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嫆嘴角钩起一抹异样的笑容,“我才会替她洗清罪名呢!何况……这么好的一颗棋子,浪费了的就太只可惜了!”白檀好像懂了点,“娘娘,您准备怎么办?”昭嫆思量了片刻,眼底陡然散溢屡次冷意:“而如今玫瑰开得正艳,派香橼去花房取些来插瓶之用。”接着,放低了...

昭嫆嘴角勾起一抹异样的笑容,“我才不会替她洗脱罪名呢!况且……这么好的一颗棋子,浪费的就太可惜了!”

白檀似乎懂了点,“娘娘,您打算怎么办?”

昭嫆思忖了片刻,眼底骤然散出屡屡冷意:“如今玫瑰开得正艳,派香橼去花房取些来插瓶之用。”然后,压低了声音,与白檀耳语了两句。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笑了,&美的,

    昭嫆忍不住“嗤”得笑了,“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的确不好找!”

  • 涕、擦&甚至还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擦口水,甚至还擦过小屁屁!!o(╯□╰)o

  • 会恼羞&忘不了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低声道:“额娘,三年前有一回,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哈哈哈!!”——那件事情,昭嫆永远也忘不了。

  • 给骂了&瞧见你

    昭景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将三年前那家伙给骂了底朝天。那个以貌取人的猥琐大叔,若叫小爷再瞧见你,一定要把你踹进湖里喂鱼!!

  • 阿玛广&景像极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方脸宽额,一副敦厚模样。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嫩脸修额,一副俏丽姿容。

  • &没有命

    对于自己的名讳,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精挑细选之后,给她取名昭嫆。

  • 定是你&了,若

    昭嫆啐道:“三哥只管放心,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然后才是我出嫁!”——唉,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若是早穿越一会儿,她额娘肚子里,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也好做一回姐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