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场的路有些远,乘着肩舆,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宫中仅有这么一个校场,向来是皇帝、皇子们弓马的地方。可大阿哥和太子都还小,因而不常来,故此经常来弓马的,也就仅有康熙了。校场的面积不下一个足球场,马棚里栓了十几匹上好的御马,俱是膘肥体壮、遒劲结校场的面积不下一个足球场,马棚里栓了十几匹上好的御马,俱是膘肥体壮、遒劲结实。。...

校场的路有些远,乘着肩舆,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宫中只有这么一个校场,素来是皇帝、皇子们骑射的地方。可大阿哥和太子都还小,因此不常来,故而时常来骑射的,也就只有康熙了。

校场的面积不下一个足球场,马棚里栓了十几匹上好的御马,俱是膘肥体壮、遒劲结实。

昭嫆特意换了一身干练的骑射装出来,银红的织锦缎服,大有鲜衣怒马之势。

康熙指了指,道:“这些都是蒙古各部进献的宝马良驹,那匹油光水滑的黑马,是朕的黑龙驹。”说吧,马夫便麻溜将黑龙驹牵了上来。

昭嫆细细端量,便道:“这应该是科尔沁部进献的阿巴嘎黑马。”——哪怕只是普通的阿巴嘎黑马也价值百两,若是黑龙驹这等遒劲高壮的,自然是千金不换。

康熙拍了拍修长的马脖子,道:“嫆儿要试一试吗?”

昭嫆忙摇头:“阿巴嘎黑马骨架高大,不适合女子驾驭。”——她这辈子虽然从小注意锻炼,可身高还是没好到哪儿去,估摸着顶多一米六,骑这种马,爬上去太费劲,若是摔下来更惨。

康熙听了,不由哈哈大笑,“不错,朕记得你以前骑的是一匹栗红色的三河马。”

昭嫆脸蛋一黑,康熙到底知道她多少事儿啊?

麻蛋,知道她屁股上有红痣就罢了,那是验身的时候嬷嬷记录的。连她平日骑什么马的都知道,这是监视了她多久啊,怪不得康熙说进宫前见过她不止一次,意思是暗中观察她很多次了?为毛她一点都木有察觉?!

昭嫆又是气恼又是郁闷,便跑去马棚,挑选了一匹雪白色的乌珠穆沁马。这种马,产自锡林郭勒草原,乌珠穆沁马多是棕色、褐色或者枣红,白色的乌珠穆沁马十分罕有。她大哥二哥都喜欢宝马良驹,在这上头花了不少银子,却弄不到一匹乌珠穆沁白马,可在马棚里去足足有四匹这样的马。真想多牵两只回去,大哥一只、二哥一只,至于三哥就免了……

昭嫆给白马喂了饴糖,又抚摸着哄了一会儿,便顺利地骑上了马背。——这马明显是经过精心训练的,否则哪里会这么快被她哄到手?

骑在马背上,一抖马缰绳,白马便矫健地跑了起来。因为是第一次骑乌珠穆沁白马,昭嫆未加鞭挞,适应性地在校场溜了一圈便回来了。

康熙骑在油光水滑的黑龙驹背上,熟稔地驾驭着到了昭嫆面前,问:“如何?”

昭嫆微笑道:“自然比臣妾的小栗子矫健多了。”——小栗子就是从前那匹栗红色的三河马。只见康熙听到“小栗子”三字,也未露疑色,便知道,他连自己的马叫什么都知道……

康熙道:“嫆儿既喜欢,这匹马就予了你。”

昭嫆只得赶忙谢恩:“多谢皇上。”——得了这样一匹漂亮的乌珠穆沁马,她自然是开心的。便扬起马鞭子,在校场飞奔开来。

只不过乌珠穆沁马的脚力,逊色康熙的黑龙驹不少。倒也正常,那黑马腿长,迈出的步子自然大,何况阿巴嘎黑马本就是极其敏捷善奔的良驹。

不一会儿,昭嫆就被甩在后头吃灰了……o(╯□╰)o

被一骑绝尘甩在后头,昭嫆很郁闷,索性怏怏把马骑回马棚,吩咐太监喂些干净草料和水。

不一会儿,黑龙驹吁的一声,停在了昭嫆身旁。

康熙跳下马来,问:“怎么不骑了?以嫆儿的体力,不至于跑两圈就累了。”

你还真了解我……昭嫆腹诽不已,便道:“臣妾不累,只是有些饿了。”

今日一大早就去景仁宫陪着贵妃唠嗑,这会子日头已经老高了。

康熙唔了一声,“那就陪朕回乾清宫用午膳吧。”

皇帝级别的午膳,那自然是要多丰盛有多丰盛,只不过规矩也大,再好吃的菜色,也必须“食不过三”,吃得实在是别扭。

用过了膳,康熙道:“朕要去处理些西南军务。嫆儿随便去哪儿玩儿都使得,只是记得晚上早点回来歇息。”

回来……歇息?意思是今天晚上让她侍寝??

不过这话说得,像是嘱咐自家小孩子似的……

这样的口气真让人不爽!

不过,白天嫔妃的确不便待在乾清宫,这里白天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地方,只有等宫门落钥之后,嫔妃才会被接来侍寝。故而嫔妃白天不得随意靠近,没有皇帝准允,擅闯乾清宫可是一项不小的罪名。

昭嫆应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跑去校场了,上午跟康熙在一块,骑马实在不痛快。如今只有她,才真正可以撒欢儿了。

那匹雪白的乌珠穆沁马,也被喂得肚子饱饱,正该跑两圈消食才对,“小白,咱们溜两圈!”

于是上了马背,甩鞭子便飞奔了起来。

几圈下来,倒是渐渐跟小白熟稔了,速度也提高了不少,只不过——她暗自估算了一下,若是跟康熙一块骑马,她还是只能在后头吃灰……额……

摇摇头,决定不跟他比。于是叫养马太监拿了弓箭上来,昭嫆骑在马背上,拉弓放箭,对面五十步开外的靶子上哆哆哆三支羽箭嗡嗡晃动。

只可惜,射偏了些,大约只有七八环的成绩。在飞奔马背上,想要射中靶心的确是难了些。

正在这时候,后头传来小孩子嘿嘿的笑声,分明是嘲笑的声音!!

昭嫆心中恼怒,回头一瞧,只见是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一身锦缎骑射服,背着箭筒,手里拿着鹿角小弓,一副虎头虎脑的样子。长得倒是讨喜,只不过那一脸嘿嘿窃笑的样子,实在太让人讨厌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大阿哥,这小子,跟他额娘一样,真不讨人喜欢。

昭嫆下了马,便问:“大阿哥这是来练习骑射吗?”

大阿哥不回答她的话,反倒是抬头反问道:“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汗阿玛的新欢吗?”

“新欢?”昭嫆的额头暴起一根青筋,特么滴这是什么称呼?!!可恶的臭小子!

“我是延禧宫的贵人瓜尔佳氏,是你的庶母!!”昭嫆狠狠咬中了“庶母”二字,你个臭小子,给老娘有礼貌点!!

大阿哥撇嘴道:“什么庶母,等你封了嫔,再跟爷摆母嫔的架子吧!!”

你丫的一个小屁孩,还“爷”上了!!昭嫆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康熙家的娃都这么臭屁吗?!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你们俩&也要选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唇红齿&格格都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脑子里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到大,&景好不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不住“&找个比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意大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