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嫔都走了,通贵人更会不知趣地离开皇帝眼前,忙也退下了。康熙见此,便牵着昭嫆的手,进了正殿,嘴里戏虐道:“朕的嫆儿,昨日怎么变温柔贤惠了?”昭嫆一怔,看样子康熙也听出她的那番话……明摆着是帮宜嫔呢!她失笑一笑,“宜嫔的性子还算性格直爽,臣妾并不讨康熙见状,便牵着昭嫆的手,进了正殿,嘴里戏谑道:“朕的嫆儿,今日怎么变贤惠了?”。...

宜嫔都走了,通贵人更不会不识趣地留在皇帝眼前,忙也退下了。

康熙见状,便牵着昭嫆的手,进了正殿,嘴里戏谑道:“朕的嫆儿,今日怎么变贤惠了?”

昭嫆一怔,看样子康熙也听出她的那番话……明摆着是帮宜嫔呢!

她莞尔一笑,“宜嫔的性子还算直爽,臣妾并不讨厌她。”——宜嫔想争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德,方&样。而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嫆&可是你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你们俩&都大了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如今你们俩都大了,景儿要娶妻,嫆儿也要选婿了。”

  • 昭嫆完&成怒的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时候,&室友”

    她只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刚刚降生的女婴。一落地,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哭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室友”。

  • 你比我&子里,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 &该室友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于这个哥哥,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丑得跟猴子似的。——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而且还是赤果相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