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马太监瞧见钮祜禄贵妃,不迭将一匹膘肥体壮的枣红色伊犁马给牵了回来,陪着笑道:“贵主子有些日子没来了。您的伊犁马,奴才始终悉心培养照顾着呢。”钮祜禄氏仔细端详了那伊犁马两眼,又伸出手摸了摸马脖子,不满意地点点头:“照顾得还很不错,赏!”一个“赏”字出钮祜禄氏仔细端量了那伊犁马两眼,又伸手摸了摸马脖子,满意地点头:“照料得还不错,赏!”。...

养马太监瞅见钮祜禄贵妃,忙不迭将一匹膘肥体壮的枣红色伊犁马给牵了过来,陪着笑道:“贵主子有些日子没来了。您的伊犁马,奴才一直悉心照料着呢。”

钮祜禄氏仔细端量了那伊犁马两眼,又伸手摸了摸马脖子,满意地点头:“照料得还不错,赏!”

一个“赏”字出口,钮祜禄氏身后的太监立刻丢了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面前随&意大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脑子里&忆都有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难得竟&宜了哪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嗤”得&”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你们俩&婿了。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路,就&起来。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