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祜禄氏的姐姐不是孝昭皇后吗?!她干么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竟叫康熙帝迁怒于了她妹妹钮祜禄氏?!“孝昭皇后……怎么了?”卧槽,康熙帝更早期后宫里的水未免太也太深了点吧?!康熙帝死了那么多儿子,么跟孝昭皇后也有关系?!康熙帝深幽地看了她几眼:“嫆儿真的想...

钮祜禄氏的姐姐不就是孝昭皇后吗?!

她干么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竟叫康熙迁怒了她妹妹钮祜禄氏?!

“孝昭皇后……怎么了?”卧槽,康熙早期后宫里的水未免也太深了点吧?!康熙死了那么多儿子,难道跟孝昭皇后也有关系?!

康熙幽深地看了她一眼:“嫆儿真的想知道?”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昭嫆都&了。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大约清朝呆得久了,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 看小孩&一直以

    所以,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一直以来,也没少嘲笑他。

  • 婴儿时&期同、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少给昭&口水,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的,自&而是自

    可惜昭嫆小时候跟小大人似的,自打会走路,就没尿过炕,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也从不哭,而是自己拍拍灰尘爬起来。可以说从未出过囧。从小,昭嫆就是父母长辈口中乖宝宝,而昭景就生生被反衬成了反面教材。

  • 身旁,&忘不了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