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中燃了淡淡的兰香,气味幽微清雅,闻着分外叫人舒服。康熙上下打量着昭嫆那张娇嗔中带着小酸味的脸蛋,不由得笑意盈面,“今儿个是嫆儿生辰,朕岂会不来?”说罢,他问着:“朕赏的东西,嫆儿不喜欢吗?”昭嫆半歪着脑袋道:“那盒合浦珍珠,光华夺目,不只臣妾不喜欢,康熙打量着昭嫆那张娇嗔中带着小酸味的脸蛋,不由笑意盈面,“今儿是嫆儿生辰,朕岂会不来?”说罢,他问道:“朕赏的东西,嫆儿喜欢吗?”。...

殿中燃了淡淡的兰香,气味幽微清雅,闻着格外叫人舒坦。

康熙打量着昭嫆那张娇嗔中带着小酸味的脸蛋,不由笑意盈面,“今儿是嫆儿生辰,朕岂会不来?”说罢,他问道:“朕赏的东西,嫆儿喜欢吗?”

昭嫆半歪着脑袋道:“那盒合浦珍珠,光华耀眼,不止臣妾喜欢,当时在坐的所以姐妹都很喜欢呢!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也完全&嫆。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 你比我&抢在前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一口气&瞧见你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的事儿&及他年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见他各&两岁啃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 时候已&兆。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 候,小&衍就降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快&了。你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嗤”得&笑了,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