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嫆昨日堪称收获多颇丰,拜了慈宁宫这座唯一的山头,还可以得到了孝庄太皇太后的青眼。——但是这会子还不能够称谓人家孝庄,孝庄是谥号,也是死了以后才有的称号,老太太这会子活得还蛮精神的。而活着时候的称号,叫作徽号,她老人家的徽号很长——曰昭圣慈寿恭简——不过这会子还不能称呼人家孝庄,孝庄是谥号,也就是死了以后才有的称号,老太太这会子活得还蛮精神的。。...

昭嫆今日可谓收获颇丰,拜了慈宁宫这座最大的山头,还得到了孝庄太皇太后的青眼。

——不过这会子还不能称呼人家孝庄,孝庄是谥号,也就是死了以后才有的称号,老太太这会子活得还蛮精神的。

而活着时候的称号,叫做徽号,她老人家的徽号很长——曰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简称昭圣太皇太后。昭圣二字,是顺治帝当年给上的尊号。

顺带一提,皇太后的徽号是仁宪皇太后,是康熙登基后给的尊号。——共同特点就是,都是儿子给的。

这位仁宪太后素来少言寡语,平日里很少理会六宫之事,每日除了念经礼佛,做得最多的便是来慈宁宫陪着太皇太后唠嗑,而她一开口多半都是蒙古语,底下无论满军旗汉军旗嫔妃通通懵逼。

太皇太后到底年纪大了,精力有些不济,嘱咐了宜嫔好生养胎,便叫嫔妃们退下了。

走出慈宁宫,昭嫆忖着今日表姐安嫔没有来请安,有些不放心,便与荣嫔说了一声,想去景阳宫瞧瞧。

荣嫔低声道:“太皇太后不大喜欢汉军旗嫔妃,你妹瞧见,今儿来的都是满人嫔妃吗?”

昭嫆一愣,“可佟贵妃不也是……”——虽然历史上孝懿仁皇后是佟佳氏没错,可现在她还没抬旗,准确点说,现在只是佟氏而已!!

她这随口的半句话,却正好落在了前头的佟贵妃耳中。佟贵妃立时止了脚步,回头过来,冷着脸问:“本宫不也是什么?!”

昭嫆一脸尴尬,嗫嚅道:“没、没什么……”——瞧佟贵妃这架势,明显忌讳旁人说她是汉军旗呢!

佟贵妃冷哼了一声:“瓜尔佳贵人才刚进宫,可别失了规矩!!”

佟贵妃身旁的乌雅贵人忙笑着道:“今儿太阳有些毒,贵妃娘娘,咱们还是快些回景仁宫吧。”

乌雅氏这么说,显然是在替昭嫆解围……明明昨日才刚见过一次,乌雅氏如此示好。不得不说,她真的很会做人。

佟贵妃抬头看了看了日头,忙用手中的团扇遮了脸,似乎很怕被晒黑的样子。也是,佟贵妃五官不够漂亮,唯一的优点就是皮肤白皙了,自然更怕失了这唯一的醍,便二话不说,飞快远去了。

这时候,耳旁却传来鄙夷的冷哼:“遮什么遮,容貌不济,再怎么费心保养也是无济于事!”

敢宫里如此嘲讽佟贵妃的,自然就只有永寿宫那位了。

也只有钮祜禄氏,才有如此底气。

其实佟贵妃长得还不错,有句俗话说得好,一白遮三丑。佟贵妃的姿色也算上佳了,只可惜宫里多得是姿色倾城的美人,佟贵妃那容貌自然就有些不够用了。

而她这句讽刺,昭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没听见的样子,荣嫔也是如此。

只见钮祜禄氏腰肢摇曳,便走了过来,“瓜尔佳贵人可有兴趣去永寿宫喝杯茶?”

“诶?”昭嫆有些懵,昨儿这主儿还一副千万个不待见她的样子,怎么今天竟变了脸?

是了,方才众人都退出慈宁宫,唯独钮祜禄氏在里头多留了一会儿,难道是太皇太后跟她说了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钮祜禄氏得太皇太后看重,而今日太皇太后也一副很青睐她的样子……

荣嫔笑着说:“瓜尔佳妹妹今儿没瞧见安嫔请安,有些疑惑,正打算去景阳宫瞧瞧呢。”

听了这话,钮祜禄氏把脸了撂了下来,“是么?那本宫就不打搅了!!”说罢,便拂袖而去了。

昭嫆心道,这位最是心高气傲,她好意邀请被拒绝,是断然不会死皮赖脸的再邀。这倒是个难得的优点。而且,拒绝的话,是荣嫔替她说的,钮祜禄氏也怨怪不到她身上,只怕会对荣嫔有些不满……

昭嫆忍不住看了荣嫔一眼:“娘娘,她……”

荣嫔道:“皇上不喜欢永寿宫那位,你若想得宠,还是离她远些。”

“是,多谢娘娘。”昭嫆忙屈膝谢过。心中却忍不住疑惑,那主儿是怎么得罪康熙了??

荣嫔露出笑容,“好了,你不是想去景阳宫么?快去吧。”

昭嫆点了点,便辞别荣嫔,去看望清若表姐了。

今日请安阖宫嫔妃尽在,唯独汉军旗的安嫔李氏与端嫔董氏未曾现身,便可见太皇太后对汉军旗嫔妃的不待见了。

六宫之中,上了嫔位的宫妃,哪个不是居一宫主位?连享受嫔位礼遇的小赫舍里氏都住进了长春宫正殿,形同一宫主位。可安嫔和端嫔这两个老资历的嫔主,却同挤在一个偏僻的景阳宫。

景阳宫东六宫中距离慈宁宫最远的一座宫殿。昭嫆乘坐肩舆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到了景阳宫。慈宁宫处于西六宫西南,而景阳宫处于东六宫东北角……这距离,也是无语了。

景阳宫的宫殿规格虽与其他宫苑并无太大不同之处,但内中的一应摆设,明显逊色延禧宫一筹。

安嫔正在暖阁里,绣着一面团扇,那是九重春色的吉祥绣样,牡丹芍药争艳,绣得花团锦簇,十分惹眼。

“表姐绣工真好,瞧那牡丹上的蝴蝶,都要飞出来了!”昭嫆忍不住赞叹。

安嫔笑着打趣道:“我的苏绣手艺,还不是小时候跟姑母学的?难道姑母没教你?”

昭嫆吐了吐舌头,“我也学过几日,不过总是扎着手指。疼得慌,跟额娘撒了几天娇,额娘就没叫我继续学下去了。”——她可学不来这个,读书写字也就罢了,可那针可是危险玩意儿,一针扎上去,十指连心哪个都疼啊!

安嫔伸手刮了刮她的脸颊:“学绣工,哪儿有不扎手指头的?只看旁人刺绣精湛,却不知十根手指头早已扎烂……到底是姑母疼你。”安嫔艳羡地看着她,眼中是难言的寂寥与悲怆。

“表姐……”比起清若表姐,她的确是太幸运了。满洲著姓大族,自小有父母疼爱呵护,哪怕入宫了,也得到了太皇太后的青眼……而康熙,貌似还算喜欢她的样子。

安嫔笑了笑,“瞧我这张嘴,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她拉了昭嫆的手,一起去榻上坐了,安嫔笑吟吟打量着昭嫆细腻的脸颊,低语道:“我可听说了,昨儿是你侍寝呢。”

瞬间,昭嫆脸蛋臊红,“青天白日的,说这个做什么!”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狭窄的&一起生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所以,&来,也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好找!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代的记&些模糊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可是你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一直到&这个孪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在未来&。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都风韵&跟谁急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