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了早膳,昭嫆正准备去景阳宫找表姐安嫔,却没想起,御前的副总管孙国安来了。孙太监,自然而然是奉旨而来。皇帝的封赏到了。孙国安扯着腔调扬声道:“皇上赐瓜尔佳贵人诗经一部,贡墨两盒、端砚一方!”昭嫆当即嘴角就抽动了,合着前天在荣嫔正殿说叫她多读诗孙太监,自然是奉旨而来。。...

用过了早膳,昭嫆正打算去景阳宫找表姐安嫔,却没想到,御前的副总管孙国安来了。

孙太监,自然是奉旨而来。

皇帝的赏赐到了。

孙国安扯着腔调扬声道:“皇上赐瓜尔佳贵人诗经一部,贡墨两盒、端砚一方!”

昭嫆当场嘴角就抽搐了,合着昨天在荣嫔正殿说叫她多读诗经,原来不是随口一说,居然还真给了她一部诗经!!那贡墨也是极好的紫玉光墨,端砚更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不过皇帝赏赐嫔妃,不应该是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吗?怎么康熙尽来这些玩意儿??

内心腹诽,可面上却不敢露出半分,忙谢了恩,又叫白檀给孙太监塞银票。

送走了孙太监,荣嫔笑着道:“皇上赏旁人,都是些金啊玉啊的,唯独赏你的东西与众不同。”

昭嫆讷讷道:“这些……我怎么觉得赏给阿哥正合适呀……”说着,她忍不住瞄了一眼榻上抱着引枕玩得不亦乐乎的三阿哥。

荣嫔掩唇咳嗽了一声,便道:“对了,刚才慈宁宫的嬷嬷来了一趟,说太皇太后想见你。”

后宫里的终极boss传召,昭嫆自然不敢耽搁,麻溜吩咐胡庆喜将康熙赏的东西登记造册收好了,然后麻溜跟着荣嫔往慈宁宫去了。

抵达的时候,慈宁宫里头正热闹得紧,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二位自是不必多说,都端坐在罗汉榻上呢,景仁宫、永寿宫二位贵主儿俱在,另外底下还分坐了不少嫔妃。惠嫔、宜嫔、僖嫔、敬嫔这四位俱是端坐如仪,其中长相最出众的莫过宜嫔郭络罗氏,当真是个千娇百媚的艳丽佳人。

一大堆女人俱在一块,想不热闹都难!早在殿外,昭嫆就听见里头的笑声了。

与荣嫔上前,先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两位boss郑重请安,又给两边两位贵主请了万福,再与一众嫔主们互相问好,一通繁琐礼数过后,荣嫔才落座。即使是在慈宁宫,荣嫔也有个相当不错的座次。

慈宁宫的列座次序,那是相当有门道的。

临窗的大罗汉榻上,右边坐着太皇太后,左边是皇太后。然后紧挨着罗汉榻是两张南官帽椅,挨着太皇太后坐在官帽椅上的是永寿宫贵妃钮祜禄氏,佟贵妃则是坐在皇太后手底下。

这个安排,就别有韵味了。谁都知道,挨着太皇太后那位置,该叫后宫最尊贵的嫔妃坐。可永寿宫这位贵妃,还没正式册封呢,明摆着是佟贵妃位尊些……

如此可见,太皇太后更待见永寿宫贵妃,不怎么喜欢佟贵妃。

荣妃的座位,是个精致的绣墩。

而昭嫆这个贵人,自然没得座位,只能站在荣妃身后。

当然了,站着的不只有她,还有乌雅贵人,以及那天有过一面之缘袁贵人,袁贵人也站在僖嫔身后。除此之外,身份上还是庶妃的小赫舍里氏也站在边儿上——她虽然享嫔位之礼遇,可依旧没有绣墩可坐。

如此一来,昭嫆自然没什么不服气。人家待遇比她高的,都只能站着呢。

落了座儿,荣妃笑着道:“老远就听见太皇太后殿中的笑声了,可是有什么喜事?”

永寿宫贵妃钮祜禄氏完全不复昭嫆请安那天的冷脸,反倒是笑容满面,如春暖花开,当真艳丽动人,她笑吟吟道:“是宜嫔有了大大喜事了!”

宜嫔郭络罗氏就坐在永寿宫贵妃旁边的绣墩上,一脸难掩的笑意,“最近一直身上不大舒坦,原还以为春困犯懒,昨儿太医来请平安脉,竟诊出是喜脉。”

荣嫔微微错愕,旋即便道:“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呢!自打乌雅贵人生了四阿哥,宫里便再没有过喜讯了呢。”

昭嫆心中也暗自吃惊,没想到来请个安,竟能听到如此重磅消息。

宜嫔怀孕了!这身孕来得可真是时候!如果她记得不错,宜嫔肚子里的应该是五阿哥了吧?

佟贵妃脸蛋有些发僵,难掩酸意:“宜嫔入宫多年,一朝有喜,当真是可喜可贺。”——宜嫔是康熙十二年选秀入宫的,至今已有六年了。

一时间满堂嫔妃轮番贺喜宜嫔,艳羡与妒忌夹杂,倒是好不热闹。

一通热闹过后,太皇太后笑着招手唤了宜嫔上前,在太皇太后面前,宜嫔举止谦顺温和。

太皇太后笑着打量了宜嫔那明**人的面庞,便从自己的旗头上拔下了一支金累丝五福钗,道:“如今你有了身孕,这只五福金钗就给你添添福气,只盼你能给皇帝添个阿哥。”说罢,那支金钗已经斜斜插在了宜嫔的架子头上。

宜嫔一脸的受宠若惊,她急忙屈膝谢恩,语气柔柔道:“多谢太皇太后恩典。”她抬手抚摸着那支金钗,欣喜之色难掩。

太皇太后赏赐的首饰自然贵重,可更贵重之处在于这是太皇太后赏赐的。

赏赐了宜嫔,太皇太后的目光便突然转向了昭嫆,她道:“瓜尔佳贵人上前来。”

昭嫆不禁一愣,她还以为自己只是跟着荣嫔来请安充数的,哪里想到……惊慌之后,她连忙垂首,疾步上前,屈膝下来,“臣妾给太皇太后请安。”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便瞥了一眼身后的苏麻喇姑。苏麻喇姑便捧了个盒子走到昭嫆面前,将那锦盒打开,里头是一支赤金累丝嵌红宝石扁方,扁方上镂雕祥云如意纹饰,极为精美。

“这支扁方是内务府新制的,今日哀家赏赐给你。”太皇太后徐徐道,“你日后需好生服侍皇帝。”

昭嫆急忙再度屈膝,双手接过赏赐,“是,谢太皇太后。”——同时,她心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收了这金累丝扁方,以后就得好好伺候康熙?肿么感觉像卖身了似的?!

一旁僖嫔满脸艳羡之色:“刚入宫便能得到太皇太后的赏赐,记得在此之前,也只有宜嫔妹妹和钮祜禄贵妃才有这等福气呢。”

听得这话,昭嫆心下忍不住想,只有宜嫔和钮祜禄贵妃?意思是连佟贵妃进宫的时候,都没得过赏?看样子,太皇太后真不喜欢佟贵妃……

如此一来,太皇太后赏赐的这支如意扁方,宣告了太皇太后对她看重与青睐。就如同太皇太后青睐钮祜禄氏与宜嫔那样。

昭嫆心下是欢喜的,有了这么一座靠山,以后日子,起码能安泰不少。若有人想为难她,也得斟酌一下,是否会惹这座靠山不愉。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哥哥经&面前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三哥只&姐姐!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岁。三&属昭景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她第一&相对。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儿的心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来气呼&可是你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深记得&的事儿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