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柄满穿伞极美,深浅不一的绿色丝线绣成凤尾竹,在月白色的满穿伞上一川林和,且内外俱是如此。这样的手艺,非要针线极佳的绣娘才能制作而成,因而泸州两年上贡的满穿伞也但是六十余柄。抬起头便可见竹林萧萧,伴着细细地雨落,那竹叶上如粘满了露珠般,分外晶莹剔透。昭抬头便可见竹林萧萧,伴着细细雨落,那竹叶上如沾满了露珠般,格外晶莹。昭嫆穿着两寸高的花盆底鞋,轻盈走在雨水淋漓的六棱石子路上,只闻脚步哒哒,水花四溅。。...

这柄满穿伞极美,深浅不一的绿色丝线绣成凤尾竹,在月白色的满穿伞上蔚然成林,且内外俱是如此。这样的手艺,非得针线极好的绣娘才能制成,因此泸州一年进贡的满穿伞也不过五十余柄。

抬头便可见竹林萧萧,伴着细细雨落,那竹叶上如沾满了露珠般,格外晶莹。昭嫆穿着两寸高的花盆底鞋,轻盈走在雨水淋漓的六棱石子路上,只闻脚步哒哒,水花四溅。

一路走到御花园,却忽的瞧见前方亭中有一对浑身湿淋淋的主仆,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被晋封为良贵人的卫氏和她的小宫女。

前头路过的嫔妃们,一个个都恍若没瞧见似的,有的更是一脸看好戏的神色。唯独昭嫆止步在亭子外。

良贵人见昭嫆止步,先是一愣,然后忙屈膝行了一礼:“佳嫔娘娘万福。”

昭嫆瞅着她,不禁疑惑:“方才雨势极大,却也不至于湿成这个样子。诶?你的伞呢?”——她四下逡巡,竟找不到雨伞!!

良贵人的小宫女泪眼呜咽:“出来的时候,奴才是带了伞的。可方才在慈宁宫,被袁贵人的宫女给强去!还口口声声说,袁贵人忘了带伞,只是借一下而已!!”

什么“借”,分明就是抢!怪不得会淋得跟落汤鸡似的!昭嫆暗忖,良贵人懦弱,连她的宫女都这么不顶用。

唉……可这种事儿为什么回回让她碰见,她想不当好人都不成!!

昭嫆不由一愣:“惠嫔走在前头,必定也路过这里了,她怎么没捎上你?!”

良贵人垂首,“惠嫔娘娘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昭嫆这才恍然大悟:“是了,方才你走后,太皇太后训斥了她,所以她迁怒了你。”——惠嫔明明还得指望良贵人帮她挽回圣心,却连照拂一下都不肯。唉,想要马儿跑,却不给吃草,太不厚道了。

便道:“泸州进贡的满穿伞,本宫只带了这一把。若良贵人不嫌弃,油纸伞还是有的。”——满穿伞其实也是一种油纸伞,不过是桐油纸,避水又耐用,且五色彩线满穿绣纹,无论内外俱是华美无比。而油纸伞就没什么花样了,宫人用的东西,自然精美不到哪儿去。

良贵人此刻浑身湿淋淋的,衣裳黏在身上,不舒服极了,她哪里还会在这上头挑剔,连忙点头:“多谢娘娘。”

胡庆喜立刻将自己的油纸伞合了起来,掸了掸雨水,忙递了上去。

良贵人主仆这才打着这柄焦黄色的油纸伞,一块往承乾宫方向去了。

回到钟粹宫,昭嫆衣裳虽没有被淋到,但一路从雨中走回来,多少沾了些潮气。素英唯恐她不适,便忙取了烘得干爽的衣裳,服侍她换上。

昭嫆见胡庆喜淋湿了小半,便道:“你也去换身干爽衣裳吧。”——七月里的淋雨,虽不至于感冒了,但湿乎乎的总归是不舒服的。

胡庆喜谢了恩,忙退下了。

昭嫆饮了一盏菊花枸杞茶,正打算继续抄录法华经。康熙骤然驾临,还是那么悄无声息地进来了,她抄书正抄得认真,着实被吓了一跳。

昭嫆忙起身行了个礼,嘴上却嗔怪道:“皇上怎么又没叫人通报,让臣妾好生失礼。”

康熙笑着挥手斥退西次间内伺候的宫人,又上前刮了刮她的鼻子,一副宠溺的样子:“朕就是想瞧瞧,你在做什么。”

昭嫆嘀咕道:“还能干什么,抄法华经呗。”

康熙看了那纸上刚刚写就的娟秀小字,便道:“嫆儿不是不信佛吗,怎的还抄得这般认真?”

是了,当初抄经给额娘祈寿,也不过是治额娘的心病罢了。此番给孝康章皇后抄经,她可不能让康熙觉得她心不诚,便低声道:“臣妾未曾见过神佛,自然不知世上是否有神佛。因此,臣妾抄经,不是为了逝者,而是为了生者。只要生者安心,臣妾就不算白抄。”

所谓的生者,自然是指康熙了!

这话说得柔柔婉转,叫康熙神色不由怔忪,他满目感动之色:“嫆儿……是为了朕安心?”他笑着问:“那你如何知道朕不安心的?”

昭嫆柔柔道:“以己度人罢了。若是臣妾年幼失了母亲,必定要引以为终身之憾。”——康熙十岁丧母,孝康章太后去世的时候,也才二十四岁芳龄!!身为人子,他必定是要抱憾终生的。

康熙眼中忽的有些湿润,“还是嫆儿懂朕。朕……”康熙忽然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抱着,“朕的额娘……朕还未好好承欢膝下,她便……便撒手而去了!”

他的声音渐渐有喜哽咽。昭嫆突然觉得,哪怕身为帝王,康熙也是可怜人。孝康章太后在顺治朝只是个不得宠的庶妃,康熙出生后没多久,就被孝庄抱去抚养,自此便与生母分开。待到康熙登基,孝康章太后却病倒了,不过两年,便散手人寰。

可昭嫆不免有些疑惑,“孝康太后怎么会那么年轻就……”——二十四岁就去世,着实太年轻了些。

话一问出口,昭嫆只觉得抱着自己的那双臂膀忽然将她箍紧了!!紧得仿佛要勒进她的肉里!!可见那臂膀的主人何其用力!!

如此用力,昭嫆吃痛地发出闷哼之声。这一出声,康熙才意识道自己力气太大,便慌忙松了手,“朕……你不妨事吧?”

昭嫆点了点头,只是康熙的反常更叫她好奇:“皇上这是怎么了?是臣妾说错了什么吗?”

康熙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

只说了这几个字,他就沉默了下去。

昭嫆见他神色不对劲,也不敢追问下去,便给忙亲自端了一盏菊花枸杞茶给他。

康熙接过去,那茶水正温,康熙闷头便喝了个干净,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朕的额娘,她身子不好。”

二十四岁就死了,肯定身体不好!!昭嫆暗自吐槽,脸色却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康熙幽幽道:“那是她生朕的时候,留下的病根。”

昭嫆道:“宫中太医多有圣手,竟没有调理好吗?”——孝康章太后十六岁就生了康熙,因此伤了身子也正常。但毕竟还年轻,好好养着,怎么竟没养回来?

昭嫆这么一问,康熙骤然攥紧了拳头,“是啊,若早年太医有好好为她调理,也不至于——”话说到此,已经有些咬牙切齿。

昭嫆这才总算明白了,先帝最宠爱的是董鄂氏,孝康太后自然不得宠,位份又只是个庶妃,自然不受关注,连太医都拜高踩低,对她的身子骨不当心。

康熙似乎在极力隐忍着怒意:“再后来——即使百般滋补调养,也终究是晚了!!”

病这东西,哪里是能拖的?何况拖了那么多年,自然是掏空了身子。

唉,昭嫆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明明都已经贵为皇太后了,却是时日无多。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昭嫆忍&三哥还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没把昭&谁能把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候跟小&昭景就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意大小&全木有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越过来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含笑道&婚,也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