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日上三竿,昭嫆才醒过来。因昨晚睡得安安稳稳,故此昨日的气色也见效果了些。局势一举扭转,昭嫆也是胃口大开,早膳吃了个肚子滚圆。昭嫆品着今秋的明前龙井,淡淡问:“皇上昨晚是在永和宫借宿的吗?”白檀忙道:“皇上去了看了德嫔,但是并没有借宿。昨晚承宠是永和因昨夜睡得安稳,故而今日的气色也见好了些。局势扭转,昭嫆也是胃口大开,早膳吃了个肚子滚圆。。...

翌日,日上三竿,昭嫆才醒来。

因昨夜睡得安稳,故而今日的气色也见好了些。局势扭转,昭嫆也是胃口大开,早膳吃了个肚子滚圆。

昭嫆品着今春的明前龙井,淡淡问:“皇上昨夜是在永和宫留宿的吗?”

白檀忙道:“皇上去了看了德嫔,不过并未留宿。昨夜承宠是永和宫那个叫蕙心的庶妃。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之时,&步的时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顿时将&,一定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母体内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 是刚刚&孩的嚎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全木有&羞耻心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李莞,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