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十九年四月中旬,康熙御驾起行,伴驾而去的除了太皇太后,还有太子胤礽。佟贵妃以六宫之首的身份,身穿金黄色贵妃朝袍,携众嫔妃在太和门恭送御驾。嫔妃们亦着正装朝服,妆容一丝不...

康熙十九年四月中旬,康熙御驾起行,伴驾而去的除了太皇太后,还有太子胤礽。

佟贵妃以六宫之首的身份,身穿金黄色贵妃朝袍,携众嫔妃在太和门恭送御驾。嫔妃们亦着正装朝服,妆容一丝不苟,恭送康熙御驾远去在视线中,这才起身。

昭嫆扶着白檀的手起身,忍不住揉了揉疲乏的腰肢。今儿一大早就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李氏笑&”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管放心&定是你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她一直&都是用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期同、&日子没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瓜尔&记忆,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