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昭嫆从乾清宫回延禧宫,便听底下奴才禀告说,乌雅贵人的身孕居然了有一个十天了!昭嫆难免会觉得惊异,“一向早产便能诊断身孕,怎的竟一个十天才……”——宫中先请平安健康脉的规矩就算位份再低,最起码十日一请平安健康脉,倘若嫔位以上则十日一请,倘若中宫照这个频率,乌雅氏的身孕早该爆出了才对。如此可见,佟贵妃有意隐瞒此事。。...

翌日,昭嫆从乾清宫回到延禧宫,便听底下奴才禀报说,乌雅贵人的身孕竟然已经有一个半月了!

昭嫆不免觉得讶异,“向来足月便能确诊身孕,怎的竟一个半月才……”

——宫中有请平安脉的规矩哪怕位份再低,起码十日一请平安脉,若是嫔位以上则五日一请,若是中宫与太后、太皇太后那种级别,更要三日一请脉。

照这个频率,乌雅氏的身孕早该爆出了才对。如此可见,佟贵妃有意隐瞒此事。

荣嫔嗤嗤笑了:“才一个半月而已,我还以为会瞒得更久些呢。”

张庶妃手里摇着团扇,语带嘲讽:“眼下战事经久不克,可不是道出乌雅氏有孕的好时机。佟贵妃娘娘这是酸劲儿上来了,也不管不顾了。”

说着,张庶妃笑着端详着昭嫆娇嫩的脸蛋,不由低低笑了起来:“可惜报上去有孕又如何?皇上昨夜还是没去瞧。”

张庶妃见到佟贵妃吃瘪,自是欢喜得紧。

昭嫆却是愁眉苦脸,“这下子,佟贵妃必定怨恨于我。”

荣嫔含笑道:“妹妹你正得宠,倒也不必如此忧虑。”

昭嫆勉强笑了笑,佟贵妃的确要顾忌她的得宠,只是心里怕是恨极了她了。天可怜见,她真不想招惹佟贵妃,全都是康熙惹出来的事儿好不好呀?凭什么后果要她来背负?真特么太不公平了!

惠嫔那头才消停,她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宫里的日子,大概永远也安生不了了。

接下来,昭嫆的月事驾临,她无比庆幸自己竟然没中招!!康熙可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种、马皇帝,其射门技术可谓超凡级别。

如今康熙又正当盛年,播种能力也是一生中的巅峰,君不见宜嫔、乌雅贵人都怀上了吗?在之后的几年里,五六七八九十,一个个蹦出来,诞生得十分密集。

真是阿米豆腐,佛祖保佑!

月事这几日,昭嫆索性不出门,安安静静留在延禧宫猫着。

她一下子四五日不能侍寝,乌雅贵人又怀上了身孕,自然是卫氏多蒙召幸,其次便是袁贵人、郭贵人等人。

等到身上净了,便是六月二十五了,逢五逢十的日子,嫔妃们扎堆去慈宁宫给老太太请安,陪老太太唠嗑。

一下子两个嫔妃有孕,宜嫔已经显怀,愈发富态喜气,而乌雅氏刚刚有孕,亦是满脸母性的温柔。太皇太后打量着这两个嫔妃,心情似乎也极好,她和蔼地关心宜嫔:“宜嫔最近还孕吐吗?”

宜嫔笑着说:“说来也瞧,前儿还吐得厉害。打昨日起,竟也不吐了,反倒是胃口涨了不少。”

太皇太后笑着点了点头:“过了头三个月算是稳当了。”说着,太皇太后又看了一眼佟贵妃:“乌雅氏胎相还不稳,你可得上心些。”

佟贵妃眼底滑过一丝异色,脸色却无比温柔:“是。”又笑着道:“乌雅贵人已经是第二胎了,不比宜嫔初次有孕,太医也说胎相甚是安稳。”

太皇太后淡淡“嗯”了一声,显然太皇太后对乌雅氏这一胎不及宜嫔的上心。

佟贵妃低头抿了一口茶,又忽的道:“臣妾记得,惠嫔闭门思过也快两个月了。臣妾瞧着惠嫔已经真心知错改过,不如就放她出来吧。”

昭嫆听得一愣,要知道佟贵妃与惠嫔之间并不和睦,她怎的如此好心竟替惠嫔说话?旋即,她明白了,佟贵妃此举意在针对她呀……

太皇太后踟蹰片刻,叹着气:“胤褆那孩子也来求了哀家好几次了,只是……”

佟贵妃扬唇一笑,将目光转向了昭嫆:“当初的也不过是件小事,瓜尔佳贵人应该没有记恨惠嫔吧?”

被强行接盘,昭嫆心里自然不忿,面上却是一副温顺模样,“贵妃娘娘说笑了,若非娘娘提起,臣妾都忘了那件事了呢。”

佟贵妃笑着点了点头:“妹妹如此通情达理,真是叫本宫欣慰。”

欣慰你奶奶个嘴!!!

昭嫆心里爆了粗口,她却转头看了宜嫔一眼,果然宜嫔眉梢颦蹙,显然有些不高兴了,昭嫆便道:“臣妾倒是无关紧要,只是——当初的事儿,到底吓着宜嫔姐姐了。”

太皇太后便将目光转向宜嫔:“你觉得如何?”

宜嫔忙起身道:“惠嫔也并非有意针对臣妾,臣妾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昭嫆暗叹了一口气,毕竟惠嫔是大阿哥生母,宜嫔也不能揪着不放,说到底,她也没伤着。能将惠嫔禁足两月,已经很难得了。其实太皇太后早就心软了,大阿哥求情多次,太皇太后未立刻准允,只是顾忌宜嫔的身孕罢了。

太皇太后露出满意的笑容:“既如此,便解了惠嫔的禁足。绿头牌也叫敬事房挂上去吧。”

慈宁宫中,一派其乐融融。

佟贵妃笑靥灿烂,“本宫记得,这几个月,瓜尔佳贵人承宠不少。怎的到现在还没有喜讯?”

昭嫆垂眸道:“臣妾的确不及乌雅贵人福泽深厚。”

乌雅贵人听了这话,自然不敢接,她急忙道:“瓜尔佳贵人才刚进宫,来日方长,福气还在后头呢。”

昭嫆心道,这乌雅氏可比佟贵妃会做人多了。怪不得后来能以宫女的出身,却能稳居四妃之位。

佟贵妃有些不悦,便回头瞪了乌雅氏一眼。显然是怪乌雅氏竟反过来恭维昭嫆。

乌雅氏慌忙低下头,再不敢多言。

这就是寄人篱下的苦楚啊……比起乌雅氏,她在荣嫔手底下,就要幸运多了。这点还真的感谢康熙……说到康熙,她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康熙似乎说过,她只是暂住延禧宫……

心里正想着,底下便禀报说,皇帝驾到。

一瞬间,满殿嫔妃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三分娇媚、七分温柔,个个眼波柔柔,满含期许。嫔妃们个个巴不得来慈宁宫请安,一则是巴结太皇太后,二则就是盼着能在这儿碰见皇帝了。此刻期盼实现,如何能不欢喜呢?

在无数秋天菠菜之下,康熙大步走入殿中,两侧嫔妃齐齐屈膝请安。

康熙也忙给太皇太后打了个千儿:“给皇玛嬷请安。”

太皇太后笑着道:“今儿怎么下朝这么早?”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三个哥&眼桃腮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儿,她&做一回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之时,&经娶了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三岁摔&?反倒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