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十七年七月初一,黄道带吉日,宜整体搬迁。天气也甚是晴朗天气,趁着早上清爽自然怡人,昭嫆便去延禧宫正殿拜别了荣嫔,搬去钟粹宫。钟粹宫正殿亦是面阔五间,正殿明间打开门,殿宇华美高阔,竟丝毫不逊色延禧宫。钟粹宫中嫔妃不多,除了她这个刚走马上任的主位之位,还钟粹宫正殿亦是面阔五间,正殿明间开门,殿宇华丽高阔,竟丝毫不逊色延禧宫。。...

康熙十八年七月初一,黄道吉日,宜搬迁。天气也甚是晴好,趁着早晨清爽宜人,昭嫆便去延禧宫正殿辞别了荣嫔,搬去钟粹宫。

钟粹宫正殿亦是面阔五间,正殿明间开门,殿宇华丽高阔,竟丝毫不逊色延禧宫。

钟粹宫中嫔妃不多,除了她这个刚刚走马上任的主位之位,还有三个嫔妃:通贵人、刘庶妃和伊常在。

通贵人和刘庶妃都是旧人了,年岁比荣嫔也年轻不了几岁。其中通贵人早年曾生养过万黼、胤禶两位皇子,只可惜早些年皇子夭折甚多,通贵人的两孩子也都年幼夭亡,因此未能列入齿序。至于刘庶妃,只是个无子无宠的老嫔妃,性子也是沉默寡言的。

最后一位伊常在——她并不姓伊,而是姓伊雅氏,隶属满军旗下五旗,也是今年选秀被选入宫的嫔妃之一。

伊常在年才十五,正是年轻娇媚的年纪,只可惜前有卫氏国色动人,后有她与袁贵人新人得宠,因此伊常在虽然娇媚可人,但并不得宠,一个月也就侍寝一两回罢了。

昭嫆入住钟粹宫,三个位低嫔妃急急赶来来正殿请安。

“臣妾给佳嫔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通贵人、刘庶妃、伊常在齐齐屈膝见了万福礼。

昭嫆笑了道了免礼,“本宫初来乍到,一切还不熟悉。”又打量着通贵人,很是和气地询问:“通贵人在钟粹宫已经住了不少年了吧?”

——通贵人姓纳喇氏,跟惠嫔一个姓氏,只不过跟惠嫔纳喇氏八竿子打不着。通贵人虽是满人,但父兄官职卑微,出身也只比宫女好一点罢了,故而性子很是温敦的样子,瞧着是好相与的。

通贵人轻声道:“回娘娘的话,嫔妾是康熙九年入宫的,在钟粹宫住了已经有九个年头了。”

昭嫆点了点头:“那的确是很久了。你应该是住在东配殿吧?”——素来东配殿居比西配殿尊贵些,以通贵人的位份好疑问是住东边的。

通贵人点头:“嫔妾与刘妹妹一起住在东配殿中。”

昭嫆满腹疑惑:“怎的刘庶妃跟你挤在一起?”——配殿都是面阔三间的规格,一个明间两个次间,虽说次间都可充作卧室,可以住两个嫔妃。但通贵人的位份,应该不需要跟别的嫔妃挤在一块儿呀。

通贵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只道:“刘庶妃搬去嫔妾屋里,已经有三个月了。”

昭嫆一愣,新人入宫不正好是三个月吗?那时候,伊常在也刚刚住进钟粹宫,然后刘庶妃就搬去跟通贵人住了……呵呵,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昭嫆便淡淡睨了伊常在一眼:“后殿两侧不也有配殿吗?”——你闲得蛋疼抢刘庶妃的屋子干什么?

伊常在却无半分羞愧之色,反倒笑吟吟说:“后殿哪里及得上前殿宽敞呢?”

是了,后殿的规格的确比前殿逊色一筹,无论宽度还是深进,都要小一些。若是后殿的正殿还好些,可偏殿……的确狭窄了些。而且前殿区域花园宽敞,出入也方便些。

可无论前殿的正殿还是后殿正殿,那都得是嫔位以上才有资格住,伊常在自然没胆子僭越,而通贵人位份又比她高,所以她就去抢刘庶妃的西配殿了。

捡着软柿子捏,心眼儿还真不少啊!!

自己宫里,有这么个惹事精,看样子有得她烦心了。

“本宫明白了。”昭嫆扬了扬眉梢,看着沉默寡言的刘氏,便问她:“刘庶妃喜欢喝六安瓜片吗?”

刘庶妃先是一愣,才回话:“自然喜欢。”——从前都是通贵人分了月例茶给她喝,可贵人的月例茶本就不多,一个人喝还够,两个人喝就有些紧巴了。

昭嫆点了点头:“本宫不太喜欢六安茶的气味,以后本宫月例的六安茶就给你得了。”——跟雨前龙井比起来,六安茶自然逊色不少。反正她也不缺茶喝,索性给刘庶妃得了。毕竟以后是自己宫里人,总部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却不伸手吧?

刘庶妃一脸受宠若惊,她急忙道:“多谢娘娘厚爱。”

伊常在小脸蛋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她噘嘴道:“娘娘,月例茶要贵人才有,嫔妾……也没有月例茶喝呢。”

昭嫆笑着挑眉:“这个本宫当然知道!”

这意思很明显: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给你!气死你!

看着昭嫆笑靥,伊常在顿时气坏了,小脸蛋都青了。

通贵人笑着说:“从前钟粹宫一直没有主位,打今儿起有有了娘娘,当真是嫔妾等人的福气。”

此刻,通贵人终于安心了,佳嫔这般得宠,又肯照拂名不见经传的刘庶妃,有这样一个主位,以后的日子便好过多了。

通贵人如此奉承,昭嫆心里很是舒坦,可伊常在却撇了撇嘴,仿佛在嫌恶通贵人的巴结讨好之态。

昭嫆索性无视伊常在的存在,含笑打量着自己的殿宇,对通贵人道:“这钟粹宫瞧着干净整齐,装饰得也很不错。”

通贵人道:“那是因为娘娘要搬进来,所以内务府特意重拾掇了。殿檐的苏式彩绘是重新绘的,墙壁是重新粉饰。地毯、帘帐也都是刚刚换新的。另外,这正殿中的家具摆设也着意添了许多呢。”

昭嫆暗道,怪不得,她觉得正殿里不少家具摆设都很崭新,原来是全新的呀。伸手抚了抚旁边剔红高几上的太平有象摆件,竟是整块的青白玉雕琢而成,虽不及白玉金贵,但这么大块的玉也着实价值不菲,何况一左一右各有一只,这可是成对的。

看样子得宠就是格外有好处啊。

光这一对“太平有象”就价值千金。她记得荣嫔那儿也有一对太平有象,只不过只是珐琅彩的。

所谓“太平有象”,就是一只象背上背着个瓶子,象是“吉祥”之意,瓶便是“太平”,其次大象本来就是强壮、长寿、聪慧的化身,因此在许多宫里都有这样的摆件。

其次她身后的大座屏亦是崭新的,那是南海黄花梨木雕琢而成的,上头用螺钿嵌出一副富贵牡丹图,螺钿的色泽清雅,如此一来,倒是比彩绘的绚丽要入眼得多。

此处是钟粹宫正殿的正间,殿门敞开,殿外的暖风和着莲花的清香铺面而来。——就在正殿外的月台上,有两只青花瓷大缸,缸中栽植睡莲,如今盛暑季节,睡莲却开得极好,其香也沁人心脾。

絮叨几句,昭嫆正打算慢慢欣赏自己的新宫苑,便开口想叫通贵人三人退下。却在此时,外头传来太监尖细的高呼声:“皇上驾到——”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把他六&的囧事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景像极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气急败&“不许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昭景,&一直以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娘,三&三哥还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过囧。&反衬成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