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宫内殿中深陷了一片静寂,在良久的沉寂后,德嫔突然间抿唇一笑,那笑容却有些苦意,“此战之事,佟贵妃早已怨愤到了我身上,以后如何肯叫我更亲近四阿哥?”安嫔拧眉道:“虽然当年皇上指了她抚养孩子四阿哥,但你才是四阿哥生母,她岂可阻拦母子再相见?!”昭嫆...

永和宫内殿中陷入了一片寂静,在良久的沉寂之后,德嫔忽然抿唇一笑,那笑容却有些苦涩,“此番之事,佟贵妃已然怨怼到了我身上,以后如何肯叫我亲近四阿哥?”

安嫔蹙眉道:“虽说当初皇上指了她抚养四阿哥,但你才是四阿哥生母,她岂可阻拦母子相见?!”

昭嫆沉思片刻,便道:“德嫔姐姐怀着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所以,&她一直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才松了&,心里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娘李氏&件事情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印象就&个月,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她落地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快&下相看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到这些&都是她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坏地大&椒似的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婴儿时&这个孪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景擦鼻&涕、擦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