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唔”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她旗髻上的玉簪翠钗,不由得道:“常州进献的贡品单子上,朕瞅见有一对羊脂玉十天梳,的吧与嫆儿正平辈。”说罢,底下太监了将锦盒奉了上去。昭嫆不由得一愣,先前还被人嫌弃分的宫梳还不够好,而如今康熙帝竟亲手送了一对羊脂玉的!抬头一看那锦盒中说罢,底下太监已经将锦盒奉了上来。。...

康熙“唔”了一声,打量着她旗髻上的玉簪翠钗,不禁道:“常州进献的贡品单子上,朕瞧见有一对羊脂玉半月梳,想来与嫆儿正相称。”

说罢,底下太监已经将锦盒奉了上来。

昭嫆不禁一愣,早先还嫌弃分的宫梳不够好,如今康熙竟亲自送了一对羊脂玉的!

只见那锦盒中,一双梳子,小巧无比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脸瞬间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期同、&及他年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奇心,&儿,你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便道:“好了嫆儿,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

  • 都十六&着了。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擦过小&!o(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久了,&脑子里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瓜子,&得会便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