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回钟粹宫,昭嫆这才长长吐了口气。安嫔笑着递过来了一方锦帕:“瞧你热得一头汗,就会慢点走。”见安嫔在自己殿中,昭嫆也不会觉得很奇怪。表姐来她这儿串门子,已是常事。因她适才去了慈宁宫请安,幸亏通贵人安排好款待,倒也茶水瓜果齐全,失礼数。昭嫆擦了擦汗安嫔笑着递给了一方锦帕:“瞧你热得一头汗,就不会慢点走。”。...

逃回钟粹宫,昭嫆这才长长吐了口气。

安嫔笑着递给了一方锦帕:“瞧你热得一头汗,就不会慢点走。”

见安嫔在自己殿中,昭嫆也不觉得奇怪。表姐来她这儿串门,已是常事。因她方才去了慈宁宫请安,多亏通贵人安排招待,倒也茶水瓜果齐备,不失礼数。

昭嫆擦了擦汗,坐下吃了一盏冰镇的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踉跄学&侄儿文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的身份&活了十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如今&,景儿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少给昭&擦过小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昭嫆撇&种囧事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嫩的样&度的,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