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阿哥三周岁生日后,昭嫆在双方约定的日子,命胡庆喜将刚做好的装死兔装在一个好看的礼盒中,送去了阿哥所。结果,一个时辰后,胡庆喜捎回去了一包萨其马,胡庆喜道:“大阿哥最爱吃萨其马,所以拿这个当还礼。”昭嫆不由得笑了,想当年惠嫔恰恰所以大阿哥才跟她敌结果,一个时辰后,胡庆喜捎回来了一包萨其马,胡庆喜道:“大阿哥最爱吃萨其马,所以拿这个当回礼。”。...

三阿哥三周岁生日后,昭嫆在约定的日子,命胡庆喜将刚做好的装死兔装在一个漂亮的礼盒中,送去了阿哥所。

结果,一个时辰后,胡庆喜捎回来了一包萨其马,胡庆喜道:“大阿哥最爱吃萨其马,所以拿这个当回礼。”

昭嫆不禁笑了,想当初惠嫔正是因为大阿哥才跟她敌对。如今,大阿哥却跟她化敌为友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给骂了&琐大叔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大哥二&额,一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快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大人似&从小,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间里,&羞耻心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岁尿炕&,后来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