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就是初五,天儿阴沉沉的,空气也闷得很,照着架势,怕是就要下大雨了。干脆早起程,去慈宁宫问安。“这下去问安,怕是会不太平无事,你但是千万别去了。”昭嫆对赶过来正殿问安的通贵人如是说。昨日惠嫔会带良贵人去问安,就算太皇太后轻蔑于一次出手,旁人也会放过我这索性早早动身,去慈宁宫请安。。...

转眼便是初十,天儿阴沉沉的,空气也闷得很,照着架势,只怕又要下雨了。

索性早早动身,去慈宁宫请安。

“这回去请安,只怕会不太平,你还是别去了。”昭嫆对赶来正殿请安的通贵人如是说。今日惠嫔会带良贵人去请安,哪怕太皇太后不屑于出手,旁人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通贵人微笑点头:“是,多谢娘娘。”

一切如昭嫆所料,她去的时候,惠嫔与良贵人已经早早来了。

惠嫔见她打扮得娇艳,一脸不快,却也没寻她什么麻烦。毕竟这会子昭嫆已经是佳嫔,位份与惠嫔平起平坐,惠嫔再想用位份压人,已经是不可能了。

随后,太皇太后**室徐徐走了出来,嫔妃们忙齐刷刷跪下请安。跪在最前头的自然是两位贵妃,其次便是嫔位上的众人,惠嫔、宜嫔、荣嫔、僖嫔、敬嫔,以及新封的德嫔乌雅氏和昭嫆这个佳嫔。在场嫔位以上者,竟都是满军旗。

跪在最后的是庶妃赫舍里氏、袁贵人、郭贵人、良贵人四人。

太皇太后冷眼一扫底下,端坐在紫檀龙凤宝座上,才道了“平身”二字。

嫔妃们起身,按照既定的座次分别入座。

两位贵人做的是舒坦的扶手椅,昭嫆在内的六嫔则只有绣墩可坐。至于贵人庶妃则都站在后头,倒是一派整齐。

昭嫆的屁股才刚沾了绣墩,便听见宜嫔身后的郭贵人发出的惊呼声:“良贵人的衣袖怎么竟是脏的?!”郭贵人脸上还一副嫌弃的样子。

宜嫔座位在惠嫔之次,而良贵人站在惠嫔身后、郭贵人在宜嫔身后,自然而然,郭贵人就就与良贵人卫氏肩并肩了。

宜嫔不由皱眉。

僖嫔却生了好奇心,忙扭了头去瞧,良贵人一脸窘态,急忙遮掩自己的袖子。袁贵人怒目道:“藏什么藏!!”便立刻扯了她的衣袖上去给僖嫔瞧。

这下子不止僖嫔瞧了个真真,殿中所有人都瞧见了。

良贵人今日穿是一身素净的藕粉色旗服,清淡素雅的粉色,愈发衬得她容颜无暇。而如此素净的颜色自然不耐脏,她的袖子上似乎沾了什么灰扑扑的东西,而且上头还有掸过的痕迹,只可惜,最近多雨,空气潮湿,自然掸不干净。

钮祜禄氏板着脸道:“身为嫔妃,仪容整洁、装饰得体是少不了的规矩!何况今日要来给太皇太后请安,良贵人如此失仪,可是没有把太皇太后放在眼里?!”

如此责难,吓得良贵人小脸蛋俏白,她急忙站出来,噗通跪了下来,“臣妾不敢!”

说到底良贵人终究是惠嫔的人,她受责难,惠嫔脸上也无光,便忙起身道:“启禀太皇太后,并非良贵人故意。是臣妾与良贵人来的路上,途经翊坤宫,有个小太监出来倒灰,竟绊倒了,灰尘洒了过来,才弄脏了良贵人的衣袖。”

听得“翊坤宫”三字,宜嫔眼皮一跳,不由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郭贵人。

郭贵人立刻垂下头去。

宜嫔忙对惠嫔道:“是妹妹宫里的奴才不当心,回头一定严惩不贷。”

钮祜禄氏瞥了一眼跪在方砖满地上楚楚可怜的良贵人,不禁一脸厌恶之色:“既然弄脏了衣裳,怎么不回去换一身干净的?良贵人如此得宠,难道没有衣裳可换不成?”

良贵人怯怯道:“若是回去换衣裳,必定会误了请安的时辰。臣妾初次来慈宁宫请安,不敢迟滞。”

的确,既然已经走到翊坤宫附近,便距慈宁宫不远,路已经走了大半,若在折返换衣裳,还不知要耽搁到什么时候呢。良贵人一个小小贵人,岂敢叫阖宫嫔妃等着她?只得掸了掸灰,便来了。

太皇太后一脸的嫌恶之色,“你得皇帝欢心,哀家还以为你是个仔细的人。没想到这般不谨慎!!”

被洒了一身灰,太皇太后不责问翊坤宫,却怪良贵人……昭嫆心下感叹,这卫氏何其可怜。

良贵人忙磕了个头:“是臣妾粗心,求太皇太后宽恕。”

不过太皇太后大约还是自恃身份的,也没再训诫什么,而是嫌恶地挥了挥手,“一身污垢,不干不净,还不快退下!!”

“不干不净”?这话倒不像是说良贵人衣裳,而是说她这个人……

太皇太后既已发话斥退良贵人,良贵人自然不敢久留,她只得忍着屈辱,又磕了个头,躬身退出了慈宁宫。

旋即,便只听得外头一声闷雷,然后便是哗啦啦的声音。

开始下雨了。

良贵人还真是运气不佳。

只不过,今儿本来就一副要下雨的样子,她应该带了雨伞吧?只是这么大的雨,即使打着伞,也少不得衣衫溅上雨水。可怜了她了。

良贵人走后,太皇太后的脸色才见舒缓几分,她叮嘱惠嫔道:“你是承乾宫的主位,可得好好管束自己宫里人,身为嫔妃应当端庄持重才是!”——这意思,分明是嫌弃卫氏狐媚可怜之态。

卫氏是天生的楚楚动人之姿,想要做端庄之态只怕也做不出来的。

惠嫔只得低头应了,“是,臣妾谨记太皇太后教诲。”

惠嫔失宠,正盼着能借良贵人得宠之势挽回圣心呢,她自然不介意良贵人多勾搭一下皇帝。只是少不得心下怨愤,觉得自己受了卫氏牵累。

昭嫆心想,太皇太后训斥惠嫔,惠嫔颜面大失,却不敢怨怪太皇太后,只能转头把气往卫氏身上撒……

这宫里,手段最高明的,果然还是这位老太太啊。

外头下着暴雨,太皇太后便多留嫔妃坐了一会儿,殿中还特意点了沉香消消溽气。直到外头的雨小了,才叫嫔妃们跪安了。

殿外月台上,等候着的宫女们忙为自家小主、娘娘打上雨伞。白檀拿的是一柄泸州刚刚进贡的彩绘竹石满穿伞,十八竹骨,四尺宽,甚是硕大,打着这样的雨伞,当真一丁点雨也斜不进来。加之穿着二寸高的花盆底鞋,也不必担心旗服角儿被泥水沾湿。——花盆底鞋,也就这点好处了。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屁股蹲&,四岁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大约清&朝呆得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婿了。&”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昭景一&家臭小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面前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涕、擦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坏地大&“不许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子,脸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态来看&没少嘲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