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昭嫆一天天的期盼中,外命妇入宫晋见的日子就得到来了,她的额娘李莞是二等伯夫人,腊月二十六便又来了她与公侯夫人连同入宫晋见了。昭嫆定是心中兴奋,兴奋之余又恐额娘要是染了风寒,不能够来可如何是好?在忐忑不安的耐心的等待中,那三日终于等到到来了……一大清早,天轻轻昭嫆自是心中激动,激动之余又恐额娘万一染了风寒,不能来可如何是好?。...

在昭嫆一天天的期盼中,外命妇入宫觐见的日子就要到来了,她的额娘李莞是二等伯夫人,腊月二十七便轮到她与公侯夫人一并进宫觐见了。

昭嫆自是心中激动,激动之余又恐额娘万一染了风寒,不能来可如何是好?

在忐忑的等待中,那一日终于来临了……

一大早,天微微亮,胡庆喜就来禀报:

书评(89)

我要评论
  • 昭景的&怀俩。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 的事儿&足自己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所以,&儿的心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从小,&昭景就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