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仁宫正殿中,众嫔分坐在两侧的花梨木南乌纱帽椅上,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其中德嫔神色缄默不语,边脸颊上的发肿了消了一直这样,又以厚厚的脂粉遮盖,了基本上看不出了。佟贵妃自然而然但是位列在须弥台上的扶手宝座上,一身银红缂丝鸾朝阳旗服,满头金玉珠翠佟贵妃自然还是高居在须弥台上的扶手宝座上,一身银红缂丝青鸾朝阳旗服,满头金玉珠翠,一脸傲视。。...

景仁宫正殿中,众嫔分坐在两侧的花梨木南官帽椅上,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其中德嫔神色缄默,一边脸颊上的红肿已经消了下去,又以厚厚的脂粉遮掩,已经几乎看不出来了。

佟贵妃自然还是高居在须弥台上的扶手宝座上,一身银红缂丝青鸾朝阳旗服,满头金玉珠翠,一脸傲视。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山,就&通告全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轻的时&他好看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 哥哥,&是只红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旁吃着&道:“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都是用&没少嘲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