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嫆明白宜嫔惯爱耍嘴皮子,倒也不放到心上,由着她插科打诨,自己径直安排好人将绸缎逐一收扰出来。僖嫔身边的袁贵人妩然一笑,娇声道道:“佳嫔得皇上偏爱,嫔妾原还我以为昨日能瞅见龙颜呢。”袁氏自入宫以来,恩宠始终在她与卫氏之下,自然而然颇具不不服气。只但是袁僖嫔身边的袁贵人妩然一笑,娇声道:“佳嫔得皇上钟爱,嫔妾原还以为今日能瞧见龙颜呢。”。...

昭嫆知道宜嫔惯爱耍嘴皮子,倒也不放在心上,由着她插科打诨,自己径自安排人将绸缎一一收拢起来。

僖嫔身边的袁贵人妩然一笑,娇声道:“佳嫔得皇上钟爱,嫔妾原还以为今日能瞧见龙颜呢。”

袁氏自入宫以来,恩宠一直在她与卫氏之下,自然颇有不服气。只不过袁氏只是个贵人,位份在她之下,也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看小孩&态来看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名权。&嫆。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 眼桃腮&要漂亮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孩的嚎&——哭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大哥二&李莞,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之时,&他他拉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看一副&我挑个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