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是个雷雨天,自然而然会有外人串门子,正好也可以安安静静抄书。清若表姐也一大清早就来了,白檀在书房里点上提神提神醒脑提神醒脑的薄荷香,素英端了两盏名目的菊花枸杞茶。喝了茶,便动工了。如此闭门谢客抄书,貌似很难得轻闲。始终到初六,康熙没再去过,初三到初五夜,召幸的分清若表姐也一大早就来了,白檀在书房里点上提神醒脑的薄荷香,素英端了两盏名目的菊花枸杞茶。喝了茶,便开工了。。...

翌日是个雷雨天,自然不会有外人串门,正好可以安安静静抄书。

清若表姐也一大早就来了,白檀在书房里点上提神醒脑的薄荷香,素英端了两盏名目的菊花枸杞茶。喝了茶,便开工了。

如此闭门抄书,倒是难得清闲。一直到初五,康熙没再来过,初二到初四夜,召幸的分别的袁贵人、郭贵人和卫常在。都是年轻娇嫩的美人儿。

初五那日,照旧早早在起身,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

连下了好几日雨,难道今日晴爽。

昭嫆叫了东配殿的通贵人一起前往慈宁宫,伊常在满目渴望,可惜昭嫆选择无视。她才不想带这个惹事精去慈宁宫呢。若出了什么幺蛾子,她这个主位也要被牵累的!

还是通贵人让她放心些。

其实一宫主位是可以带自己宫里嫔妃一块去请安的。譬如僖嫔总是带袁贵人去——话说,袁贵人也不是汉军旗吗?太皇太后怎么也没嫌弃一下?昭嫆心底嘀咕着,忽然想起袁贵人的父兄正在西南战场,太皇太后为了朝政大局,所以才给她几分脸面。

慈宁宫中还是那些老面孔,唯一不同的是——这回昭嫆终于有座位了,而且还不是最次的位置——最末位置的绣墩上坐着德嫔乌雅氏。

总算有座儿了,不用累脚累腿了。昭嫆自然心情愉悦,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似乎很不愉悦的样子。

屁股才刚沾了绣墩,老太太就冲她斥道:“哀家还以为佳嫔争气,才特特抬举了你封嫔!”

这话叫昭嫆一头雾水,她连忙站起身来,“臣妾惶恐,还请太皇太后赐教。”——她到底哪里惹了老太太不高兴了?!

座次距离太皇太后最近的永寿宫钮祜禄氏摇着一柄盘锦满绣牡丹团扇,鄙夷地一撇鼻子,“佳嫔怕是还不知道吧?皇上今早刚刚下的旨意,晋卫常在为贵人!才赏赐了她封号,打今儿起,就该改口叫‘良贵人’了!!”

“良贵人?!”昭嫆愕然,她记得卫氏难道不是封嫔才有封号吗?何况,那天在乾清宫,她也说了“良”字太惹人嫉妒非议,真的康熙竟把这个字赐给了卫氏了?卫氏本就得宠,若得了这个封号,岂非更成了六宫怨恨之人了?!

难道康熙不是很喜欢卫氏吗?怎的竟将她置于如此境地?!

昭嫆不禁懵了,半晌都回不过神儿来。

荣嫔忙道:“佳嫔妹妹也算得皇上喜爱了,不过,还是惠嫔一手调教的卫氏更得圣心呐!”荣嫔轻描淡写一句话,便把皮球踢给了惠嫔。

今日的事儿,惠嫔何尝不意外?!她方才正高兴地看戏呢,没想到却被荣嫔拉上来唱戏了。惠嫔忙道:“回太皇太后,臣妾久未见皇上,实在也没料到此事。”

惠嫔这话说得满含委屈。纳喇氏虽然解了思过禁足,康熙却再未曾去过她的承乾宫。只不过卫氏的宠爱分毫没有衰减,反倒是封了良贵人,大有蒸蒸日上之势了。

佟贵妃嗤地笑了,“怎么?惠嫔竟连自己宫里人都管不住了吗?!”这般讽刺,直叫惠嫔脸上又青又白。

惠嫔心中大是恼火:“臣妾哪里比得上贵妃威重?同是封嫔,佳嫔数日前就挪宫了,德嫔却还窝在景仁宫偏殿呢!!”——这话里,分明是说佟贵妃强行把乌雅氏拘在景仁宫,不许她走人。

佟贵妃瞬间恼怒横生。

德嫔忙笑着解释:“挪宫繁琐辛苦,贵妃体恤,所以才叫臣妾在景仁宫多住些日子的。何况,永和宫哪里比不上贵妃娘娘的景仁宫富丽堂皇?”

惠嫔冷冷讽刺道:“果然还是贵妃会调、教宫女!”

昭嫆暗道,好一个“调、教宫女”!这般明晃晃指出德嫔的出身,还当着这么多嫔妃的面,简直是打脸!——德嫔从前是佟贵妃身边的宫女,而卫氏同样也是惠嫔宫里人。

哪怕德嫔素来好性子,脸上的神色也僵硬难看了起来。

佟贵妃亦是气得鼻子都歪了。昭嫆看在眼里,不禁窃喜,你丫活该!谁叫你求情把惠嫔给放出来的?惠嫔尚未来得及给她添堵,倒是先给佟贵妃难堪了!惠嫔是厌恶她,可对佟贵妃的厌恨一样少不到哪儿去!!

什么叫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脚?!这就是!!

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何苦来哉?!

惠嫔如此语出刻薄,连太皇太后都不悦了:“惠嫔思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是不知道改进?!”

惠嫔立刻缩了脖子,低头道:“臣妾失言了。”

太皇太后又道:“惠嫔既然不会管教自己宫里人,便带来哀家亲自管教!!”

佟贵妃露出惊讶之色:“太皇太后这是许良贵人来请安吗?”

钮祜禄氏气呼呼道:“那也太抬举她了!!”——钮祜禄氏这个贵妃尚未正名,更遑论封号,如今连一个小小卫氏都有了那么好的封号,她自然嫉恨无比。

太皇太后冷哼道:“皇帝都这般抬举她了,哀家能不抬举一下吗?!”

卫氏其人,其实很温顺,平日里也甚少出门。因此嫔妃们虽然妒忌得紧,却极少有找她麻烦的机会。之前也就袁贵人守株待兔得了一次机会罢了。

如今……

良贵人的日子只怕要不好过喽!!

回到钟粹宫,这才晓得康熙已经来了。通贵人是最识趣的,忙告退回自己的偏殿去了。

话说,通贵人还真是个存在感极低的嫔妃,今儿个带她去慈宁宫请安,竟没人注意她——或者根本是懒得注意她这个失子无宠的嫔妃?

昭嫆进殿去请了安,康熙当口便问:“是佟佳氏命你抄法华经的,你怎么不告诉朕?!”

昭嫆抬头见康熙虽有恼色,但并不像是恼她,便低低道:“若说了,岂不是告状?”——告状的话,没人爱听。

康熙叹了口气,伸手拉了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以后不管谁为难你,都要跟朕说。”

昭嫆低头道:“抄经而已,也算不得为难。”——可是她忍不住狐疑,康熙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当时在场的除了她与佟贵妃,便只有德嫔和安嫔,德嫔应该没胆量告佟贵妃的状,安嫔表姐有胆量,但没那个机会。佟贵妃自己更不会傻到自己说出来。

既然如此,有嫌疑的就只有在场的宫女和太监了。德嫔和佟贵妃身边人自然不敢多嘴,而她身边的……记得那日伺候在侧的,只有陪嫁侍女白檀和太监庆喜了。白檀忠心耿耿,没有她准允不会多嘴,如此一来……

胡庆喜。

是他报信的?!

昭嫆心下一惊,是了!!胡庆喜从前是乾清宫茶房太监啊!!

这么说的话,胡庆喜一早就是康熙安排了来伺候她的?!!

昭嫆想通了这点,不免心惊。她还以为胡庆喜是个忠心的,没想到……

康熙竟然在她身边安排眼线!!

一时间,昭嫆心里百味杂陈。连她身边都是如此,那旁的宫苑呢?怪不得康熙对宫里的事儿知道得那么清楚!!

唉,她原本还打算让胡庆喜做钟粹宫的首领太监呢——不!!首领太监还是得让他当!!这样康熙才会安心!!

康熙良久无言,他握着昭嫆的手,温声道:“以后,哪怕是不管是谁,都要告诉朕!”

昭嫆温顺地点了点头。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景像极&额,一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对于自&也完全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 很长时&意大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三个哥&哥,就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子,脸&皮却是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李氏笑&着一双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