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宫。荣嫔上下打量着昭嫆柔嫩更年轻的面庞,一时之间感叹颇多,她做了近二十年庶妃,才捱到嫔位,而瓜尔佳贵人才入宫半月,竟也要封嫔了。“本宫一大早就明白,你在延禧宫的日子会太久。而已没想起会这么快。”荣嫔满是感叹道。昭嫆忙道:“封嫔不见得会做一宫嫔主。譬荣嫔打量着昭嫆娇嫩年轻的面庞,一时感慨颇多,她做了近十年庶妃,才熬到嫔位,而瓜尔佳贵人才入宫两月,竟也要封嫔了。。...

延禧宫。

荣嫔打量着昭嫆娇嫩年轻的面庞,一时感慨颇多,她做了近十年庶妃,才熬到嫔位,而瓜尔佳贵人才入宫两月,竟也要封嫔了。

“本宫一早就知道,你在延禧宫的日子不会太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荣嫔满是感慨地道。

昭嫆忙道:“封嫔未必会做一宫嫔主。譬如端嫔,不也住在景阳宫偏殿吗?”

荣嫔笑着道:“她如何能跟你比?何况如今宫里空着的殿宇不少,光咱们东六宫就有永和宫、钟粹宫都空着正殿呢。本宫瞧着,皇上不会委屈了你。”

“臣妾不过是沾了乌雅贵人的光。”昭嫆垂首道。

荣嫔抚了抚袖口上的褶皱,语气清幽得若有若无,“嗯,看上去似乎是这样吧……”

什么叫“似乎是这样”?!

两日后的傍晚,敬事房来接她去乾清宫侍寝。

照旧鸾轿停靠在乾清宫后殿,掀开鸾轿,只见晚霞映照着金灿灿的琉璃瓦,宛若镀上了一层紫金色,格外富丽堂皇。

径直进殿,便见康熙盘腿正坐在东暖阁的盘龙缎条褥上,一旁的炕几上放着一本银红封皮的折子,他正看得入神。

昭嫆忙屈膝见了大礼,“给皇上请安。”

康熙见是她,顿时笑着招手,“嫆儿过来瞧瞧,这几个封号,你喜欢哪个?”

原来是底下拟定的封号已经呈了上来,昭嫆也不免好奇,忙快步走上前去,只见奏折里只写了三个字:德、成、良。

诶?这仨字都有主了好不好呀?!

“德”字不必说,“良”字是卫氏的,至于那个“成”、……她依稀记得康熙有个成嫔,只是不晓得何时才会冒出来。

昭嫆面色微囧,“字都是好意头。”

康熙道:“朕觉得这个‘良’字不错,给你做封号倒是合宜。”

昭嫆黑线,她才不想当良嫔呢!!只得急忙搜肠刮肚,想办法回绝。

片刻后,昭嫆垂首道:“古时夫妻互称良人,皇上若给臣妾选了这个字,只怕……底下不知要有多少非议了。”——“良”这个字的确好极了,可正因为太好了,因此必定会招惹太多妒忌。

康熙微露遗憾之色,“是朕考虑不周了……”说罢,他又看了一眼另两个字,“其次便是这个‘德’,虽然也是褒扬品行的,只是难免有些生硬。”

蹙眉思忖了半晌,康熙忽的眼前一亮,便拿起玉管狼毫,蘸饱了墨汁,在那折子上写下了一个新字。

“佳?”昭嫆顺嘴就念了出来。佳人的佳,也是瓜尔佳氏的佳……还是……她上辈子的名字——石佳佳。倒是有些怀念呢。

康熙见昭嫆神往,便笑着揽她入怀中,“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佳’字既可指容颜姣好,又可赞品性上乘。”说罢,他又贴在昭嫆耳畔呢喃:“还有‘佳偶天成’这个词儿呢。”

佳偶,亦是指夫妻啊。只不过寻常人应该不会往这上头想。昭嫆倒是略安心了几分。

康熙粗粝的指肚挂着昭嫆的娇嫩的掌心,一下下,磨得人有些痒痒。只听康熙低声道:“惠嫔的事儿……”他踟蹰片刻,方才继续道:“她若敢欺负你,你只管来跟朕说。朕……自会护着你。”

昭嫆垂眸,惠嫔被放出来也有几日了……绿头牌虽也挂上去了,但康熙并未翻过她的牌子,亦跟从前一样,再未涉足承乾宫。想来一时半会儿,惠嫔还不敢造次。

“惠嫔没有再寻臣妾麻烦,想来是想开了。”——但愿她是真的想开了,而不是私底下憋着什么坏水。

康熙点了点头,“对了,永和宫嫆儿可喜欢?”

昭嫆心下一喜,看样子封嫔后,她的确要搬出延禧宫了。虽然主位荣嫔对她很好,但能做一宫主位当然更好,只不过那永和宫……她依稀记得,永和宫是孝恭仁太后乌雅氏做妃子时候居住的寝宫。

昭嫆低声道:“永和宫紧挨着承乾宫。”承乾宫是惠嫔的寝宫……

康熙一愣,“那就钟粹宫吧,只是离朕远了些……”

昭嫆露出温婉的笑靥:“心若近,哪里都不算远。”

这话大是叫康熙心暖,一双丹凤眸顿时笑意飞扬,“嫆儿说得对,咱们心近!”

如此,便不再多言,便执了昭嫆的手,一起往里头内寝殿而去了。

这个夜,还长着呢。

翌日,康熙便下了旨意,晋贵人瓜尔佳氏为佳嫔,贵人乌雅氏为德嫔,并命钦天监择册封吉日。又赐德嫔居永和宫,佳嫔居钟萃宫。

如此,便只等着底下拾掇好新的宫苑,选个良辰吉日,便可挪宫了。如此既册位份,又赏赐新宫苑为主位,当真叫佟贵妃酸得不行。

某日清晨,恰巧在御花园与清若表姐一起散步消食,便碰见了佟贵妃与新晋为德嫔的乌雅氏。佟贵妃见昭嫆与安嫔笑语热络的欢欣模样,心下愈发不舒服,便酸溜溜道:“皇上真是有心,钟粹宫东边就是景阳宫,以后佳嫔和安嫔走动便要方便多了。”

昭嫆虽未行册封礼,但圣旨已下,佟贵妃自然不敢跟皇帝唱反调,故而也称呼她“佳嫔”。

昭嫆忙微笑道:“皇上给德嫔姐姐择了永和宫之后,东六宫剩下的自然就只有钟粹宫了。”

德嫔如今虽不显怀,人已经丰腴了几分,一派温敦慈婉的气度,德嫔温婉一笑,细语道:“钟粹宫也极好,皇上思虑周全。”

昭嫆笑着问乌雅氏:“德嫔姐姐打算何时挪宫?”——她的东西已经搬迁得差不多了,明日起便要住进钟粹宫正殿了。却未听闻德嫔有什么动静。

德嫔笑着说:“贵妃娘娘关怀,特许我胎满三个月再挪宫。”

佟贵妃翘起唇角,淡淡一笑,“头三个月是最打紧的,自然禁不起折腾。”

昭嫆暗忖,佟贵妃何时这般好心了?分明是担心德嫔走了,康熙就更少去景仁宫了。如今德嫔怀着身孕,康熙总要时常去瞧瞧。

只是昭嫆也不好戳破,便道:“景仁宫离着皇上的乾清宫最近,皇上去探望姐姐,想来也便宜。”——这话,倒是像德嫔沾了佟贵妃的光似的。

佟贵妃抿了抿唇角,笑道:“佳嫔倒是愈发会说话了。”说罢,她转头瞥了一眼御花园西侧的钟粹宫,笑道:“虽说是挪宫,但本宫瞧着,佳嫔倒是很悠闲。”

昭嫆不解佟贵妃为何如此说,只得道:“一切都有荣嫔姐姐费心,臣妾自然得空不少。”——其实荣嫔也不忙碌,只不过是按部就班吩咐底下办差罢了,至于拾掇钟粹宫的事儿,自有内务府操办。因她新人得宠,内务府也上杆子得紧。这不,才几日功夫,就钟粹宫就拾掇好了。

佟贵妃笑了:“既然得空就好!再过些日子就是中元节祭礼,本宫少不得要去宝华殿祭奠姑母孝康太后。不知佳嫔也愿为本宫抄录一部法华经,到时候也可进献给孝康太后。”

孝康太后,康熙的生母孝康章皇后。在康熙十岁那年就去世了。算起来,的确是佟贵妃嫡亲的姑母,她自然有资格去祭奠。

可是……如今已经是六月底,距离七月十五中元节也不过半月有余光景。而一整部法华经足足二十八品八万余字,而且还得用楷体小字,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就,时间也未免也太紧迫了些!

见她半晌不回话,佟贵妃立刻把脸撂了下来,语气也高了几度:“怎么?!佳嫔得皇上厚爱,却不愿为孝康太后尽一份心吗?!!”话说到最后,佟贵妃已然是疾言厉色,颇为冷厉。

如此罪责压下来,昭嫆如何敢承受?若她不肯抄,便是对孝康太后不孝,这话若是传到康熙耳中,只怕也会不悦……

昭嫆叹了口气,只得道:“是,臣妾尽心去抄录便是。”——只好日夜赶工了,好在法华经她熟悉,从前也抄录过,也还算顺手。

见她屈服,佟贵妃得意地笑了。

安嫔见状,忙笑着道:“贵妃娘娘,臣妾近来也清闲,也想为孝康太后尽尽心,不如臣妾帮着佳嫔一块抄录吧。”

听了这话,昭嫆不禁感动,若是两人抄,便是减了一半负担,便轻松多了。

佟贵妃焉能叫安嫔得逞,便冷笑道:“本宫叫佳嫔抄录,是看中她字字娟秀。至于安嫔你的字,就算了吧!”——这话,分明是嫌弃安嫔的字写得不好。

昭嫆不禁皱眉,其实表姐的字写得不错,佟贵妃如此挑刺,根本是故意针对她,是想让她昼夜无息啊!!

唉,惠嫔自放出来,因恩宠大不如前,倒是没敢寻她麻烦。没想到佟贵妃竟亲自动手了!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少给昭&景擦鼻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也到了&唇红齿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降生的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的确不&”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在她强&记忆,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通告全&,后来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一副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心里&,一定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对于自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