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安宫正殿曰春禧殿,黄琉璃瓦歇山顶,步步锦槅一扇门为昭嫆敝开。昭嫆在太监引领未来下,走入殿中,又进了西侧次间中。仁宪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就坐在里头的罗汉榻上,她手里拿着一串成色极佳的蜜蜡佛珠,旁边除了一本满语的佛经,由此可见是在礼佛。昭嫆小心翼翼走见状,昭嫆在太监引领下,走进殿中,又进了西侧次间中。。...

寿安宫正殿曰春禧殿,黄琉璃瓦歇山顶,步步锦槅扇门为昭嫆敞开。

昭嫆在太监引领下,走进殿中,又进了西侧次间中。

仁宪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就坐在里头的罗汉榻上,她手里拿着一串成色极好的蜜蜡佛珠,旁边还有一本满语的佛经,可见是在礼佛。

昭嫆小心翼翼走上前,屈膝跪了下来,行大礼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哥哥!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己穿越&生的“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都是用&来,也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快&着了。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昭景的&说!!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常在她&。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