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嫔忙叫人笑纳昭嫆送的云锦,刚要表示谢意,惠嫔便酸酸地道:“我记得我这云锦,皇上只赏了你和良贵人。佳嫔貌似一次出手又大方!”昭嫆唇角一抿,笑吟吟望着惠嫔那张酸脸,道:“为难惠嫔还记得我,惠嫔若也不喜欢,回过头跟良贵人要是了,良贵人你是宫里人,肯定会给的。”这昭嫆唇角一抿,含笑看着惠嫔那张酸脸,道:“难为惠嫔还记得,惠嫔若也喜欢,回头跟良贵人要就是了,良贵人你是宫里人,一定会给的。”。...

德嫔忙叫人收下昭嫆送的云锦,正要道谢,惠嫔便酸溜溜道:“我记得这云锦,皇上只赏了你和良贵人。佳嫔倒是出手大方!”

昭嫆唇角一抿,含笑看着惠嫔那张酸脸,道:“难为惠嫔还记得,惠嫔若也喜欢,回头跟良贵人要就是了,良贵人你是宫里人,一定会给的。”

这话,可把惠嫔可气坏了,惠嫔位份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居”了&磨灭的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了额娘&嫩脸修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而且会&生她与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