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雅氏见佟贵妃好像忍受到了极致,便见状道:“天热儿,贵妃娘娘昨晚安歇得也不是很好,若也没旁的事情,荣嫔姐姐和佳嫔妹妹但是……”乌雅氏话未说着,昭嫆便被打断了她话:“德嫔姐姐说起天热而,妹妹正有一事要讨教贵妃娘娘呢。”佟贵妃怒目道:“佳嫔除了什么佟贵妃怒目道:“佳嫔还有什么事?!”。...

乌雅氏见佟贵妃似乎忍耐到了极致,便上前道:“天热儿,贵妃娘娘昨夜歇息得不是很好,若没有旁的事情,荣嫔姐姐和佳嫔妹妹还是……”

乌雅氏话未说完,昭嫆便打断了她话:“德嫔姐姐说到天热而,妹妹正有一事要请教贵妃娘娘呢。”

佟贵妃怒目道:“佳嫔还有什么事?!”

昭嫆微笑着道:“嫔妾的冰例,似乎比从前并未增加,敢问贵妃可是忘了将嫔妾的冰例提上来?”

佟贵妃淡淡一哼,“佳嫔还未行册封礼,到底名不正言不顺!何况冰例不比别的用度,每日运到宫里冰本来就不多,佳嫔就将就几日吧。等行了册封礼,自会给你提上来!”说着,佟贵妃还瞥了乌雅氏一眼:“德嫔怀着身孕,冰例也还是贵人级别的呢!”

昭嫆心道,果然是佟贵妃故意克扣,而且还是名正言顺地克扣。正式册封,起码也得是数月之后的事儿了,那时候也差不多该用炭了!鬼才用冰!!

德嫔忙微笑着道:“不过贵妃怜惜,怕我招了暑气,所以挪了一些自己的用度给我。”

原来如此,料想佟贵妃也不敢叫乌雅氏的肚子出了什么差池。

遇到这种情况,若换了旁人,的确无计可施了,只不过昭嫆却笑了:“嫔妾一己之身倒是不打紧,只是……”

昭嫆拖长了语调,笑靥如花道:“只是皇上时常去臣妾宫里留宿,若因臣妾冰例不够,叫皇上招了暑气,臣妾可担待不起!”

这话,可当真气煞了佟贵妃,“怎么,佳嫔这是要拿皇上来压本宫不成?!”

昭嫆屈膝一礼,不卑不亢道:“嫔妾绝无此意!昨夜皇上在臣妾那儿,寝殿里冰就不够用了。还是皇上发话叫人去冰库拿了些来呢。这事儿,贵妃娘娘若是不信,可以叫人打听打听!”

佟贵妃虽气恼,但也知道昭嫆绝不敢拿皇上撒谎。

荣嫔微笑着劝慰:“贵妃不如便将佳嫔的冰例提上来吧,也免得皇上不悦。”

荣嫔的话与其说是劝慰,倒更像是威胁。

自打孝昭皇后去世,佟贵妃便是六宫第一人,如今竟被两个小小嫔位给威胁了,她心中的气恨可想而知。

德嫔暗自一叹,忙低声道:“娘娘向来爱重皇上,何苦为了这点小事,伤了与皇上的情分呢?”——同是劝慰的话,德嫔这番话就要委婉顺耳多了。

佟贵妃听了这话,才总算生生忍下了这口气,便道:“这事儿本宫会知会下去!你们退下吧!”

目的达成,昭嫆也不乐意在这儿看佟贵妃的臭脸,便屈膝一礼,与荣嫔一起离开了景仁宫。

二人才刚走出正殿,便听见后头一声脆响,必定是佟贵妃摔了手里茶盏了。

茶盏可以说是宫里报废率最高的瓷器了。嫔妃们闲来无事手边都会有一盏茶,若置气了,顺手抄起来就能摔,再顺手不过了。

里头殿中,乌雅氏看着地上的碎瓷,只得劝慰道:“娘娘,佳嫔年轻得宠,难免骄纵。您置气也是无济于事啊。”

佟贵妃冷哼一声,“本宫居六宫之首,掌摄六宫大权,难道竟连她小小嫔位都拿捏不住吗?!”

德嫔道:“她正当盛宠,您若拿捏她,她回头必定会跟皇上告状。如此一来,连皇上都会觉得您不够贤惠。”

佟贵妃气得咬牙切齿:“这个小贱人!为这一丁点冰例,竟跟皇上进了谗言!!”

德嫔见佟贵妃愈发火大,便忙道:“娘娘息怒,免伤凤体啊!”

佟贵妃抬头狠狠瞪了德嫔一眼,“你又怀了龙胎才能封嫔,她入宫才三个月,竟也封嫔!!说到底,还是你没用!”

德嫔忙垂头下去,缄默无言。

佟贵妃犹自不消气,继续怒斥道:“连卫氏都装病拿乔引皇上去,你怎么就不学学?!”

德嫔低声道:“卫氏虽引了皇上去了,可却惹了太皇太后不悦,绿头牌都撤了。”

佟贵妃冷哼道:“那是她活该!!本宫瞧着,她是看佳嫔蒸蒸日上,所以才坐不住了!!”

德嫔忙微笑着劝慰:“明日便是中元节了,也只有娘娘有资格陪皇上去宝华殿祭奠。到时候,娘娘趁机请皇上来便是。皇上一定会来景仁宫的。”

佟贵妃面上浮现淡淡的得意之色:“这还用你说!”

德嫔又瞥了一眼那案几上的整部法华经,便小心翼翼地问:“娘娘,这经文……”

佟贵妃冷哼一声,便吩咐身旁太监:“拿下去烧火吧!”

德嫔愕然:“娘娘,万一皇上知道了——”

佟贵妃淡淡道:“即使皇上问起,本宫也有说辞,用不着你操心!”

若换了从前,德嫔必定要劝阻佟贵妃这般冲动举动,可如今……德嫔心下一动,便转而道:“只要娘娘心中有数,嫔妾就安心了。”

翌日,宝华殿。

康熙只着一身素色青缘衣袍,他站在佛祖金身前,看着富丽堂皇佛像,脸上满满都是怅然。

殿中的青桐熏炉中,燃着檀香,浓浓的香雾充斥着整个宝华殿。御前的太监个个缄默,都不敢胡乱插嘴。

片刻后,御前大总管顾问行才上前打千儿道:“皇上,佟贵妃到了。”

康熙长长吐出一口气,才道:“让她进来吧!”

佟贵妃素喜华丽,可今日也打扮得异常素净。浅浅的玉色回字纹旗服,外罩一个妙莲纹雪缎坎肩,手中拿着一只豆青赏瓶,瓶中插满了雪白的初开莲花。如此素洁现身,但带着一脸的哀悯,倒是大有几分白衣观音之态了。

这幅模样倒是叫康熙一怔,他仍然记得,记得的便是生母喜莲,人都说皇额娘貌类观音。皇额娘即使当了太后,也不喜欢华丽艳丽的衣衫,亦不喜花团锦簇的绣纹,倒是合了佟佳氏今日打扮。

因此,即使佟贵妃并不肖似孝康太后,也不免叫康熙神色一怔。

佟贵妃上前,屈膝一礼,道:“臣妾今日特意去摘了些新鲜了莲花供奉佛前,故而来迟了,还请皇上恕罪。”

康熙忙伸手亲自将她扶了起来,温声道:“不迟,是朕来了早了。”他打量着商品中的白莲,不禁赞道:“莲有佛性,供奉宝华殿是最合适了,你有心了。”

佟贵妃脸颊上浮现一抹娇羞之色,“为孝康太后尽心,是臣妾的本分。”

康熙满意地点了点头。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所以,&她一直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真是极&大的吉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 三年前&人的猥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样。而&她与昭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可惜昭&己拍拍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她十六&年纪,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o(&)o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