小,现在就读书,还太早了点吧?”如果她记得不错,三阿哥是康熙十六年才出生的,如今满打满算才刚满两周岁而已!!

荣嫔道:“只是认几个字,哪里算读书?何况……”荣嫔叹息道:“胤祉不及大阿哥和太子身子骨健壮,本宫也只能叫他在读书上多用心了。”

昭嫆明白荣嫔的忧虑,皇帝的儿子不好当,做皇子阿哥的,最好是文武双全,若不能双全,便只能退而求其次。若文不成武不就,日后如何能讨得皇父欢心?又如何会有前途可言?

唉,小小孩子,当真可怜。怪不得有句话,叫做“不幸生在帝王家”,昭嫆原本还以为是矫情话,没想到却是大大的实话。

昭嫆看着三阿哥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着实不忍,略一忖,便道:“这样照着字帖认字,对小孩子而言着实枯燥无趣了些。臣妾倒有个法子,不如娘娘叫人将纸剪成方形,正面写字,反面画图……”——其实就是简单的识字卡罢了,在现代很常见,制作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荣嫔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眼睛都亮了,便二话不说叫人拿了宣纸来,亲自剪裁。昭嫆也上去帮忙,先写了一套十二生肖,反面也是由她绘制生肖图,为了迎合小孩子,所以画得都是彩色萌系的。

荣嫔看得欢喜,拿起一张写着“牛”字卡片问三阿哥:“胤祉,还认得这字儿不?”

三阿哥摇头。

“不是前儿刚教过你么!这是‘牛’!牟牟叫的大水牛!”荣嫔笑着将卡片翻了过来,那那惟妙惟肖的大眼牛给他瞧。

三阿哥瞅着那牛,满眼好奇心,他伸出小手摸了摸,“牛?”

荣嫔笑着点头:“没错,这就是牛!”

荣嫔那边教导儿子教得不亦乐乎,三阿哥学得也开心,他平日里哪里能见到牛马羊这些动物,自然好奇得紧。

昭嫆坐在一旁又画又写,倒也自得其乐。

正在这个时候,陈矩匆忙跑了进来:“娘娘,皇上驾到,您快迎驾吧!”

荣嫔一愣,“御驾到哪儿了?”

陈矩急得满头热汗:“已经到了宫门外了!”

听得这话,荣嫔急忙吩咐:“赶紧把这里拾掇一下!”便拉着三阿哥的小手,急忙往殿外去。

昭嫆自然也不能继续写写画画了,也忙搁下毛笔,跟在荣嫔后头,出去迎驾。可皇帝来得极快,才刚走到殿门口,人便已经进来了!!

荣嫔急忙俯下身去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给汗阿玛请安。”三阿哥也跪在地上,奶声奶气请了安。

昭嫆也不敢多看,二话不说跟在荣嫔身后也行了大礼。

“都起来吧。”那声音甚是清和随意,听着这声音,昭嫆只恍然觉得耳熟。她的眼睛,只瞧见一双玄青色绣着缕金云龙的靴子已经飞快从她身侧经过。

昭嫆这才起身来,便瞧见里头那张罗汉榻上已经坐了一个身穿靛青色团龙常服的男子。看着那男子的脸,昭嫆忽然一懵,心道,她怎么觉得皇帝长得有点眼熟??

荣嫔抱着三阿哥上前,笑着说:“皇上怎么突然来了?倒是叫臣妾好生失礼。”

说着,荣嫔便亲自从侍女手上接了茶盏,亲自奉给皇帝,举止十分恭敬。——按照规矩,皇帝若要去哪个宫,都会叫人提前告诉一声,好叫嫔妃有所准备并早早出来迎驾。这般乍然驾临,的确少见。故而见惯了事的荣嫔也有些惶恐。

皇帝抿了一口茶,道:“朕方才去贵妃那儿看了胤禛,倒是忽然想起胤祉了,就顺便过来瞧瞧。”说着,他倒是真的仔细瞅了瞅三阿哥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呵呵一笑,还顺手捏了一把。

可三阿哥似乎很不喜欢被捏脸,小脸蛋都皱了起来。

皇帝不由瞅见了三阿哥手上拿的东西,便问:“这是什么?”

三阿哥欢喜地咧着小嘴儿,扬着那张卡片,奶声奶气道:“兔兔!!兔兔!!”

“嗯?”皇帝顺手从奶包子儿子手里抽走了“兔兔”,那的确是兔子,正面写了一个大大“兔”,反面则画了一只很可爱蓝色胖兔子。

兔兔被抢走,三阿哥又皱起了包子脸。

皇帝也皱了皱眉头:“谁画的?”

荣嫔忙道:“是瓜尔佳贵人绘制的。”说着,她笑盈盈看了昭嫆一眼。

这下子,皇帝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她身上,皇帝那双凤眸饶有深意地瞅了她一眼,“名字。”

“啊?”昭嫆一脸懵逼。

皇帝只得再度道:“朕问你叫什么名字。”

昭嫆急忙道:“臣妾瓜尔佳昭嫆。”——你就不能把话说全了?

皇帝挑了挑双眉,“哦?唐时,九嫔之二的昭容?”

昭嫆急忙道:“不是,是女字旁的嫆。”——说着,又再瞅了康熙一眼,怎么越看越觉得像是在哪儿见过的样子?真特么诡异……

皇帝眯了眯凤眼,瞅了瞅昭嫆的脸蛋,问:“朕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诶??”昭嫆眼珠子一圆,更加懵逼了。真见过?

荣嫔观摩了一下状况,眼观鼻鼻观心,忙将皱着小脸蛋的三阿哥塞到乳母怀里,以目色示意乳母将孩子抱下去。

三阿哥这个孩子一走,殿内就更加安静了,安静得让昭嫆觉得气氛有些不妙。

在寂静中,皇帝忽然开口了:“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昭嫆的脑袋里瞬间轰的一声,几乎要炸裂开来!!三年前、香山!!是那个人!!那个收了她一卷祈寿佛经、那个把昭景当成她姐姐的人!!他居然是康熙?!

“你,不记得了吗?”康熙眸色深邃,语气也格外幽深。

昭嫆的脸蛋有点僵化,忽然她觉得康熙前言后语不搭!!方才明明说“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这意思是他也不怎么记得了,可他却明明记得那首诗,还反问她“不记得了吗?”

一时间,昭嫆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起来。&宝,而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敦就已&家的格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一岁&,四岁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全不理&件事情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得会便&宜了哪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但也知&子气坏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 彤彤的&是赤果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