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在钟粹宫用过午膳,便脱了龙靴,坐在昭嫆的罗汉榻上。昭嫆则向侧面坐在他身旁,偎依在她怀里。“说真的的,佟贵妃这般样子,臣妾确实有些不不适应。”昭嫆都忍嘟囔道。康熙眯着狭长的凤眸,淡淡道:“这样也不是很好吗?么嫆儿不喜欢她寻你麻烦?”昭嫆摇了摇“说实在的,佟贵妃这般样子,臣妾的确有些不适应。”昭嫆忍不住嘀咕道。。...

康熙在钟粹宫用过午膳,便脱了龙靴,坐在昭嫆的罗汉榻上。昭嫆则侧身坐在他身旁,依偎在她怀里。

“说实在的,佟贵妃这般样子,臣妾的确有些不适应。”昭嫆忍不住嘀咕道。

康熙眯着狭长的凤眸,淡淡道:“这样不是很好吗?难道嫆儿喜欢她寻你麻烦?”

昭嫆摇了摇头:“臣妾不是这个意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他跳起&:“嫆

    听了这话,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嫆儿你又嘲笑我!!我可是你哥哥!!”

  • 很长时&面前随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完全木有羞耻心。

  • 了,就&婚,也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含笑道:“快了。你都十六了,就算不能立即成婚,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

  • 样。而&她与昭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在她强&,终于

    一直到三岁,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终于“分、居”了。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