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贵妃动气,底下宫女太监个个噤若寒蝉,惟独乌雅氏神色波澜不惊,可见她了见惯了这种场面。乌雅贵人忙柔声道:“娘娘犯不上为这点小事生气。”佟贵妃怒瞪乌雅氏几眼:“小事?!她午间但是是在本宫这儿多喝点了盏雨前龙井,皇上便记在了心里!!你可曾见皇上对旁乌雅贵人忙柔声道:“娘娘犯不着为这点小事生气。”。...

佟贵妃动怒,底下宫女太监个个噤若寒蝉,唯独乌雅氏神色平静,可见她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乌雅贵人忙柔声道:“娘娘犯不着为这点小事生气。”

佟贵妃怒瞪乌雅氏一眼:“小事?!她午后不过是在本宫这儿多喝了盏雨前龙井,皇上便记在了心里!!你可曾见皇上对旁人这般上心?!”

乌雅氏垂首道:“不管皇上对谁上心,娘娘您都是最尊贵的贵妃。瓜尔佳贵人再得宠,也越不过您去。”

佟贵妃哼了一声,心中酸怒交加:“如今越不过本宫,难保将来越不过去!她可不是你与卫氏那种出身,将来有了生养,与本宫平起平坐也未尝没有可能!”

乌雅氏心下暗恨,什么叫她与卫氏那种出身?只是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嘴上忙恭维道:“若她真有封贵妃一日,介时您只怕早就是皇贵妃、乃至……”

这话当真戳中佟贵妃心头痒痒处,却急忙喝止:“这种话不许胡说!”佟贵妃嘴上训斥,可脸上的笑容却是遮掩不住的。这一开心,气自然消了大半。

乌雅氏忙道了一声“是”,“嫔妾只是觉得,不管将来有谁,您都是这宫里最尊贵的娘娘。”

佟贵妃听得高兴,可高兴之余,又不禁有些苦涩,“尊贵?本宫就只剩下尊贵了。皇上来景仁宫的次数比从前少了不说,更是许久都没有留宿了。”说着,佟贵妃酸溜溜瞥了乌雅氏一眼,“论起宠爱,本宫还不如你呢!”

乌雅氏心下一紧,急忙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宠爱与尊贵,在这宫里,又有谁是二者兼得呢?娘娘睿智,自然明白孰轻孰重。”

佟贵妃长长叹了口气,“本宫自然懂得,只是心里终究不舒坦。”

乌雅氏心中暗啐:真是得陇望蜀!

良久沉默之后,佟贵妃扫了一眼乌雅贵人的小腹,“都一个半月了吧?”

乌雅氏点了点头,手不禁护在了小腹上。

佟贵妃淡淡道:“西南战事僵持不下,最好是趁着捷报传来,在把你的有孕的事儿禀报皇上。可没想到,竟迟迟等不到捷报。”

乌雅氏小心翼翼道:“娘娘圣明。只不过,大约是臣妾没有那份福气。太医来请平安脉,倒是可以借故推脱,可身孕终究遮掩不了太久。就算遮掩得住,若是太迟禀报,只怕皇上也未必会高兴。”

佟贵妃点了点头:“最晚两个月,哪怕没有捷报,也得禀报上去了。”

乌雅氏温顺地道:“是,嫔妾一切都听娘娘的。”——哪里是乌雅氏听从佟贵妃安排?分明一切都是她一手引导出来的,再加上几句恭维的话罢了。

佟贵妃长长叹了口气,“时辰不早了,你才刚怀上,回偏殿早早歇息吧。”

“是。多谢娘娘体恤。”乌雅氏屈膝一礼,便回景仁宫后殿偏殿歇息了。

乌雅氏走后,佟贵妃换了一身轻薄透气的软烟罗寝衣,顺口问身旁的宫女:“对了,皇上今儿翻的是谁的牌子?”

宫女面皮一紧,期期艾艾道:“回……回娘娘的话,是……是瓜尔佳贵人侍寝。”

佟贵妃脸色骤变,“竟是她?!这个月,都已经第五次了!都快赶上卫氏了!”佟贵妃妒意满腔,忽的,她想起白天,自己当着瓜尔佳氏的面,百般柔肠、盛情邀皇上留下,皇上却毫不留情。一转脸,竟召了瓜尔佳氏去侍寝!!

一瞬间,佟贵妃恼羞成怒,她只觉得成了个大大的笑话!!

“来人!!!马上派人去乾清宫……”

夏夜深沉,乾清宫寝殿中,沉香缭绕,以消溽暑,同时一缸的冰块散发着凉雾,因此寝殿中既凉快又干爽。

哪怕做剧烈运动,出了一身汗,也很快就消了。

昭嫆枕着康熙结实的臂弯,脸上的娇红尚未褪去,宛若熟透的水蜜桃,散发着勾人的香甜。

康熙亲了亲她的脸颊,“朕叫人送去的雨前龙井,嫆儿可喜欢?”

昭嫆柔柔道:“那么好的茶,臣妾当然喜欢。”那两罐茶,够她喝到过年了。不但从佟贵妃手里抢走了今春的雨前龙井,而且……佟贵妃约炮不得,她却被康熙约炮……不晓得那主儿会气成什么样子……

佟贵妃可不是惠嫔,她位份高、手握六宫大权,而且还是康熙的亲表妹。昭嫆可实在不想得罪这位大姐……

正犯愁着,御前的大总管顾问行在寝殿外敲了两记门:“皇上,景仁宫贵妃派身边首领太监前来,说是有急事禀报。”

昭嫆一愣,佟贵妃果然没忍住。

只不过,谁喜欢半夜被人打搅,何况康熙兴致正好,正调着情,打算再跟昭嫆滚一回床单呢,故而立刻脸色有些不愉:“什么急事?!非要时辰来叨扰!!”

顾问行道:“回皇上,赵吉祥说,偏殿的乌雅贵人有喜了!所以贵妃不敢耽搁,急忙叫来禀报皇上。”

“有喜了?”昭嫆惊讶地发出声来,乌雅氏这段日子不见人影,合着不是身子不舒坦,原来是怀上了!!这应该是数字军团中的老六了吧?!她倒是差点忽略了这回事儿了。

比起昭嫆的惊讶,康熙这个当爹反而要平静得多,“知道了!”

顾问行又忙请示:“皇上可要去景仁宫瞧瞧?”

康熙冷哼了一声,扬声道:“这有什么好瞧的!叫贵妃好生照应的,朕改日再去。”

“嗻!”

康大老板如此岿然不动……

佟贵妃翘墙角失败。

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大半夜,谁喜欢起来折腾?皇帝也是有床气的。

昭嫆轻声道:“乌雅贵人倒是个有福气的。”——新人进宫,乌雅氏难免被分薄了宠爱,侍寝的次数比从前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乌雅贵人却能抢先新人一步怀了身孕。可见有些人,就是易孕的体质!想想乌雅氏这辈子生出的孩子数量,那可是荣嫔那个级别的!!

康熙不禁笑了,他伸手将昭嫆揽入怀中,“嫆儿这般羡慕,也想给朕生个阿哥吗?”

昭嫆不由燥红了脸,羞得半句话也说不出。

康熙看着她如此可爱的红脸蛋,不由哈哈大笑。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过来的&她,而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脸对李&我可不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他他拉&。昭景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得会便&家臭小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让她无&比讨厌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景果然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半个时&嫂子,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