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嫔笑容着道:“宜嫔有了身孕,绿头牌了撤下去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郭络罗贵人要有福气了。”昭嫆听得懂了荣嫔的意思,宜嫔那就自己不能够伺寝了,秉持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自然而然是要多保举她妹妹小郭络罗氏去伺寝的。尼玛,孝昭仁皇后与钮祜禄贵妃、元后与昭嫆听懂了荣嫔的意思,宜嫔既然自己不能侍寝了,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自然是要多举荐她妹妹小郭络罗氏去侍寝的。。...

荣嫔微笑着道:“宜嫔有了身孕,绿头牌已经撤下来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郭络罗贵人要有福了。”

昭嫆听懂了荣嫔的意思,宜嫔既然自己不能侍寝了,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自然是要多举荐她妹妹小郭络罗氏去侍寝的。

尼玛,孝昭仁皇后与钮祜禄贵妃、元后与小赫舍里氏庶妃也就罢了,好歹前头两位皇后都不在人世了。宜嫔跟她妹妹郭贵人,那可真真是姐妹同时共侍一夫啊!!!太那啥啥了!!康熙这癖好,太邪恶了!!!

佟贵妃点头道:“宜嫔一直很照拂郭贵人。”

——郭贵人便是郭络罗贵人的简称,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姓郭呢。昭嫆心底吐槽。

正在此时,景仁宫的首领太监急匆匆跑了进来,噗通磕头,“娘娘,皇上御驾刚刚从景仁宫门口经过!已经停在了延禧宫外!”——延禧宫就在景仁宫西面。

佟贵妃顿时心里发酸,便对荣嫔道:“妹妹快些回去侍奉圣驾吧。”

荣嫔也有些疑惑,怎么皇上又没叫人提前通知?又是这般突兀驾临……上次是因为在景仁宫看过了四阿哥,才顺道想去看三阿哥……这回……荣嫔心中忽然有些明白了。

出了景仁宫门,荣嫔遥遥看着停在延禧宫外的明黄色华盖与紫檀龙舆,忽然停住了脚步。她这一止步,叫昭嫆有些疑惑:“娘娘?”

荣嫔冲她笑了笑,“瞧本宫这记性,竟把帕子落在贵妃那儿了。妹妹先回去侍驾,本宫回去取手帕。”说吧,她飞快扭头,又钻进景仁宫去了……

徒留下昭嫆一个人满头诧异,荣嫔这是怎么了?

白檀也惶惑:“只是条手帕,吩咐个宫人去取就是了,犯得着……”

昭嫆顿时明白了荣嫔的意图,她这是故意做好人呐,“走吧,别耽误了。”荣嫔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了延禧宫了。

延禧宫正殿。

这里是嫔妃迎驾的地方,荣嫔白天也会在这儿教导三阿哥读书,晚上的时候则回后殿正殿歇息。也就说这里本该是荣嫔的客厅。

“皇上万福!”瞧见康熙坐在临窗的罗汉榻上,昭嫆急忙行了大礼。

康熙面带微笑,朝她招手:“过来坐。”

“是。”昭嫆忙起身上前,踩着脚踏,挨着康熙坐在了罗汉榻的条褥上。这可是荣嫔的坐榻,如今她与康熙如此亲昵地坐在一起,着实叫人尴尬。想到荣嫔的贤惠,她愈发觉得不是滋味。若设身处地,换了她,她必然做不到这般贤德。

或许正因为如此,康熙才会看重荣嫔。

康熙伸手握住昭嫆的手,低语问:“在延禧宫住得习惯吗?”

昭嫆低头,温顺地道:“荣嫔娘娘很照拂臣妾。”——幸好皇帝分派她住在延禧宫,若换了别的地儿,哪里能如此安泰?且看乌雅氏和卫氏便可见一斑了。

乌雅贵人在景仁宫,不过是佟贵妃拿来争宠和生子的工具,可乌雅氏照样得小心翼翼奉承着。而卫氏的处境,只怕还不如乌雅氏,惠嫔拿卫氏争宠,还用她处处招摇,无端叫卫氏招惹了无数妒恨。

康熙“唔”了一声,“正因如此,朕才叫你暂住在此。”

“暂住??”昭嫆抬头,疑惑地看着康熙。

他扬着嘴角笑了,抬手抚了抚昭嫆的鬓角,丹凤眸子凝视着昭嫆旗髻上露出一角的如意纹扁方,不由笑意更浓,“嫆儿其实有更多疑惑要问朕吧?”

康熙这话说中了昭嫆心声,她的确有太多疑问。

“臣妾……的确有些不解的地方。明明三藩之乱未定,为什么会突然选秀?八旗秀女佼佼者众多,太皇太后为何会独独中意臣妾?还有……还有皇上……皇上喜欢臣妾吗?”

虽说康熙还是召幸卫氏的次数更多些。可康熙对她也算是极好了。譬如这延禧宫,的确嫌少又比荣嫔更贤惠识趣之人了。

康熙伏在她耳畔,如喃喃般,发出轻语:“比耶姆……比西姆比。”

旁人或许不懂这一段音节,可昭嫆这辈子是学过满语的,所以瞬间就脸红到了耳根子。

比耶姆……比西姆比——这是回答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我……喜欢你。

翻译过来,就是这句。

昭嫆忍不住问:“就因为,三年前的缘故吗?”——那时候说了也没几句话,难道就喜欢上了?

若是因为才学,她也说了,那诗是一个姓郑的先生写。若因为孝,她也坦白,抄经纯粹是为了治额娘的心病,这孝之一字上也是打了折扣的。

康熙道:“于嫆儿而言,进宫前,只见过朕一次罢了。可于朕而言,却不止那一次……”

“诶?”昭嫆满腹疑虑,不止那一次??

康熙一脸神秘的笑容:“今日时辰尚早,朝堂上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嫆儿今日陪朕去校场骑马吧。”

昭嫆眼睛一滞,她是喜欢骑马的……康熙居然知道吗?

景仁宫。

佟贵妃闲闲拨弄着皓腕上的蜜蜡佛珠,眼角瞥了一眼坐在绣墩上安之若素的荣嫔,酸溜溜道:“荣嫔好生贤惠,连本宫都自愧弗如呢!”——若换了她,必定做不到把景仁宫让给乌雅氏与皇上单独亲近。哪怕只有一会儿也不成。

荣嫔笑着道:“什么贤惠不贤惠的,臣妾人老珠黄,若再不识趣些,皇上只怕要嫌恶了。”

佟贵妃神色一愣,一时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就因为马佳氏识趣,皇上纵然不再翻她牌子,但还是时常去延禧宫看望三阿哥……

荣嫔道:“宫中新人不断,若要拈酸,岂非这辈子都要酸个不停?”——这话倒更像是说佟贵妃。

佟贵妃淡淡挑了挑眉梢:“本宫可比不得荣嫔这般贤惠识趣。”

荣嫔暗叹一口气,看样子她的劝解是失败了。

直到底下禀报说,皇上已经带着瓜尔佳贵人离开了延禧宫,佟贵妃便露出驻客之态:“得了,荣嫔得偿所愿,还赖在本宫这儿做什么?”

“是,那臣妾告退了。”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红的样&是不晓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来气呼&嘲笑我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儿,你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 等美人&趣,所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 看一副&我可不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三年前&里喂鱼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