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宫中一片欢笑。三阿哥抱着水貂兔,蹦蹦哒哒,还时不时啃两口——幸亏这也不是活兔子,否者准保得咬他一口!饶是如此,三阿哥但是咬了一嘴毛!!这孩子,啊嘴巴犯贱!!看样子,这兔子迟早都被他给咬秃了!!昭嫆为这只装晕兔,默哀一分钟三秒钟。荣嫔看在眼里,不三阿哥抱着水貂兔,蹦蹦哒哒,还不时啃两口——幸好这不是活兔子,否则保准得咬他一口!饶是如此,三阿哥还是咬了一嘴毛!!。...

延禧宫中一片欢乐。

三阿哥抱着水貂兔,蹦蹦哒哒,还不时啃两口——幸好这不是活兔子,否则保准得咬他一口!饶是如此,三阿哥还是咬了一嘴毛!!

这孩子,真是嘴巴犯贱!!看样子,这兔子早晚都被他给咬秃了!!

昭嫆为这只装死兔,默哀三秒钟。

荣嫔看在眼里,不免气恼,“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o(&)o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亲,对&跟谁急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 好找!&”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不美,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他舔着脸对李氏道:“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若长得不美,我可不要!”

  • 大哥博&侄儿文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刮昭嫆&立即成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