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见状坐在一旁的紫檀木扶手椅上,苏麻喇姑立马奉上一盏茶,康熙端着茶水抿了一口,这才笑着说:“西南传来捷报,孙儿特地来禀报皇玛嬷一声。”太皇太后笑呵呵抚了抚苍苍鬓角,“确实是很难得的喜讯,只但是朝堂的事儿皇帝自己拿捏得当是了,本宫安心。”康熙似太皇太后笑呵呵抚了抚苍苍鬓角,“的确是难得的喜讯,只不过朝堂的事儿皇帝自己拿捏就是了,哀家放心。”。...

康熙上前坐在一旁的紫檀木扶手椅上,苏麻喇姑立刻奉上一盏茶,康熙端着茶水抿了一口,这才笑着说:“西南传来捷报,孙儿特意来禀报皇玛嬷一声。”

太皇太后笑呵呵抚了抚苍苍鬓角,“的确是难得的喜讯,只不过朝堂的事儿皇帝自己拿捏就是了,哀家放心。”

康熙似乎很满意太皇太后不插手政务的态度,神色间笑意更浓,他道:“也不只是前朝之事。数日前,乌雅氏才有了身孕,一转眼便要喜讯传来,可见她这一胎怀得祥瑞。”

这话一出,宜嫔忍不住满脸酸意,别的嫔妃心里也忍不住酸溜溜的。乌雅氏一个小小贵人,两次有孕,第一次就一举得男生了四阿哥,这回竟赶上捷报,还没皇上视为祥瑞,怎能叫她们心里不妒忌呢?连太皇太后的老脸都瞬间敛了大半笑容。

乌雅氏谦顺地道:“这都是皇上运筹帷幄,臣妾怎敢贪天之功?”

见乌雅氏如此乖觉,太皇太后也舒缓了面色,“你倒是懂规矩的。”

康熙笑意慢慢,她打量着乌雅氏,关切道:“如今天儿正热,你怀着身孕,自然格外辛苦。”

乌雅氏柔声道:“有贵妃娘娘照顾,臣妾很好。”

佟贵妃脸上的酸意这才平复了几分,“皇上请放心,乌雅贵人胎相稳当,必定能生个健康的小阿哥。”

康熙满意地点头,又对太皇太后道:“皇玛嬷,乌雅氏素来温婉守礼,如今又有了身孕,朕想着,该晋一晋她的位份了。”

太皇太后老脸一僵,满座嫔妃亦满面惊色。两大贵妃自是不必多说,哪怕乌雅氏是景仁宫的嫔妃,佟贵妃脸色也有些维持不住了。

挺着肚子的宜嫔更是咬着自己的嘴唇,怒容难掩,以宜嫔的出身,乌雅贵人再晋封便是嫔位了,宜嫔如何肯与包衣出身的乌雅氏平起平坐?可这种事,又哪里轮得到她置喙?宜嫔也只能盼着太皇太后劝阻康熙。

还有敬嫔、僖嫔二人亦脸色不佳。反倒是荣嫔最有涵养,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昭嫆却并不觉得意外,乌雅氏封德嫔,大概就是今年了吧?毕竟她可要跟惠嫔、荣嫔、宜嫔一块封妃的人,位份自然要撵上来了。

永寿宫贵妃钮祜禄氏最先沉不住,她起身道:“皇上,本朝还从没有包衣封嫔的先例!”

康熙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朕与太皇太后说话,你插什么嘴!”

如此当着这么多的人遭受呵斥,钮祜禄氏可谓是颜面全无,她顿时脸都涨红了。

佟贵妃见状,便小心翼翼道:“乌雅贵人有诞育皇嗣之功,自然当得起嫔位,只是她如何才有孕,若是行册封礼,怕是太过劳累,不如待她生了阿哥,皇上再加封不迟呀。”——佟贵妃满口说等生了阿哥,心里存着便是万一生的是个公主,自然晋封不得。

康熙淡淡道:“又不是立刻要行册封礼,内务府筹备着,怎么也得三四个月,倒时候胎相也稳固了。何况只是封嫔,也算不得多繁琐劳累。”说罢,康熙看着自己的祖母:“皇玛嬷以为如何?”

太皇太后轻轻一呻,“皇帝顾虑得如此周全,看样子是心意已决了。”

康熙笑了:“还是皇玛嬷了解孙儿。”

太皇太后忍不住多看了乌雅氏两眼,感受到如此异样的目光,乌雅氏心中恐慌,连忙低下头去,她张了张嘴,终究说不出推辞的话。封嫔,她何尝不想?她如何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若错过了,这辈子还指不定能否有下一次呢!

太皇太后长叹了一口气:“予她嫔位,倒也无不可!”

听得这话,乌雅氏心中惊喜万分,她急忙屈膝:“多谢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却连看都不看乌雅氏一眼,话锋一转道:“只不过,两年前,七嫔同册,如今皇帝是要单独给她行册封礼吗?”

康熙露出几分犹豫之色:“这……”——本朝没有单独行册封礼的先例呢。

太皇太后微微一笑:“如今有资格封嫔的,也不止乌雅氏一人。瓜尔佳贵人,皇帝不是一直很中意吗?”

昭嫆瞬间呆住了,她?!

这下子,不止是康熙转头看着她,再坐所有嫔妃的目光都转向了她。人人心中都是复杂了,宜嫔、僖嫔、敬嫔等人都料到昭嫆会有封嫔的一日,但却没想到竟这么快!!

最受不了的便是佟贵妃了,她满腹酸涩,忍不住道:“瓜尔佳贵人才刚进宫,资历上着实……”

太皇太后露出几分不悦之色,当即斥道:“你封贵妃的时候,资历难道就深厚了?!”

佟贵妃瞬间哑口无言了。

钮祜禄氏见佟贵妃被训斥,顿时心里平衡了,她心道:我不讨皇上欢心,你更不得太皇太后喜爱!钮祜禄氏忙笑着附和道:“可不是么,宫中嫔妃册封,第一看的是家世门第!瓜尔佳贵人出身著姓大族,又是伯府嫡女,自然当得起嫔主之位。”

太皇太后满意地笑了,便对康熙道:“既如此,便这么定下吧。”

康熙点了点头:“也好。朕回头吩咐内务府拟定封号。”

太皇太后和皇帝既然已经敲定,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一时间,嫔妃们忙笑着贺喜昭嫆与乌雅贵人,又是一片姐妹亲近和睦的场景。

昭嫆站在荣嫔身后,一时间心中颇为感慨。

她入宫才几个月,竟也能封嫔了?!

荣嫔回首冲她微笑着,昭嫆也忙微笑以对。却忽然感觉到康熙的目光是扫向她的,不由心中一怔。

方才,明显是康熙要抬举乌雅氏,而太皇太后顺手抬了她上位。可她怎么觉得,一切都那么巧??

佟贵妃腹中酸得翻江倒海,便笑咯咯道:“瓜尔佳贵人才在延禧宫住了没多久,就要与主位荣嫔平起平坐了。”

佟贵妃这话意在挑拨,可荣嫔是见惯了宫中是非之人,岂会中了她的挑拨计,便淡淡道:“以瓜尔佳妹妹的出身,必定会有今日。臣妾并不觉得奇怪。”说着,她扫了一眼佟贵妃身后的乌雅氏,“说来,还是乌雅氏有福气。景仁宫又要添丁了!”

佟贵妃脸色一僵。

荣嫔又忙笑着摆手道:“差点你忘了,乌雅妹妹要封嫔了,用不了多久就该挪出景仁宫了。若要添丁,也是添在旁处了。”

听了这话,乌雅氏又是高兴,又是惆怅。高兴的是,自己终于有资格居一宫主位,惆怅的是……以后便不能常常见到四阿哥了。

佟贵妃气得咬碎了银牙。

昭嫆暗道,这位贵妃还真不是个好相与,倒是难为乌雅氏了。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很长时&面前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是从小&照顾昭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瓜尔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生女人&真是极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 都是用&笑他。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