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母嫔!”大公主如一只欢快的的兔子,窜跳了进去。那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满是汗珠,由此可见是一路跑回去了的。她那小巧玲珑的旗髻上沾了一片细绒绒的合欢花,宛如一只蝴蝶停在鬓边儿,凭添了三分自然灵动娇俏。太后眉头一皱,轻斥道:“冒莽撞失的,哪儿有点儿公主的样子她那小巧玲珑的旗髻上沾了一片细绒绒的合欢花,宛若一只蝴蝶停在鬓边儿,平添了三分灵动可人。。...

“佳母嫔!”大公主如一只欢快的兔子,窜跳了进来。那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满是汗珠,可见是一路跑回来了的。

她那小巧玲珑的旗髻上沾了一片细绒绒的合欢花,宛若一只蝴蝶停在鬓边儿,平添了三分灵动可人。

太后眉头一皱,轻斥道:“冒冒失失的,哪儿有点公主的样子!”

大公主忙端正了仪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蚌怀珠&,而且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可以说是老蚌怀珠,而且还一怀怀俩。龙凤双生,当真是极大的吉兆。

  • 低声道&三哥还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昭景&衍就降

    她落地之时,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

  • 先娶了&,谁叫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期同、&山,就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后来即使长大了,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

  • 哥昭景&俊俏,

    现在,她十六岁。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三个哥哥,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唇红齿白,杏眼桃腮,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

  • &,他就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都风韵犹存,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容貌随了母亲,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可对于昭景而言……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所以谁夸他好看,他就跟谁急。

  • 到大,&照顾昭

    昭嫆撇撇嘴,她还真没把昭景当哥哥看待。小时候没少见他各种囧事,一岁尿炕,两岁啃脚丫,三岁摔屁股蹲,四岁拉屎不擦屁股……看到这些,试问谁能把昭景当哥哥看?反倒是从小到大,都是她照顾昭景好不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