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风吹动着凤尾竹,也吹动昭嫆的衣角。她怔怔地站在凤尾竹前,“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眼前的这丛竹子,那真极合这句诗。但她只念了这两句,接着便幽幽一叹。伴着昭嫆的叹息声,身后传来了那陌生而久远的声音:“我自不开花后,免撩蜂与蝶。”他……补上她怔怔站在凤尾竹前,“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眼前的这丛竹子,当真极合这句诗。。...

初夏的风吹拂着凤尾竹,也吹起昭嫆的衣角。

她怔怔站在凤尾竹前,“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眼前的这丛竹子,当真极合这句诗。

但她只念了这两句,然后便幽幽一叹。

伴着昭嫆的叹息声,身后传来了那熟悉而久远的声音:“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他……补上了后两句。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三年前&人的猥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解脱了&这个孪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 走路的&宝,而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额,一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气急败

    昭景的耳朵极尖,他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不许说!!不许说那件事!!!”——昭景的脸瞬间火红得跟朝天椒似的。

  • &笑嘻嘻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笑嘻嘻道:“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

  • 昭嫆完&:“额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