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了晾得温温的,那是今秋的雨前龙井,茶汤清透,香气袭人。这样好的贡茶,可比月例茶六安瓜片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茶水在口齿间流转中圆润饱满,其香留齿,细细回味不绝。昭嫆静静地品着,一门心思都在这盏茶上。而佟贵妃,虽手中也捧着茶盏,那一双眼睛黏在康熙帝身上,她茶水在口齿间流转圆润,其香留齿,回味不绝。昭嫆静静品着,一门心思都在这盏茶上。。...

茶水已经晾得温温的,那是今春的雨前龙井,茶汤清透,香气袭人。这样好的贡茶,可比月例茶六安瓜片好了不知多少倍。

茶水在口齿间流转圆润,其香留齿,回味不绝。昭嫆静静品着,一门心思都在这盏茶上。

而佟贵妃,虽手中也捧着茶盏,那一双眼睛黏在康熙身上,她嘴上吩咐道:“快抱四阿哥来给皇上请安。”

昭嫆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雍正,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奶娃娃。四阿哥胤禛是去年十月底出生的,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八个月大而已,既不会说话,更不会走路。请安,自然是乳母抱着跪下磕头:“四阿哥给皇上请安了。”

康熙淡淡“唔”了一声,叫了平身。白胖喜气的乳母连忙抱着白嫩的四阿哥上前去给康熙瞧。昭嫆也忍不住抻着脖子瞅着,四阿哥倒是生得白嫩可人,天气渐热,四阿哥小脸蛋也红彤彤,此刻他正咧着小嘴打哈欠,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康熙瞅了一眼,便道:“最近没精打采的,不如之前活泼了。”

佟贵妃面露紧张之色,她急忙解释道:“最近天热,臣妾又不敢在小孩子房里放太多的冰,所以四阿哥胃口不是太好。”

康熙嗯了一声,似乎对这个解释还算满意,他语气便舒缓了几分:“这么热的天儿,大人尚且胃口不佳,何况是小孩子了。”说罢,康熙转头看着昭嫆:“你最近瞧着清瘦了些。”

被康大老板冷不丁一句关心,叫昭嫆一愣,忙笑着说:“有么?臣妾不觉得。”——宫里饮食油腻,最近天热,谁吃得下那些大鱼大肉?自然只能捡着素菜吃,自然会瘦些。不过昭嫆倒是蛮高兴的,现代的观念,自然是清瘦比丰腴好看。

康熙正色问:“可是延禧宫的掌勺太监不尽心?”

昭嫆忙摇头:“怎么会?皇上方才不是说了,这么热的天儿,大人也会胃口不佳的。”

康熙如此关心昭嫆,倒是把佟贵妃这个正主儿撩在一边儿了。

佟贵妃却维持着极好的仪态,坐姿端正,面带微笑,目色柔和,她柔声道:“瓜尔佳妹妹才刚进宫,一切都得慢慢习惯。”

说着,她“呀”一声,瞅着昭嫆手中空荡荡的茶盏,不禁笑道:“看样子这茶水甚合妹妹口味!”便连忙吩咐身旁宫女:“快给瓜尔佳贵人再上一盏茶。”

昭嫆心想,一道茶迎宾,二道茶可是送客意思的,佟贵妃这……

不过走不走也不是她说了算,只好不去多想,谢了佟贵妃好意,接了那盏新茶,低头慢慢品着。

佟贵妃笑着说:“天儿这么热,宫中姐妹去慈宁宫请了安,大多各回各宫歇息,免得被毒日头晒着。怎么才刚过午,瓜尔佳妹妹不呆在延禧宫凉快?这是跑去哪儿玩了?”

佟贵妃语气很温柔,但话里的意思昭嫆听懂了:你丫不好好呆在自己宫,乱溜达什么?!

昭嫆忙要解释,康大老板便抢先一步开口了:“除了景阳宫,她还能去哪儿?”这话里,带着淡淡的不爽。

昭嫆暗想,看样子不是她的错觉,康熙真的不喜欢她往景阳宫跑。可是,为毛??昭嫆一头雾水,康大老板的大脑是何等古怪的回路……

可佟贵妃心里想却截然不同,康熙语气不爽,佟贵妃当然也能听出来,便忍不住心想,皇上这是怪她针对瓜尔佳氏吗?面色不由紧张了起来,语气更加温柔:“瓜尔佳妹妹与安嫔姐妹情深,臣妾真是羡慕得紧。”

“有什么好羡慕的?!”康大老板一副更加不爽的样子。

佟贵妃懵了,她又哪儿说错了,“皇上……”

就在佟贵妃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四阿哥“哇”一声哭了起来,乳母急忙拍着哄着,道:“贵主子,四阿哥大约是饿了。”

佟贵妃连忙道:“那还不快抱下去喂奶。”

“是。”乳母屈膝一礼,忙抱着四阿哥退了出去。

昭嫆笑着说:“小孩子都这样,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饿。”

听到这话,佟贵妃疑惑了:“你怎么知道四阿哥才刚醒?”

昭嫆微微含笑:“一则这会子刚过午,成人尚且多半会午睡,何况小孩子。二则,四阿哥本就是一副困怏怏的样子。”

康熙听了这话,露出几分兴致:“夏日犯懒而已,未必是刚睡醒。”

昭嫆继续道:“是,方才贵妃娘娘也说了,因暑热,四阿哥近来精神倦怠。可臣妾分明瞧见四阿哥右耳被压出头发的印痕、而且发红,说明方才他一直都是侧着身子睡觉。”

康熙微微错愕:“你倒是看得仔细。”

佟贵妃掩了掩嘴唇,慢条斯理道:“瓜尔佳妹妹好生细心,一点都不像没生养过的嫔妃。”

这话,倒像是讽刺了。

昭嫆这方面的经验,其实是这辈子才有的,她低声道:“臣妾家中有很多小侄儿小侄女,臣妾自小看着他们长大,故而……”——其实主要是从三哥身上得来的经验。三岁前,她跟昭景可是同吃同住,想不了解都难!

康熙端详着她的脸颊,道:“你很喜欢小孩子?”

昭嫆笑着说:“想来没有人会讨厌小孩子吧?”——小孩子或许会调皮些,但起码不会满肚子坏水算计你。你哄他,他便会对你笑,那样的单纯,是成年人身上永远不可能有的。

佟贵妃一双精眸死死盯着昭嫆的笑靥,温温吞吞道:“妹妹如此细心,又有慈心,将来不知会生出怎样可爱的孩子,本宫倒是有些期待呢。”

这种事情,想也知道,佟贵妃不可能期待。昭嫆心底暗暗吐槽。这主儿的演技,也算是登峰造极了,说着如此口不对心的话,却能一副如此认真的模样。

佟贵妃这话,昭嫆只当是反话来听,可康熙却听进了心里,甚是他忍不住照着佟贵妃的那番话去想……到底会是怎样可爱的孩子呢?一时间,神色竟有些飘忽了。

佟贵妃那话不过是说给康熙听,用来展示自己贤惠的话罢了,她哪里会希望昭嫆有所生养呢。便转头温婉一笑,对康熙道:“最近夜里溽热,臣妾的小厨房上正熬着薄荷凉茶,皇上晚上不如陪臣妾用一碗?”

昭嫆心底暗笑,这特么滴不就是约炮么!晚上留下来用凉茶?这个借口倒是蛮不错嘛!约炮居然也能说得这么文雅!

佟贵妃如此百转柔肠,可康大老板却一点也不领情,“朕还要许多政务要处理,待会儿你叫人送去乾清宫就是了。”

佟贵妃不免有些怏怏,只得垂头道:“是。”然后,又殷切地道:“那皇上可一定要记得用。”

康大老板淡淡“嗯”了一声。

熬到傍晚时分,昭嫆与佟贵妃恭送皇帝离开景仁宫。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在未来&。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景当哥&景好不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痛楚,&来气呼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呢!!&,昭嫆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脸对李&漂亮的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李氏虽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 给骂了&。那个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