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昭嫆感叹孝康章皇后的可伶早亡的时候,康熙突然间冒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冷得叫昭嫆都都忍会觉得怕!!这一刹,他放佛鬼魅附身!!眼睛里透着骇人的光芒!!“嫆儿,那时候朕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太皇太后么也什么都不懂吗?”听见最后一句,昭嫆不见昭嫆吓得面无人色,康熙这才敛了脸上骇人的笑,轻声道:“这些,朕连佟佳氏都不曾告诉过。”。...

正当昭嫆感慨孝康章皇后的可怜早逝的时候,康熙忽然冒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冷得叫昭嫆都忍不住觉得害怕!!这一瞬,他仿佛鬼魅附身!!眼睛里透着骇人的光芒!!

“嫆儿,那时候朕还小,什么都不懂,可是——太皇太后难道也什么都不懂吗?”

听到最后一句,昭嫆不禁打了个寒颤,太皇太后,她明知孝康太后身体一天天恶化,却丝毫不伸以援手!!她不是疏忽,根本是故意要让孝康太后英年早逝!!

如此一来,康熙没了生母,所能依赖的就只有太皇太后而已!!!这是何等可怖的心机!!

而且,说到底,孝康太后又不是太皇太后杀的。哪怕事后康熙询问,太皇太后也可说是自己疏忽了,身为孙儿难道还能怪罪自己的祖母吗?!!何等深的城府!!

见昭嫆吓得面无人色,康熙这才敛了脸上骇人的笑,轻声道:“这些,朕连佟佳氏都不曾告诉过。”

昭嫆忙问:“那皇上为什么告诉臣妾?”

康熙笑着说:“因为你问了。”

我问,你就得告诉我?她怎么不知道身为皇帝的他还有这义务!!

康熙又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何况,朕知道,嫆儿不会对旁人说的。”

昭嫆忙不迭点头,她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说出去啊!!嘴上也忙道:“臣妾绝对会守口如瓶,连表姐都不告诉!!”——不告诉清若表姐,是不想连累她。

可康熙却十分高兴的样子,“朕的心里话,也只能跟嫆儿说了。”

昭嫆干巴巴笑了笑,这种心里话,她以后真不想再听到了,尼玛,俗话说得好,知道得越多,死得就越快啊!!

康熙伸手抚了抚她那还有些潮湿的旗髻,“朕知道,嫆儿心怀仁善。方才在御花园,朕……都瞧见了。”

昭嫆一怔,是她将油纸伞借给良贵人的事?

其实,她也不是烂好心。她也是存心的,好事做多了,总会被康熙留意到的。而这样被他自己发现的,那才是真正毫无置疑的良善。想要在宫里混得开,智商、情商,缺一不可!

昭嫆便道:“臣妾只是觉得她可怜。”——明明那么得宠,却混成那般样子。卫氏就不能硬气点吗?

好吧,她是有点坐着说话不腰疼。卫氏没有她的出身,更遭了太皇太后厌恶,光有皇帝的宠爱,也是不够的啊。她若是敢硬气,岂非给太皇太后借口惩治她?!

康熙淡淡道:“这件事朕很清楚,自打两年前朕拾掇了內闱,大事不起,小事却不断!朕忙着朝政,遇见这种小事,也不能总插手。这次是多亏了嫆儿。”

康熙这是感谢她帮了卫氏吗?

看样子,康熙果真宠爱卫氏。只是碍于太皇太后,才不便过于回护罢了。

难道她以后要帮卫氏来刷康熙的好感度吗?!就怕做多了,会引起太皇太后反感啊!

唉,真愁人!

午后,雨终于停了,云散天晴,又是个艳阳天。

昭嫆在书案前抄佛经,康熙倒是好心,一旁朗声帮她念着,算是充当了安嫔的角色。

康熙吐字清晰,抑扬顿挫,还时不时参考她些的进度,倒是做得蛮称职的,丝毫不逊色表姐。

抄了小半个时辰,胡庆喜在帘子外禀报:“伊常在新绣了柄团扇,说想要献给娘娘。”

康熙皱了皱眉,这般岁月静好的光景,竟有被不识趣的人给叨扰了,“怎么又是她?”

康熙每次来钟粹宫,伊常在都会想法设法凑上了讨宠。前几次,昭嫆都许她进来了,这一回,看样子火候到了,便微笑道:“光安嫔表姐就已经为本宫绣了两柄团扇了,还有针线局送来的蜀绣纳纱团扇,本宫已经用不完了。你替本宫婉拒了伊常在好意吧。”

“嗻!奴才明白了!”

康熙的脸色这才恢复如常,便笑着道:“朕瞧着天晴了,嫆儿就陪朕出去走走、透透气吧。”

昭嫆点头:“也好,反正也快抄完了。”——给自己抄写的速度点个赞!哈哈!

可没想到才走出正殿殿门,伊常在便从她的西配殿中窜了出来,那动作敏捷得,兔子都自愧不如!

“皇上这是要走了吗?臣妾特来恭送!”伊常在扬着自己那张满是粉黛铅华的小脸蛋,杏眼满是妩媚娇滴之色。

康熙皱眉。

昭嫆保持着温敦的微笑:“伊常在有心了,本宫正要陪皇上出去散步。”

听得这话,伊常在来了精神,“那臣妾也陪着……”

昭嫆立刻打断她的话:“人多难免嘈杂,伊常在还是回去歇着吧。”

这话叫伊常在呆了那里,她显然没想到,当着皇上的面儿,昭嫆竟然会如此不客气。

她这般酸话,却惹得康熙笑了,康熙打趣道:“原来你这般小心眼儿!”

昭嫆冲康熙撒娇道:“臣妾是小女子,自然小心眼儿!”

康熙哈哈一笑,便握住昭嫆的手,拉着她一同远去了。

只留下伊常在一人,满脸羞辱愤恨之色。

对面西配殿的窗户吱呀一声开了,通贵人端着茶水,对身旁的刘庶妃道:“做人呢,最要紧的便是识趣。否则热脸帖冷屁股,可真真是要丢人了!”

刘庶妃忍不住笑了,笑得甚是快意。

通贵人与刘庶妃笑得开怀,可把年轻娇媚的伊常在气了个够呛!

这伊常在自打入宫以来,虽不怎么得宠,可一个月里总有一次两次的召幸,自是比通贵人、刘庶妃二人强得多。伊常在自负年轻美貌,自是不把年老色衰的通贵人、刘庶妃二人看在眼里,在这钟粹宫向来掐尖要强,通贵人与刘氏亦只能忍让。

可没想到钟粹宫来了主位娘娘之后,伊常在境地便大不如前,通贵人与刘庶妃有了昭嫆这个新贵佳嫔罩着,底气也硬了许多,便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忍让。面对伊常在诸多不识趣的争宠举动,通贵人嘴巴也甚是不客气。

伊常在气得脸蛋都青了半边,欲要上前理论,却听得嗵的一声,原来通贵人已经将支摘窗给关上了。

伊常在形同吃了闭门羹,气得连连跺脚,心下却愈发坚定了争宠的意念。

另一头,昭嫆已经陪着康熙一路去了御花园,如今御花园风光最好的地方,是钦安殿西侧,此处栽植了十二株六月雪。光听这名儿就知道,花开得跟雪一般,洁白成片。虽名带“六月”,花却是从五月一直开到七月里。

走到钦安殿前,便能瞧见前方一片雪白花海,千万枝桠上仿佛挂满了雪,风一吹,雪白的花瓣漫天飞舞,当真宛若飞雪一般。

书评(206)

我要评论
  • ,那段&记忆,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哥长相&李莞,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刮昭嫆&含笑道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家的格&格为妻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景擦鼻&口水,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娘李氏&哈哈哈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对于自&名权。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